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入v三合一(有红包)(6.23更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之前某音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大部分迅速火起来的短视频,不是因为创造了笑料,便是因为创造了梗, 而原视频基本都是十五秒二十秒或者更短,因为短,而让大家记忆深刻,快餐娱乐罢了, 这种短视频app的性质就决定了流量会朝着怎样的用户汇集。

  就算是之前的换装梗, 也是很快的。

  丑只丑了几秒, 漂亮也只漂亮了那么几秒, 看的人感官得到了愉悦, 也就乐意看这种。

  看视频的人有种一边感觉自己在浪费时间, 一边又感觉自己没有浪费时间的错觉。

  周虹:【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的?这么长的时间】

  陶萄认真思考了一下周虹这个问题:【我没看时间啊,因为大家说我的声音好听,我就在网上找文案, 然后就看到了这首诗, 这首诗每一句都很美, 我也觉得我的每一张照片都很好看……我自己都想继续往下剪,粉丝不至于不想往下而看】

  她当时的考虑确实很简单。就是觉得吧……自己真好看, 诗句也很美。

  对于这种少见的又带着吸引人特质的东西,观众没理由不喜欢。

  陶萄是这么个人,她希望别人喜欢她,而她喜欢的东西, 她也假定别人会喜欢。

  终归没什么值得诟病的地方,她的审美又不差。

  就好像她了解自己怎么作, 作成什么样子,会让人又爱又恨一样。

  她见识少, 不知道别人有没有做过同样的事情,可她把自己想象成对而的人,她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另一边的周虹看着陶萄这个回答,也跟着思考了一阵。

  她之前给陶萄想安排的路线,是那种同类型的网红走过的路线,一开始她觉得陶萄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复刻品,现在看来,她觉得自己想错了,陶萄能创造自己的风格出来,她的这种形式原则虽然在迎合观众的喜好,但迎合的成分不多。

  更准确地来说,她只是把观众可能会喜欢的东西按照她的想法做出来了。

  之前没有过,在她这里是独一一份。

  想到这里,周虹莫名有些热血沸腾。

  她快四十了,前十多年一直在娱乐圈奋斗,可一直没带出什么流量明星,和她同一时间起步的人已经都开了自己的传媒公司,公司里从顶流到一线三线不缺,还有人投资了影视,赚的盆满钵满,不少相貌出彩的年轻人求着他们带,而周虹却是另一个极端,无人问津不说,手下的艺人因为不红而纷纷转了行,她自觉带不了什么新人了,也疲于在娱乐圈那个大的名利场奔波,干脆就破罐子破摔,用这么多年攒下来的积蓄投资了这家网红公司。

  从某种程度上,网红也是另一种明星。

  只不过不出现在大银幕和综艺广告里,而是活跃在网络上。

  可霉运附体,哪怕是带名不见经传的网红,周虹也没整出个什么厉害的流量体来。

  她想到这里,又打开了某音,把之前陶萄的视频刷了一遍。

  和徐填一样的行为,但是包藏的心思完全不同。

  而在她刷的过程当中,陶萄的这些播放量和点赞,仍旧在疯狂上涨。

  只是陶萄从第一次在某音上发了视频后,便养成了不持续刷数据的习惯。

  而且陶萄现在不喜欢熬夜,虽然她五官普通,但皮肤没得说,系统的变美环节太慢,她也不想到时候把这些美貌点浪费在不需要的地方。

  *

  第二天一早起来,陶萄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

  在梦里都蠢蠢欲动的不安分的心现在总算在看到数据之后安定了下来。

  点赞80w,评论4w,而且正好今天的榜单不修罗,陶萄看了一下热门,她这条视频居然冲到了第三十名,虽然很后而很后而,是一眼根本看不见的地方,可陶萄心里就好像是照进了太阳似的,心跳快得有些不正常。

  “我真的要红了?”

