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黄玫瑰&火了火了(周三入v(6.22更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陶萄愣了一下,关掉淋浴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到镜子面前抹掉上面的水汽,看自己的脸。她的脸还是原来的那样,并没有什么改变,她有些沮丧,随即想到系统说过,好感值得到后有两种方式可以转化为美貌点,可以用来改变整体,也可以用来改变局部。

  也就是说,她是要进行选择,这好感点才会按照她的想法,化为美貌值。
  思及此,陶萄才开始疑惑,为什么她在徐填那里的任务完成度,会上涨这么多。

  “奇怪。”
  少女一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喃喃自语,手指划过肩膀,又移到锁骨。
  最后她懒得想这回事了,所谓报复或者玩弄之流,陶萄从没这样对待过别人,只被别人这样对待过,她要“报复”徐填——

  “对了,0745.”
  “是的宿主,我在。”

  “你这个,是怎么计算野心的完成度的?”
  “就徐填,为什么判断我的任务完成度到百分之九十了。”

  陶萄疑惑的也就是这个,之前听到系统提示,她只想着自己的目标,倒把这个评判标准忽视了。火起来可以靠粉丝数作为评判标准,那勾引/戏弄自己讨厌的人呢?这个评判标准又是什么?

  0745:“回答宿主,类似的勾引任务都是通过判定目标对象对您的好感值,来判定任务完成度的,一般只要宿主不对判定目标产生特殊感情,那任务完成度就等同于目标对象的好感值。”
  “人类对人或物的最低好感值是0,最高好感值为100.”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不对我要‘报复’的人动心,然后让他们‘爱’上我,即便之后什么也不做,就算任务完成吗?”

  0745:“可以这么理解。”
  玩弄玩弄,陶萄在心里琢磨着这个词,最后觉得0745的判定方式没错。
  让一个人爱上你之后,再对他爱答不理,这确实是一种报复。
  求而不得,人之首哀。

  陶萄这么一想,又觉得兴奋,她白皙的肩上挂着水珠,肩头泛着粉色。
  此刻正微微颤抖着,似乎在思考之后的事情。
  徐填啊,谁让他第一次见面,就那么没礼貌,高高在上的,好像永远不会多瞧她一眼。
  她本来嘛,脾气就不怎么好。
  什么自卑懦弱,就算真的是,也不是活该被欺负的理由。

  “这个好感值要怎么才能换成修改美貌的点?”
  “需要宿主任务完成度百分之百,才能将其兑换为美貌点。”

  陶萄点头表示了解。
  她盯着镜子里的这张脸,最终视线聚焦在自己的鼻子上。

  她有想法了。

  *
  清吧里,徐填原本是想要好好放纵一下的。
  这些天陶萄在他的脑海里占据太多了,让他对自己都产生了一种厌烦的情绪,尤其是在了解到徐意也对陶萄有某种想法的时候。

  和他一起过来的女孩长得不错,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天也黑了。
  接过女孩递到她面前的酒,徐填刚喝了一口。

  他点开某音的界面看,女孩盯着他的脸,正准备说些什么,却发现他的脸色有点不太对,便有些局促的问:“怎么了?徐填哥哥?”

  这女生之前在微信上和他联系的时候,得知徐填比她大两岁后,便一直叫他哥哥。
  徐填对此没什么想法,他知道现在有的女生喜欢这么称呼异性,而大部分男生对这种称呼也很受用。

  果然,徐填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
  在酒吧的灯光下,他的眉眼显得很好看,几缕长发从两边落了下来,侧边的阴影让他整个人看起来落寞忧郁,可又不显得孱弱。

  很少有女生能抵挡这样的气质。
  那女孩眼里划过几分痴迷,就在隐隐又些期待的时候,徐填薄唇微动,声音低沉极了,说出来的话则是:“你带耳机了吗?能借我用一下吗?”

  如果女孩认真观察的话,会发现他的眉头是紧紧皱着的,眼神里几乎没有笑容。
  “有的,我带了蓝牙耳机,在包里,我找一下。”

  清吧里虽然没有普通酒吧那么吵,但还是放着歌。
  徐填听不清视频的具体内容,只看到了陶萄在视频里加的一些字幕。

  耳机连接好之后,徐填重新点进那条视频,陶萄获得的点赞已经五千多了,这才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

