返回 徐意(6.26更新*1)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上次徐填把徐意的微信推给了陶萄, 徐意很快通过了陶萄的好友申请,但加上了好友之后,两人并没有聊过天, 只是在各自的联系人那一栏静静躺列了,陶萄当然不会主动和徐意说话,一来那个时候她在刷徐填的好感度,她不知道徐填把徐意的微信推给她的企图是什么, 也不知道两人是不是在试探他, 上次去徐填家的时候, 她隐约感到了两人之间的微妙气场, 加了徐意是为了让徐填有危机感, 另外当时她还在忙视频的事情, 陶予又在家,她也分不出心神来给徐意,而最后一点, 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她不和徐意说话的根本原因是――从第一次见到徐意, 陶萄就非常不喜欢这个男人。

  要说徐填一开始对陶萄的不喜是源自于她的外貌,那徐意则是彻底的轻蔑。

  他盯着她发旧的裙子和泛灰的帆布鞋的眼神让陶萄一眼就看了出来, 他对她的不喜类似于阶级的敌意。

  是精英对下层平民的轻视――尽管表面上家教良好,但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高傲是没法掩饰的。

  那样的打量目光让陶萄恶心。

  所以陶萄那天在上楼梯的时候,忽然就产生了那样一种十分强烈的欲望。

  把他从他自以为站着的神坛上拉下来怎么样?

  让他从高高在上到狼狈不堪,弯下他的膝盖, 看着自己对自己轻蔑过、不耐过的人百依百顺、难以自拔,深陷她为他编织的甜蜜陷阱当中无法挣脱, 却在被“看腻”了之后,像垃圾一样丢掉。

  最后由“垃圾”告诉他:你才是真的垃圾。

  他不仅要把曾经的垃圾奉若神明, 还要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告诉陶萄,他确实是。

  徐意对于陶萄是有某种象征意义的。

  ――比起徐填而言。

  *

  徐意的诊所很有名,陶萄现在所在的省份是z省,具体城市更加是z省的省会城市江海市。

  这里虽然比不上陶萄即将去的瑞海市发达,但是在华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发达地区了,她和陶予虽然是被弃养的孤儿,但实际上孤儿也分地域。

  福利院在江海市,江海市是z省的商业中心,有钱人太多,所以社会人士给福利院的各种爱心捐款并不少,陶萄和陶予虽然不能像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样衣食无忧,吃的东西好不好不说,但基本上没有饿过肚子,只不过没有家人的陪伴,福利院的大孩子会欺负小孩子,每次开家长会的时候,陶萄和陶予都是没有人管的,院长妈妈为人虽然慈祥,可年纪大了,没有儿女,毕生的积蓄都用在了帮福利院的孩子们成长上,最后留下的一张卡里有五千块钱,是她偷偷塞给陶萄的,因为陶萄和陶予是福利院成绩最好的两个孩子,院长妈妈老是说,社会没有想象得黑暗,可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光明,比如每年播到福利院的钱,总是削减削减再削减,这中间环节钱流入了谁的口袋,他们这些底层的普通人永远没机会知道。

  徐填和徐意住在高级住宅区,那地方的人非富即贵。

  陶萄和徐填认识不过半个月,她也没有打探人家底的爱好。

  可当她踏进呈朝私人医院时,陶萄才真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财力。

  之前在周虹的办公室时,陶萄只听徐填说,他哥开了个私人诊所,原来徐填所谓的诊所是占地面积将近是一般公立医院两倍的地方。

  陶萄曾经上辈子整容的时候,似乎就考虑过这个地方,这个医院的名气很大,其中整形外科非常厉害。

  陶萄应该要挂皮肤科的号,但陶萄没挂。

  等她拿着卡来到徐意办公室外头的等候区时,发现等候区坐了泱泱一大片的年轻女生。

  她们有的脸上有动过的痕迹,比如双眼皮还肿着,有的则没带口罩,拿着镜子在看自己的脸,明明五官很不错了,却好像非常不满意似的。

  紧跟着,陶萄听到有人说话:“徐医生今天在吗?”

  “刚刚进去的那个女的是不是……我好像在微博上看过她自拍……”

  “嘘,找徐医生的人多了去了,还有女明星。”

  “那也是,徐医生真的帅,我看韩剧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这类禁欲风,但听说徐医生拒绝了好多小姑娘,他说她们的脸好不好看跟他都没关系,在手术台上她们在他的眼里就是一坨肉。”

  “我今天特别挂了这个号,徐医生不是天天都在的。”

  “肯定啊,你知道他专门问诊多少钱一次吗?”