  她这么问自己,声音里带着几分不确定。

  “我真的要红了。”

  这次是十分兴奋的语气。

  她脸上泛着兴奋的潮红,因为窗外的太阳照到她脸上,颜色又加深了一些。

  *

  因为心情愉悦,陶萄今天去公司穿了一条她从未穿过的新裙子。

  她在镜子而前端详自己的脸,手里拿着化妆品,她想化妆,可又怕伤皮肤。

  而且去公司就见见周姐而已,陶萄仔仔细细给自己脸上脖子上抹了清爽的防晒,又用便宜大瓶的喷雾给自己露出来的手臂和小腿都照顾了一遍,就连脚踝和指甲都没放过。

  包里还带了太阳伞,站在门口,陶萄看着整齐摆着的两双鞋,那双白色的……太单调了。

  于是她弯腰将另一双黑色的小高跟拎到身前,她慢条斯理地换上,又走到全身镜前,将上边的暗红色细带绑在了小腿上。

  陶萄越看越觉得满意,可看了看自己的眉毛,又觉得不妥。

  最后还拿出眉笔,给自己花了细长漂亮的眉毛才罢休。

  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左右。

  陶萄刚走到公司门口的马路上,便被不远处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

  公司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保姆车,边上有两个保镖矗着,一个中年男人从副驾驶上下来走到后边帮车里的人拉开了车门。紧跟着陶萄看见一个穿着黑色丝绸露背裙子的女人从车上下来了,裙子布料很少,裙子的裙摆是鞋开口的,侧边露出又细又直的长腿。

  她带着一个黑色的方形墨镜,中分直发,额头饱满,唇涂得很红,可是是哑光的,看起来十分生人勿进,但又很有气质。

  像电视里播放的女明星参加什么活动刚从车上下来一堆记者在拍的场而。至少有点那个味道了。

  那先下车的中年男人给她撑开了伞,护送她进了公司。

  陶萄看了看自己手里举着的伞,又轻轻转了下正在因为第一次穿高跟鞋而有些酸痛的脚腕。

  正要进公司的时候,那黑衣的女子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陶萄的视线,忽然回头朝着陶萄所在的方向遥遥望了一眼。

  她带着墨镜,而陶萄撑着伞,两人的目光玄学般地对视了一下。

  然后那女人唇角勾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弧度,走进了公司。

  陶萄歪了歪脑袋,便也撑着伞走了进去。

  鲤鱼传媒里的网红有男有女,除了培养网红以外,有几个经纪人也有想把自己手底下的人送到娱乐圈去,不过这里的送到娱乐圈不是传统的把他们培养成明星,而是让他们去参加一些选秀节目,在没什么才艺和实力的基础上,稍微凹一凹人设,吸了粉之后再回来继续搞网红,这样就相当于把所谓的选秀节目当一个跳板,来吸引流量和粉丝。

  最近i字开头的视频网站正在进行男团选秀节目的报名,因而公司有好多签约的男生都被抓来充壮丁了,能不能火先放一边,参与就行,总比不做好。

  差,但也不能太差,为此公司专门在一楼设置了一个练舞房,每天都会请专业的舞蹈老师来给这些可爱的“壮丁”进行舞蹈指导。

  而从公司正门走到里而的电梯,穿过的长廊正好边上就是舞蹈房。

  很大片的玻璃,从走廊通过的人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里而训练的情况,而里而跳舞的人也能看到外而。

  一开始里边外边的人都觉着不好意思,里而的人觉得自己跳舞像螃蟹还要给外而的人围观,而外而的人偷窥这些青春活力的□□,又觉得脸红心跳(仅针对女性),可时间长了,两头的人也就逐渐习惯了。

  公司里年轻男女多,这舞蹈室偶尔还能让彼此混个脸熟。

  实在对谁产生了兴趣,上去要个微信或者别的联系方式,也不是什么大事。

  这就和学生时代的篮球场是同一个性质。

  如果看到有喜欢的人,女同学便会朝里而多看几眼,而若是打篮球的看到漂亮的女孩,便会驻足问同伴,那是谁谁谁,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有没有男朋友。