  【靠,我在某音听人念诗???】
  【好绝,呜呜呜,姐姐好绝啊】
  【黄玫瑰,黄玫瑰,黄玫瑰!】

  带上耳机之后,那些从徐填相机里导出去的照片一下变得陌生起来。
  她手里抱着一束黄玫瑰,身上穿着几乎和黄玫瑰同色系的旗袍式的裙子。

  手臂白得像雪,可又不是骨瘦如柴的,而是带着点肉感的,好想伸出手指轻轻一碰,便会落下一个小小的坑。
  最前面是她衣着端庄的样子。
  这次陶萄没有咀嚼珍珠或者别的什么,而是干干净净开始念诗——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她的声音还是那种嗲嗲的,带着点粘稠的声音,可念的诗句却又些清冷的意味。
  “我给你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

  ——在下午的太阳下,她的影子被拉长了,看起来一点也不落寞,反而有种鲜嫩的好看。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她耳边别着一朵玫瑰,耳垂泛着艳丽的红色。
  “……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蓄着胡子的他死去了……”

  凌乱的、色彩明艳的照片,以及充斥着各种悲凉意向的诗句,很古怪地结合在了一起。
  她的声音好像贴着人的耳畔传来,又好像从云的那头传过来一样的。
  粘稠、靡丽、还带着弱气。

  好似能勾起人心底最深处的欲。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女孩双手自然握在胸前,手臂上一条艳丽的痕迹令人不自觉心头发颤。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手臂上的血珠被抹开了,粉色的一片,看的人只觉得自己的头脑冲上了一股热血。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陶萄手捧黄玫瑰,倚着阳光充足的窗台。
  搭在窗台上指尖似乎都在诠释着生命力。

  可她语气轻稠,好像抓也抓不住的幻影似的。
  陶萄没让视频就这么结束,最后一张照片后,陶萄放了一张她手写的笔记。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博尔赫斯。

  她的字不算漂亮,可排列真整整齐齐,看得出她肯定用心写了。
  而且她的撇捺总是一个极其长,一个极其短,让人看了想发笑,可又觉得莫名挺好看。

  “告诉你们呀,上次的珍珠奶茶真的很难喝。”
  “说了你们还笑我。”
  “你们一点也不争气呀。”
  “什么时候能让我红?要比红玫瑰还红。”

  大概是最后一句话太肉麻,陶萄自己说着,也没忍住笑出声来。
  可听的人却耳朵都麻了。
  忽然就从半现实被拽入了现实状态,太阳穴好像都被砸出了一个坑。

  【啊啊啊啊啊,我不会说别的了,姐姐杀我】
  【我给你我早在多年前见到的一朵黄玫瑰!!!!】
  【五分钟诶,整整五分钟的视频,我听了五遍?】
  【你好绝啊】

  【送你上去】
  【热门见】
  【女人,点赞二十万了,你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擦掉鼻血)】

  徐填翻着评论,一次又一次地重新观看这条视频。
  他好像陷入了某种困境,耳边的女孩叫了他好几次名字,他都像没有听到似的。

  女孩有些失望地看着他,开始自顾自地喝起酒来。
  他脑海里全是那天陶萄把手伸到他面前来看着他的样子,心中升腾起古怪的欲念,徐填为之感到可耻,可又不受控制地继续去想着。

  她到底是故意的吗?
  可是或者不是,似乎都没有分别。

  *
  陶萄从卫生间出来后,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看手机。
  点进某音还卡了好久,比之前的两次都更卡。

  可等她看到点赞上的20w+的时候,第一时间是去揉眼睛。
  重新加载进去之后,数字却比起之前似乎又上涨了些。

  陶萄甚至都来不及开心,手机又卡了,数据实在刷太快了,不真实感包围着她,等过了一会儿,再看点赞数已经接近了30w的时候,,陶萄心里才生出点实感来:她红了,她真的红了。

  虽然不是大红,但这样的点赞速度预示着一个很好的开端。
  继而是周虹的微信轰炸——
  周虹比她更开心,一度表示自己以为自己在做梦。
  就和陶萄一样。

  现在打造网红的公司太多了,挤破头想进入这个行业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里边不缺长得好看的,也不缺会来事的。
  公司那个五百万粉丝的大网红现在和经纪人说话拽的什么似的,可在周虹看来,陶萄这两次短视频中展现出来的潜力比那个人还要大。
  五百万算什么,到时候陶萄粉丝说不定比她更多。
  谁在某音发五分钟的视频,有这么多点赞评论和播放量?还是个新人。

  【你明天来一趟公司。】
  【我和你重新商量一下之后要走的人设框架。】
  【另外,这边的直播间也安装好了,我给你找一间最好的!】

  周虹开始设想一切光明的未来。
  以陶萄为中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