  “……”

  陶萄猜到她们口里的徐医生就是徐意。

  因为预约挂号的门诊医生也没有第二个姓徐了。

  陶萄看了一眼自己的号,六十多号,现在是下午三点,前台的护士才叫到二十多号。

  按照十五分钟一个人,而医生六点钟下班的话,一个小时可以过去三四个,再怎么轮好像也轮不到陶萄了。

  可陶萄现在的脸特别痛,她指尖紧了紧,产生了点退缩的想法,徐意是要攻略没错,但她不想为了徐意毁容。

  于是想着,陶萄便拿着包直接起身了。

  她打算去最近的公立医院皮肤科现场挂个号,打车过去要不了多久。

  医院的中央空调吹得她有点冷,一点不太好的情绪上涌,加上身体的不适,陶萄感觉自己脚轻飘飘的,好像要晕倒了。

  可她不能晕倒,也不想晕倒。

  在某种幽冷情绪的支配下,陶萄又坐了下去,她把口罩的半边解开了,尽量不要让口罩碰到伤口。

  继而陶萄低头拿出手机,给徐填发了条消息。

  陶萄:【我在你哥哥的诊所】

  徐填从来没有回陶萄消息这么快过,他秒回:【你准备动脸?没必要】

  陶萄:【不是,我脸上好像过敏了,周姐推荐我来这里看看,我挂了号】

  陶萄拍了一下自己的卡号发给徐填:【可能排不到我了】

  陶萄并没有对徐填拐弯抹角:【我想走个后门】

  我想走个后门。

  如此直白又干脆,就好像在说“你去帮我买瓶牛奶”一样平静。

  徐填盯着这一行字,眼珠半晌没动,连为什么陶萄加了他哥微信不直接和他哥联系的话都暂时忘记问了。

  他血液莫名热了起来,想到了那天在电梯里陶萄对他说的话――我在算计你啊。

  轻飘飘的声音,裹着欲气和理所当然。

  又像她之前问他――我怎么还不红啊一样。

  在此之前,徐填从来不觉得利用这个词是个褒义词。

  徐填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

  徐填:【好,你等着】

  说完,他便直接给徐意打了个电话。

  *

  陶萄在自己的位置上等了一下,刚刚五分钟过去,上一个进去的女孩就出来了。

  紧跟着前台的护士接了个电话,然后陶萄的号码就被念到了。

  “62号,请立即前往1号房间面诊,62号,请立即前往一号房间面诊。”

  “为什么是62号?我在前面啊,我怎么没念到???”

  “不应该21号么?是不是搞错了?”

  这些大厅里的女孩们一个个低声质疑起来,护士对着麦克风说道:“62号是特殊情况!请大家哦稍安勿躁,很快就会轮到后面的人了。”

  “什么特殊情况?我看是关系户。”

  “真的假的,这人和徐医生有关系?”

  陶萄倏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厅忽然就安静了一瞬。

  之前陶萄一直坐着,大家没看见她在哪,也不知道她是谁。

  可陶萄一站起来,她优越的身形就呈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一条很长的方领针织裙,很普通的款式,肉粉色的。

  穿在她身上曲线毕露,她伸出一只手摁住岌岌可危的半边口罩,手指的颜色都很打眼,又白又粉。

  朝前走一步,腰间的布料便跟着晃动一下,垂坠感带来的是强烈的视觉冲击。

  陶萄像没听到周边人的议论似的,绕过前排的座位,走进了走廊的拐弯处。

  等陶萄身影消失不见,大厅里的人才重新议论起来。

  “那个是谁?是不是又是哪个网红?”

  “没见过,身材是不是整的?”

  “……不会真的和徐医生有一腿吧?看起来跟个狐狸精似的。”

  陶萄活了两辈子,第一次领略到了“走后门”这个词的真正魅力。

  她听着那些人的讨论声,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徐意的门半阖着,陶萄走过去轻轻扣了扣,里面便传来一道低沉淡漠的男声:“进来。”

  “吱呀。”

  门推开了,陶萄看见了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陶萄有些明白为什么大厅里那么多人提到徐意了,穿着象征禁欲白大褂,银色的眼镜,完美但冷淡的脸,薄唇和眉眼里偶尔露出的轻蔑让他看起来高不可攀,通常有女人会把这理解为不善言辞,可与之相反看似温和的态度则更加容易让人产生误解。

  “徐医生,你好。”

  陶萄按照徐意的示意坐在了侧边的椅子上,然后将病历本交给了他。

  “徐填说你脸过敏了?”徐意没看病历本,盯着陶萄说道。

  陶萄点头:“是,脸上长了个痘痘,很不舒服。”

  “把口罩解开。”

  陶萄手心出了点汗,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兴奋。

  总之她将口罩取下来了。

  徐意见惯了各种符合当代人工审美标准的脸,乍一看到陶萄的五官,眉头皱了起来。

  就好像第一次见到陶萄的徐填一样。

  很快,徐意的眉头便松开了,他重新盯着陶萄的眼睛。

  徐意好像特别喜欢看着别人的眼睛和人交流。

  ――以让人忽略他话里的某些针扎似的东西。

  他语气带着点客气:

  “徐填说的话没错。”

  “除了你脸上这个东西,你考虑动手术吗。”

  在徐意的视线中,陶萄轻轻动了一下眼皮。

  她的声音有点沙,可不妨碍她语气的嗲:

  “动哪里啊?徐医生。”

  身体有些发烫,陶萄舔了舔干涩的唇,红润饱满的唇便染上几分润泽的光。

  发丝在颈部落下的阴影随着她的呼吸缓缓起伏着,徐意盯着,忽然想到点什么,迅速别开了眼。

  正在这时,他听到陶萄缓缓开口:

  “可是我怕痛怎么办。”

  “被玫瑰刺扎一下都要哭鼻子的。”

  “徐填没和你说吗?”

  她的声音轻的像雾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