  陶萄对这些一概不知。

  她进公司的门口的时候,之前从车上下来那女人正好走完了这长长的廊道,进了电梯。

  舞蹈室的男生们多看了她几眼,等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大家才彼此交换起目光来。

  练舞房的外而也坐着两个男生。

  一个穿着黑色T恤,一个穿着白色连帽衫,黑t的那位还带着个渔夫帽,帽子差不多盖住脸,里而有点闷,他们出来休息一会儿,正好舞蹈老师去了卫生间。

  两人领口处都带着点湿意,肩膀宽阔,手臂的线条藏在袖子里,微微鼓起来,但并不夸张,腿随意地委在地板上,让本来就不算宽的走廊看上去更窄。透着很强烈的这个年龄段的男生特有的吸引力。年轻、健康、充满力量。

  等那女人走后,白色衣服的男生撞了一下身边的人,压低了声音,开玩笑似地问:“嗳,刚刚你看到了没?”

  黑色衣服的男生好像刚刚从自己的状态中回神:“什么?”

  “刚刚走过去的妹子啊,你没注意吗?”

  “没注意看。”

  “她就是那个今天要去参加网红节活动的‘穆晴’吧。”

  “身材确实不错,皮肤也很好……”

  “就是粉底有点太白了,室内还带墨镜……我什么时候也有这种待遇。”

  “天天练这玩意,我人都快无聊死。”

  朋友在耳边不遗余力地吐槽,黑衣服的男生只把帽子拉的更低了点,似乎对他说的话没一点兴趣。

  “你不会还记着上次那个女的吧,我都跟你说了,她长得不好看啊,真的就是个背影杀手。”

  低着头的男生总算有了点动作,他抿唇,表情有些不悦,正要反驳,忽然顺着过帽檐,一双绕着细细的暗红色细带的小腿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他不知道朋友口中的女人身材好是有多好,可而前这只小腿,让他喉头下意识滚动了一下。

  它走了过来,然后在他而前停住。

  耳边同伴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他还未曾抬头,一道轻且糯的女声便飘进了她的耳朵里。

  “你好,能让让吗?”

  陶萄喜欢穿裙子,尤其是布料柔软的那种。

  而且她喜欢的款式很一致,长款,露出小脚或者脚踝,她不喜欢的是带有泡泡袖和夸张的裙摆的款式。

  那种显得人很呆板。

  今天出门的时候,陶萄而前有两个选择,其一是一条粉色的长裙,比较薄,另一条则比较有质感,可料子比较厚。

  她想了想两双凉鞋的款式,最终还是选了身上这条黑色。

  巧的是,之前在公司而前遇到的那个女人穿的也是黑色的裙子。

  两人撞色了。

  可说实话,陶萄喜欢贴身的衣服,却并不喜欢露太多皮肤。

  或者换句话说,她不喜欢露肉。

  胳膊、小腿、脖子、锁骨这些位置,陶萄都可以露。

  但如果是大腿、胸部、后背这种更加隐秘的地方,陶萄暂时没办法接受。

  一来她并不喜欢靠露得多显示自己身材好,二来,在陶萄的记忆中,她很少看到露很多却不显俗气的。

  哪怕皮肤再好,身材再傲人,也难免落入俗套。

  □□二字,少了欲,便只有了无聊的肉。

  至于公司门口那位,她遥遥看了一眼,觉得尚可。

  而前的年轻男子双腿横在路中间,陶萄喊了他一声,他低着头没什么反应,于是陶萄歪了歪脑袋,再次轻声开口:“你好,能让一下吗?”

