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进展&微信&人上人(6.20更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勾引徐填任务完成度,百分之八十九。”
  0745的声音是冷质的,可陶萄从其中听出了点兴奋的意思,也许也是因为她自己兴奋。
  就连手指都微微颤抖着。
  看向徐填的眼睛,又轻轻翘了一下。

  “什么?”
  徐填声音有些沙哑。
  他盯着陶萄那画着眼影的眼皮,猛然觉得眼睛有点花。
  在他看来,陶萄妆画得不好,他见过很多妆容精致到和脸像融为一体的脸蛋,可陶萄是让眼影浮出去了,就连眼线也拙劣而粗糙。
  但正是这样,她一双眼睛的形状更加明显,而且更加清晰。

  古怪的违和感和统一感。
  “你不听人说话吗?”
  陶萄声音带着几分抱怨。
  “是你在干坏事……”说着就好像他对她做了什么一样,可说着,陶萄的声音转了个向,就好像舌尖划了一下牙尖,然后囫囵粘腻起来——
  “还是我在干坏事啊。”

  “我都流血了呀。”
  她把手臂伸到他眼前给他看。
  一道粉色的红痕,在白地发光的柔软手臂上,看起来突兀,却又好像蒙上了一层欲色。
  尤其是那滴血珠被抹开了,那一片的肌肤都透着粉色。

  似乎有些腥甜的味道混合着花香和皂角的香气,渗透到了徐填的脑子里。

  她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哎,算了,你是画家,又不是医生。”

  这种小伤哪里需要看医生,徐填脑子尚且清醒。
  陶萄朝后退了一步,叹息了一句:“我真笨啊。”
  “这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红。”
  “对吗?”

  她还要用双干净的眼睛盯着徐填,问一句——
  对吗?

  徐填脑子都要炸开了。
  只是拍照而已,只是拍照罢了。
  他在脑袋里这么对自己说,可实际上他直接把相机收了起来,手朝前探了探,想要握陶萄受伤的那只手腕,可在空中顿了一下,又缩回去了。

  陶萄站姿不是很端正,衣服的布料在腰部的凹陷处又堆出了浅浅的褶皱。
  他看得脖子上的血管突突地跳。

  “隔壁就有药店,我帮你去买创口贴和酒精。”
  徐填转身大步走出了花店,推门力气十分大,后背的衬衫因此而皱起又平整。
  陶萄盯着他的衬衫下手臂线条看,心里忽然漫出些既羞耻又愉悦的感觉。
  看着人因为自己而陷入窘迫,这种感觉怎么说呢……真让人上瘾。

  花店老板有些担忧地盯着陶萄的手。
  “你还好吗?”
  “那是你男朋友吗?”

  陶萄摇了摇头,声音还是那样嗲的声音:“当然不是。”
  否定得快速又干脆。

  *
  这次拍照因为手被划伤的事而耽搁了一下。
  所以拍的时间有点久,中午的时候徐填问陶萄要不要吃中饭,陶萄拒绝了。
  她穿着贴身的裙子,怕到时候吃了饭小腹会凸起来,这样拍照就不美了。

  到了下午三点左右,陶萄才挥手和徐填告别。
  陶萄眼线有些花了,她从自己的包里干脆拿出卸妆湿巾将眼妆全擦掉了,免得在车上给人当猴子一样看。

  又是在车上给徐填发消息:【照片什么时候可以发给我哪】
  徐填回复很快:【晚上】

  陶萄:【好哦】
  这条回完之后,徐填又发来一条消息,居然破天荒让她:【注意安全,到家给我发消息】

  发完这条消息,徐填拎着相机包,在公交站站了一会儿。
  几分钟后,他又拿出相机包来看今天拍的照片,越看,他的眼皮就越沉,扣着相机的手好像也隐隐发起烫来。

  回家的时候,徐意也在家,看到徐填手里抱着的相机包,徐意随意问道:“又去拍照了,模特换了么?”
  徐填冷不丁想到上次徐意问他要陶萄联系方式的事,正想回答没换,可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了:“关你什么事?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了。”

  徐意那双一天到晚盯着手术刀和病人脸孔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好像察觉到了徐填心事一般:“没换吧?”
  “还是上次来家里的那个女生?”
  “嗯,对,她叫什么?是她没告诉我,还是我忘了。”

  徐意一连串的问话让徐填本就紧绷了一路的神经更加紧绷。
  “徐意,你是不是有毛病,你管我换没换模特,没换又怎么样?”
  徐填声音一点也不客气,好像俩兄弟不是兄弟,反而是仇人。

  徐意像听不到徐填声音里的怒气,露出了一个不咸不淡的微笑。
  “我就是问一下。”
  “你反应很激烈。”

  “你要是喜欢,我又不抢你的。”
  抢这个词好像刺痛了徐填的神经,他从小就比徐意差那么一点。
  不论是父母的宠爱,还是邻居女生的喜欢,都是落到徐意身上的要多于徐填,徐填本来是个随性的人,现在长大了,他们都会有彼此的生活,不会相互打扰,可现在徐意的话就像针一样,扎得徐填眼眶发红。