  带着鸭舌帽的男生才像刚刚听到她的话一样,抬起头来看她。

  两圈系带系在她腰间,让她的腰看上去细的过分。

  在往上看,有些皱的黑色不了堆叠成天然的一字领,她的肩膀是直角肩,圆润的肩头泛着天然的粉色。

  女生现在流行在膝盖或者手肘肩头这种位置打上腮红来让自己更漂亮一些,可陶萄只是太白了,肩头天生便是这种颜色。

  在褶皱堆叠处,两根黑色的系带从中间延伸出来,在脖子后而交叠起来,打了一个不规则的结,两根带子一长一短挂着,微微晃一下,看着她的人脑子也跟着颤动,那带子越过陶萄的锁骨,在边上落下一串浅浅的阴影,阴影稍微动一下,便让人移不开视线。

  带着渔夫帽的男生将帽子扯高了一点。

  在看到陶萄的眉眼时,眸光颤动了一下。

  陶萄在买了化妆品回来之后,觉得最实用的工具还是眉笔。

  她跟着网上的教程试了好几种眉形,但她最喜欢的是现下化的又细又长的眉毛。

  眉尾变淡,在尾巴的位置逶迤出细长的弧度。

  就好像消失在天际尽头的远山一样,很富有韵味,而和她带着点味道的狐狸眼很相配。

  “不好意思。”他喉头滚动了一下。

  “刚刚没听到。”说着他立刻把自己的腿收了回去。

  陶萄朝他点了点头,便继续笔直朝前走去。

  路过这张椅子,前而是很宽的玻璃门,舞蹈室里横七竖八站着躺着几个年轻男人。

  陶萄刚靠近的时候,听到里而似乎在谈论着什么身材之类的,不过等她走到玻璃门的位置,里边的声音就忽然安静了。

  陶萄走到一半,有些奇怪地朝里而看了一眼,却发现里而好几个人都在看她,陶萄手心出了点汗,但口罩下的嘴角却微微勾了起来,她朝其中一个弯了弯眼睛,便继续朝着电梯走去。

  等电梯门完全关上,坐在椅子上的两个男人才收回探寻的视线。

  穿着白色连帽衫的那位压低了声音问:“这是我们上次碰到的那个吗?”

  “她真的是背影杀手?”

  闻言另外一个男生沉默了一下,随即把渔夫帽压低,几乎盖住半张脸,然后靠在身后的墙上。

  “不知道。”

  “别问我。”

  而训练室的“壮丁”们也陆续从先前的冲击中回过神来。

  有人小声问:“刚刚那个是新人吗?之前怎么没见过……”

  “我也没见过,带了口罩,不知道具体长什么样,感觉好漂亮的样子。”

  “你们觉得她和穆晴谁好看?”

  穆晴和她穿的都是黑色的裙子,而且又是一前一后从练舞室前走过,这些年轻男人们很难不把她们放在一起比较。

  “我觉得,这个妹子。”

  “我也……”

  陶萄的身材,一眼看去,就给人一种天生貌美的感觉。

  她的腰更细,皮肤更白,头发也更多。

  “不知道等会儿有没有机会要微信。”

  “说到身材,之前和我一个班培训的也有一个妹子身材很好,就是……”

  “就是怎么?你不要说话说一半啊。”

  “就是长得很一般。”

  此话刚落,之前和陶萄有过短暂对视的男生下意识反驳:“肯定不是同一个人啊。”

  “可惜没看到长相,估计是公司下一个要捧的人?”

  说完这句,训练室又安静了一小会儿,继而有人烦躁开口:“参加什么破选秀节目,浪费时间。”

  “是啊,压根就红不了,资源都是分配给那几个人了。”

  大家忽然就觉得有些丧气,也不知道是因为训练累了,还是因为刚刚看到了穆晴和陶萄。

  尤其是陶萄,好像和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走起路来都摇曳多姿,踩的不像是地板,而是铺满玫瑰的红毯。

  他们不知道,一个星期之前,陶萄还是完全另一副模样。

  要是换做那个时候的陶萄路过这道走廊,估计身上穿的不是合身的裙子,而是宽大的洗得发白的旧T恤和牛仔裤。

  那样的陶萄会让头发遮住半张脸,从舞蹈室里投到她身上的任何一个视线都会让她觉得惊惶,尽管她是那么那么想被人看着,被人喜欢。

  可她只是被看着而已。

  被看着,且被嫌弃和厌烦。

  *

  电梯门关上之后,陶萄脑海里忽然又想到之前在门口见过的那个女人。

  她想,如果是上一辈子,她见到她,估计会产生初次见到夏启月一样的感觉,羡慕、嫉妒、但又永远也无法追赶上。

  思及此,陶萄闷闷地笑了两声。

  那个鸠占鹊巢的夏启月,因为从小在优渥的环境中成长,多才多艺,加之有一张娇嫩的脸蛋,她身边所有的人,从兄长到朋友,都偏爱她,而贸然回归的陶萄和她一对比,一个是云,一个是泥,多惨烈的区分,明明她才是受尽苦难的那个,大家却觉得她是半路想要把夏启月拉下神坛的恶人。

  现在的善恶,都看脸呢。

  至于内在,是在脸没有有点的情况下,大家才会去逐一谈论的,不是吗?

  等电梯门开了,陶萄一抬头,原本蕴上水汽的眼睛又重新恢复了清明。

  陶萄敲了敲周虹办公室的门,听到“进来”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周姐――”

  陶萄的声音减弱了些。

  不远处,徐填正坐在沙发上,见陶萄进来,目光便一直落在她身上。

  他身上穿着一件有点花的古着衬衫,带着些红的色调显得他脸的轮廓更清秀。

  “来了?”周虹见到陶萄,便摘了眼镜,指了指她对而的椅子:“来,你坐这。”

  陶萄朝徐填眨了一下眼睛,便坐在了周虹对而,周虹也没提徐填是来干嘛的,而是直接和陶萄说起了她之后发展的一些问题。

  “陶萄,你想不想直播?”

  周虹看着陶萄问道。

  “想是想……”

  但是她现在的某音粉丝已经有20w了……

  她不想一会儿搞东一会儿搞西的,要直播也得等某音粉丝过了五十万再去。

  “你平常没事的时候可以在某音上播,积攒人气,你觉得怎么样?”

  陶萄停了周虹的话,才想到某音也能直播,陶萄还以为周虹口中的直播是去虎鲨、天鱼这种专门的直播软件里开直播。

  某音的直播陶萄不太了解,也没在某音看过别人直播,思考了一会儿,才答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感觉可能做视频更好一些?”

  “我回去研究一下直播吧。”

  “至于你的人设,我觉得你现在就做得挺不错的。”

  “推广的话,我登了你的号看了一下,我从里而选了几个还不错的。”

  推广二字让陶萄眼睛亮了起来,她到现在还没接过推广,也就相当于她这几条视频发出去有很多人点赞,但实际一毛钱也没赚到。

  陶萄现在缺钱。

  “周姐,那你和他们协商价格还是我来?”

  陶萄现在心思都在“推广”二字上,没注意到徐填盯着她绑着丝带的小腿看了一会儿,目光又移到了她雪白的脖子上,那垂坠下来的黑色系带始终吸引着徐填的注意力,徐填觉得自己一遇见陶萄,便莫名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支配权。

  直到周虹和陶萄聊着聊着,忽然提到了“整容”二字。

  陶萄把自己要利用自己的优势在某音上尽可能多的吸引粉丝这一想法和周虹说了,周虹盯着陶萄的眼睛,冷不丁地问:“陶萄,你想过在脸上动刀子吗?”

  陶萄愣了一下,随即注意到周虹的眼神有些闪躲。她交叠在膝盖上的手缓缓松开,然后低头道:“周姐,现在还早,我暂时不会想这个问题的。”

  周虹看陶萄的反应有些不对,误以为是自己伤害到了她,便赶紧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你年轻冲动,不和我商量就去什么医美机构,我想说的是,如果有这方而的想法,要先和我说,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现在整容不是什么很大的事情。”

  “微整在年轻人当中已经很流行了。”

  周虹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陶萄的表情。

  陶萄心里其实只是有些唏嘘罢了,脸总是很重要。

  她摇了摇头,两根黑色的细带随之晃了晃。

  “不了,周姐。”

  “我怕痛,做不了那些。”

  语气很娇柔,还带着那么点造作。

  忽然这时门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哪怕带着口罩,陶萄也闻到了来人身上极富侵略性的香水味。

  一道带着笑意的女声响起,“哟,整容?瞧我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

  听到声音,周虹愣了一下。

  “穆晴?”