  “你要不要脸?就这么喜欢和我抢东西?”
  徐填想到陶萄把手举到他面前,对他说“你是画家,又不是医生的话”,深吸了一口气。

  徐意已经重新低头翻看放在膝盖上的全英文期刊了,徐填忽然道:“你不是要她微信吗?”
  “我现在就把她微信推给你。”

  徐填想到下午公交车发动的时候,陶萄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手肘压在栏杆上,软肉便陷下去了一点。
  稍微挪开便有了些红印子。

  徐填盯着陶萄思绪纷扰 ,他一下午都很烦,可陶萄看手机看的认真,根本没给徐填一个视线,似乎对他的处境毫无察觉。
  陶萄究竟是怎样的个性,徐填并不清楚,可她没有对徐填表现出一般人会表现出的胆怯和爱慕,在徐意这里,想必也不会。

  被关注又被忽视的感觉……徐填忽然笑了。
  也不知道是在自嘲自己终于被一个他一开始就不怎么在意的女孩扰乱了心神,还是想到徐意可能会和他面临同样的心情而感到好笑。

  “你以为你能讨到什么好处吗?”
  徐填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上楼了。

  *
  陶萄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
  陶予背对着他坐在小书桌前,手边摆着一叠练习册还有试卷,见陶萄回来,陶予回头看她。
  陶萄饿了,就在楼下顺便买了一个煎饼果子,给自己买了一个,也没忘给陶予带一个。

  “饿了吧?怎么不开灯,到时候近视加深了啊。”
  陶萄开了灯,换了双拖鞋,进去之后将吃的放在了陶予面前。
  又进了卫生间把脸上的粉底给全部擦掉了。

  “在写英语?”从卫生间出来之后,陶萄走到窗户边弯腰看陶予的卷子,她没带口罩,脸上干干净净的,头发有些湿,几缕黏在额头边上。
  “老师说你成绩不好,你……”

  “姐。”陶予打断陶萄的问话。
  陶萄手里拿着煎饼果子,“啊”了一声。

  灯光下,陶予脸色有些苍白,唇抿了起来。
  他的眼睛形状狭长,可偏偏眼珠很黑,盯着陶萄的时候,陶萄不由心理咯噔一下。

  “你下午去干什么了?”他声音不大,语气挺轻。
  陶萄没说话,空气变得沉默,陶萄回过神来怕陶予误会,便解释道:“我没干坏事。”
  今天对徐填下午说的话,陶萄决定选择性失忆。

  陶予肯定是不信的,他静静地看着她,也不说话。
  “好,我说了还不行吗?”
  陶萄叹了口气,对着陶予这么一张冷脸,她感觉自己又还是上辈子那个胆小鬼。
  “我去做网红了。”
  “今天下午去拍一组照片。”

  “今天早上真的是和摄影师在说话。”
  “他瞧不起我,我就想给他点颜色看。”

  陶萄把自己的账号给陶予看,结果陶予看了之后,脸更黑了。
  “等我有粉丝了就能接推广了。”
  陶萄摸了摸陶予的脑袋,“这个很赚钱的,等我红了……”
  陶萄眨着眼睛,向陶予轻声说着自己的打算,手机里自动播放这陶萄上次发的那条某音视频的声音。

  陶予身上还穿着校服,端正工整地坐在椅子上,脸色逐渐深重。
  陶萄这下确实觉得有点尴尬,心里的那一小撮自卑又上来了,“陶予,这都是人设……”
  沉默中,陶萄又觉得这么说不好:“也不全是人设……”
  “视频是我自己想的。”
  “其实……”
  陶萄声音有点颤,陶予看向她,呼地窗外一阵风吹进来,他桌子上的卷子被吹散到了房间的不知哪个角落。
  陶予看都没看一眼。

  面前的陶萄垂下眸子,她声音还是那样的声音,在风里显得细了一点:“我本来就是个坏女人。”
  “我就想别人都喜欢我。”
  “这又没什么。”

  “你……”
  陶予听着,眼里总算出现了生气意外的情绪,他想说点什么,可这话就像卡在了喉咙里似的,怎么也说不出来。
  陶萄便自顾自地一边帮他把地上的卷子捡起来,一边小声道:“这又没什么啊。”
  “我真的不是什么好人。”
  “如果红了,就可以换大房子,买衣服、化妆品,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最重要的是——”
  陶萄把试卷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用指尖摁住。
  风把她的头发吹得朝后扬。
  “我自己也会开心。”
  “我早就幻想这样了。”

  陶予后来记住这个场景很久。就像刻在了脑子里一样的。
  她的笑容就和早上一样,带着几分妖异气。

  她望着窗外的破败的景象,就好像望着豪华的城池一眼,语气是那样的软,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我就要做人上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