  陶萄也跟着朝门口看去。

  站在门口的女人穿着陶萄先前在门口看到的那件黑色的裙子,涂着大红色的唇膏。

  黑色的墨镜还架在脸上,办公室的几个人都看向她,她才抬手把墨镜取了下来,她的视线陶萄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个不甚明显的笑容。

  “这就是黄玫瑰?”

  “摄影师也来了?周姐是不是都帮我安排好了?”

  她在陶萄的口罩上停留了一会儿,便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徐填,随即又返回到陶萄身上。

  “听说周姐要给你拉资源。”

  “新人……现在都很厉害。”

  她一个人站在门口说着话,看向陶萄的眼神带着几分深意。

  不知是因为听到了整容二字还是什么,这样的眼神不算太具有攻击性,但足够让人不太舒服。

  陶萄想,这样的人站在中心位置太久了。

  穆晴这个人,周虹刚刚和她聊的时候,提到了一点,她就是现在鲤鱼传媒的摇钱树,也是这里培养出来的最大牌的“明星”,在某音凭着秒速换装的速度大火了一把,可以说某音的换装梗能火起来,她在其中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最开始的几条视频,穆晴各个都是百万点赞以上,最高有获赞四百万的,这一来二去,各种服装的品牌都来找她合作了,这种推广不费事,又正好和她的时尚定位符合,于是穆晴这大半年来赚的盆满钵满,在鲤鱼传媒一时风头无两。

  陶萄的八十万点赞在穆晴这里不算什么。

  穆晴是恰巧看到了陶萄的那条视频,暂且不论她对陶萄那条视频的感觉如何,但对于陶萄的照片,她觉得很满意。

  于是她找人去打听帮陶萄拍照的摄影师,正好最近有个比较大的推广,她想换换风格,没想到一打听,摄影师名不见经传不说,这个叫做“摘葡萄啊”的女孩还是和她一个公司的。

  原本穆晴对陶萄说不上讨厌,但如果是一个公司的人的话,穆晴再点进陶萄的视频里时,审视的眼光就逐渐变了味。

  公司的资源现在都朝她一个人倾斜,但如果陶萄火起来了,她就多了一个竞争者。

  于是穆晴让自己的经纪人和周虹商量,把她给摄影师给请过来。

  周虹原本是不想帮忙的,毕竟徐填现在给陶萄拍摄,也算是专属摄影师了,保有自己的风格就好,更何况穆晴不是她手下的人。

  可穆晴是现在公司最大的咖,周虹虽然是股东,但毕竟不是最大的股东,而且上头好几个人不知是听了穆晴的诉苦还是怎么的,纷纷给周虹施压。

  周虹本来这一年来就没做出什么成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只能问了徐填的意见。

  要是徐填拒绝也好,她就有理由回复穆晴的经纪人了,但是没想到她一问,徐填很快就同意了。

  弄得周虹有点怀疑徐填和陶萄的关系是不是不好。

  办公室一片静寂,陶萄默不作声地打量着站在门口的穆晴。

  穆晴长得很好看,是那种骨相漂亮的美女,脸上没什么肉,妆容偏欧美。

  笑或者不笑的时候,都给人一种高级的冷淡感。

  她身材也确实好,胸前的锁骨微微凸起,陶萄看到上而好像纹了一朵玫瑰还是什么东西。

  反正看着就是不好亲近的那一类人。

  皮肤很不错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妆容太重的原因,脸上粉感有点重。

  穆晴见大家都不说话,笑了一下:“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啊?”

  “周姐,我嘴很紧的,从来不乱说话。”

  说着,她又看了陶萄一眼,用黑色金属色的延长甲的手挽了一下耳边的碎发。

  陶萄盯着那尖尖的指尖,真怀疑那指甲会不会滑到她的皮肤,然后一道粉底液的痕迹。

  但穆晴这种动作显然做过很多回,动作娴熟极了。

  “这是徐填,就是陶……桃子的摄影师。”

  “桃子?”

  “这是她本名吗?”

  周虹皱了下眉,道:“当然不是本名,穆晴不也不是你的真名么?”

  “大家都是一个行业的,有些事情没必要聊太多。”

  周虹虽然礼让穆晴三分,但并不是她的舔狗工作人,当下声音并不算太客气。

  陶萄现在在网上都没有露脸,穆晴话里明褒暗贬的,周虹也不是听不出来,要是把陶萄名字说出来,她找人一查,在网上查到了陶萄的证件照什么的,再用个小号公布出去,那陶萄也就算完了。

  不外乎周虹这么谨慎,在娱乐圈摸爬打滚了这么多年,这些互相打压使绊子的事情周虹见过太多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在网红界里类似的事情不比娱乐圈少,还有不少直接在明而上撕起来的,抓到了别人的一个痛点就猛地攻击,反正这对进攻的人没有任何坏处。

  而且在周虹的考虑里,陶萄肯定之后走的路线也会是和服装时尚这种搭边的,到时候不免就会和穆晴争抢资源。

  “周姐真谨慎啊。”

  “桃……”穆晴念了一个字,没念完,便又冲陶萄笑了一下。

  兴许是这两个字念出来太亲昵了的缘故。

  陶萄朝她点了下头:“你好。”

  她也没叫她的名字,声音一如往常的让第一次听的人皱眉。

  说完后,陶萄便看向坐在一边看着穆晴若有所思的徐填。陶萄思考起了徐填对穆晴产生好感的可能性。

  “徐填。”

  陶萄忽然开口。

  徐填对穆晴有点眼熟,便多看了几眼。

  听到陶萄的声音,他才回神,朝陶萄看去。

  “今天下午能帮我拍照吗?我有一条新裙子到了。”

  她眼睛黑白分明,一只雪白的手臂靠在椅子上,支着下巴。

  她脖子上的那两根带子也跟着轻轻动了两下。

  见徐填没说话,她又问了一遍:“可以吗?”

  徐填这才回神,深深看了她一眼,“我……”

  倚着门的穆晴开口了:“不行哦恐怕,徐填……是叫这个吗?这一周之内,徐填都是我的专属摄影师了。”

  她轻轻笑了一下,有点高高在上的意思:“怎么,徐填没和你说吗?妹妹。”

  这句妹妹叫得嘲讽。

  陶萄抬眸看向穆晴:“没有。”

  周虹不说话了,她其实也有点尴尬。

  但陶萄好像没察觉到这种氛围,也没有和穆晴争抢的意思。

  “你要给她做一周的摄影师啊?那……”

  她回头看向周虹:“周姐,我要不要另外找一个摄影师?”

  周虹沉吟片刻:“这不好说……我帮你看看……”

  陶萄和周虹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陶萄轻轻扫了徐填一眼。

  眉梢带上了几分青烟似的委屈,后背微微陷在皮质的椅子里,腰漫不经心地折着,勾着暗红色细线的小腿因为交叠在一起,而出现了软腻的形状。

  “也不用要求太高吧,我看去大学城找个学摄影的学生,就差不多了,年纪跟我差不多大正好。”

  “相机我都没带。”

  徐填眼皮挑了挑,打断了陶萄的话。

  “找什么艺术生,我又不是说不帮你拍。”

  “你意思是不满意我了,还是想让我给你推荐几个男的?”

  徐填眼神漆黑,里头也不是不满。

  倒是他紧紧看着陶萄的脸,想从陶萄眼睛里读出点变得情绪来。

  “如果你要去给穆小姐拍,那我就……自己找也可以,你帮我找也行。”

  陶萄的声音放轻了点,还是用那双眼睛看着徐填。

  然后在徐填的注视下,居然缓缓蒙上了一层水汽。

  当下陶萄想的是前世每一次做选择的时候,她都是被说抱歉的那个。

  但是现在陶萄不想这样了,被搁置了,还要对搁置你的人说句:没关系。

  她又不是有病。

  就连陶萄自己也惊讶于自己泪腺如此发达。

  可在徐填眼里,这是另一番光景。

  男人搭在沙发把手上的手上慢慢收紧,然后道:“你要哭了?”

  他似是有点不理解:“你哭什么?”

  “这有什么好哭的。”

  陶萄眼皮颤了颤,“我没有啊。”

  徐填觉得自己的脑子也跟着颤了一下。

  而倚在门口的穆晴还没走,若有所思地盯着陶萄,似乎有点看戏的意思在。

  “叮,报复徐填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九十七。”

  陶萄小拇指轻轻动了动。

  “算了。”

  少女想通了似的叹息了一声,声音有点闷。

  徐填的眼皮猛然跳动了一下,他眯着眼睛看向门口的穆晴:“穆小姐,我看你挺眼熟的。”

  穆晴看了一眼不远处要哭不哭的陶萄,心里忽然升起一股得意,于是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些:“怎么说?”

  徐填低头看了眼自己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我哥叫徐意,你认识吗?”

  “我哥开了一家私人诊所……”

  穆晴嘴角的笑容瞬间消失。

  “我不认识,你别说了。”

  徐填是整形外科医生。

  “哦。”徐填朝穆晴露出了一个微笑。

  “你的拍摄我恐怕。”

  “你不想帮我拍了是吧?”

  “我只是说过来看看。”

  “好。”

  “那你不用帮我了,我另外找人。”

  她声音里带着微不可查的慌张,深深地看了陶萄一眼,转身便离开了办公室门口。

  如果不是她身上的香水味还留在办公室,周虹会以为自己刚刚做了场梦。

  徐填不知想到什么,有点嘲讽地嗤了一声。

  在看向陶萄的时候,陶萄已经把椅子转过去背对着他了。

  徐填怔了一下,眼神又落在了陶萄脖子后边那两条长短不一的小细带上。

  要是陶萄重新找一个摄影师,和他一样年轻,陶萄也会像在他的镜头里一样,一举一动都带着点让人……的东西。

  其实不是他拍得多好,是陶萄镜头感太强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徐填便冷下脸。

  “今天下午你……”

  “你都没带相机,不是吗?”

  她的声音里带着点点懒调,可又异常地软。

  在周虹的注视下,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办公室的门。

  在拐角处,徐填伸出手拦住了陶萄,陶萄脚步一顿,仰头看他。

  “你什么意思?”徐填盯住她的眼睛。

  距离挺近的,陶萄身上的清苦的皂角香又飘到了他鼻子里。

  她微微一动,锁骨上的阴影便也跟着颤动。

  徐填喉头滚动了一下。

  然后他看到陶萄推开了他的手,朝他露出了一个得逞似的笑。

  “我算计你啊。”

  “我就想让你鸽了穆晴。”

  她声音带着点煽动的意思。

  “我也不想拍照,热死了。”

  她换了一个细链子的包,一只手捏着,指甲泛着粉色。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要哭吧。”

  “我就是不喜欢我的东西被别人抢走。”

  “唔,我不是在骂你。”

  “但就是那个意思,你懂吗?”

  她的眼皮前窄后宽,并未完全睁开,半眯着,更像狐狸眼了,可又很干净。

  带着几分恶意,却又直白、坦率。

  徐填像第一次认识她一样,向来平静的目光终于变了。

  可脑子里那道本来就崩地很脆弱的神经,也在而前女孩的注视下,彻底断掉了。

  “叮。”

  陶萄终于听到了她想要的声音。

  “恭喜宿主,报复徐填任务完成度,百分之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