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继续作(6.16更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等陶萄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她还要拿着小功率的吹风机,把头发一缕缕吹干。
  她吹头发的时候也喜欢站在全身镜前端详自己的五官。

  陶萄的审美其实从小就高于一般大众,也许是自卑的原因,她很喜欢观察美丽的东西。
  她现在在思考,她这张脸到底要怎么变得好看。
  如果系统变美的效率很低,她想在大学之前,她至少要变成能看得过去。

  化妆的话,能成么?
  等她把头发吹好,又是半个小时之后。
  然后还要把掉在地上的头发都打扫一遍。

  等她拿起手机的时候,忽然发现手机有点卡。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十几条微信未读消息。

  周虹给她发了十条,徐填给她发了六条。
  周虹:【你怎么想的???!】
  周虹:【我的天空,你的这条某音比上条还好】
  周虹:【……粉丝涨的好快】

  陶萄愣了一下,才想起要看某音的后台,至于徐填的消息,她直接略过了。
  这条视频大概发出去一个小时,陶萄再看的时候,后台已经被私信弄得滑动困难了,而最上面的点赞,此刻已经显示7w加。
  陶萄昨天发的视频等了一天,也就得了10w加的赞而已。

  【这声音???为什么又嗲又拽啊】
  【姐姐好婊,我好爱】
  【在现场,我是珍珠嘤嘤嘤】
  【我我为了听最后几秒,连续看了十遍视频,然后又看了十遍,把这姐的照片截下来了】

  【这还不红,送你上去】
  【给爷红,冲你珍珠奶茶难吃,上去吧】

  【今天的饭好难吃,姐姐的身材好牛逼】
  【今天的可乐巨难喝,姐姐的手好白】
  【……】

  陶萄点进去之后发现自己的获赞还在疯狂上涨。
  她在评论区看了一圈,很多都是在夸她声音好听的。
  当然也有很多人因为她说话属实有点做作,所以在骂她——
  【绿茶,yue了,你正常讲话能死吗?我最讨厌这种婊里婊气的人】
  【说实话,你嘴巴里是长燎泡了】
  【老师没教过你礼貌?食不言寝不语懂】

  陶萄依旧是将那些骂她的言论一眼略过,在那些夸她的评论下面一一点赞。
  到后面手有点酸了,她才看了一眼自己的粉丝数量,已经从昨天的九千涨到三万了。
  她又打开微博去看,微博上的粉丝已经有两千多了,比上次又多了一千多。
  一股兴奋感从内心深处涌起,陶萄的面颊都微微泛红。

  这个时候,忽然一条私信弹了出来。
  陶萄下意识看了一眼,却发现是一个商家。

  早园珍珠:【您好,我是枣园珍珠的推广负责人,刚刚看了您的视频觉得您很有带货的潜力,请问您有没有意向与我们合作呢?】
  陶萄表情一度变化:【???贵公司是卖什么的?】
  早园珍珠:【珍珠】
  说完怕陶萄误解,那人又补充了一句:【放在奶茶里面可以吃的那种】

  陶萄并不了解推广费用的问题,但她思索了一下,她现在也急着用钱,要买化妆品和衣服,可是随便接推广也太廉价了,她在某宝上搜索了一下早园珍珠的名字,出来的是那种很大一包,包装很廉价的奶茶店用珍珠,外观也很丑。
  陶萄毫不犹豫点进私信回了一句:【抱歉,我觉得不太合适】
  那负责人也挺识相的,说了一句有机会下次合作就没后文了。

  虽然她是缺钱,可也不至于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让自己变得廉价。
  接着陶萄又翻了翻私信,除开骂她的,就是夸她身材好的,但令陶萄惊讶的是,那些夸她声音好听私信的数量居然不亚于夸她身材好的数量。
  陶萄在生活中因为第一印象给人的感觉过于平凡,所以声音比一般人更嗲一点只让人觉得违和,她上辈子也打过一段时间的网游,可从没有在游戏里说过话,有一次她给一个加了她联系方式的好友说最新帮会的任务的时候,懒得打字发了语音,那人本来秒回的,然后忽然就好久没回消息,再登录的时候,那人直接向她发来了组cp请求,这事搞得陶萄后来尴尬了好久,退了帮会,连游戏都没玩了。
  陶萄后来再也不在网上用声音和人交流了。

  今天陶萄一遍嚼珍珠一边说话,不过也是为了让自己听起来婊一点,可能听习惯自己的声音了的原因,她也没觉得自己声音有多好听,可就在现在,她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声音也能成为武器。
  思索着,陶萄把这个和推广负责人聊天的截图发给了周虹。
  周虹很快回了消息:【千万别接,第一个推广到时候我帮你把关,正常推广收费是粉丝数量除以十,但第一次推广价格会更高一些,等你到公司了我和你详细聊】
  陶萄:【好】
  周虹:【正好现在热度又上来了,你直接把那组照片放微博上吧,某音和微博都发】

  说着,周虹便把她挑好的几张图发给了陶萄。
  陶萄现在的头像是一串葡萄,公司帮她选的。

  某音和微博的id是一样的,都是——摘葡萄啊。
  和她的名字倒也合适。

  摘这个动词,总带了点莫名的韵味。
  好像是什么成熟了,要把它取下来。
  *
  陶萄认真编辑了文案,把那几张拍的写真同时发在了某音和微博上,然后才安静地躺在了床上。
  这个时候,微信又震动了一下。
  陶萄不开心地皱了皱眉,拿出手机来看——
  江也:【在吗?】
  陶萄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江也这个人是谁。

  陶萄:【你同学的医药费单子给我看一下】
  江也的头像是一个灰头发的动漫人物,很酷,手里拿着一只染血的剑。
  那下三白的瞳孔和他本人有点类似。

  江也:【李钰没去医院】
  陶萄点开江也的朋友圈看了一眼,里面空空如也。
  ——对方仅展示近半年的动态。
  近半年没发过朋友圈?还是把她屏蔽了啊。

  江也:【你为什么要我微信啊?上次在公交车上也是】
  陶萄:【没人问你要过微信吗?】
  江也:【有】
  陶萄:【那你不应该觉得很正常吗?】

  江也自从白天给了陶萄微信之后,李钰便一直催他让他把陶萄的微信推给他,江也不太想给,也不是喜欢上陶萄了,就是一种莫名的感觉。
  但至少两次见面陶萄都给江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的。
  加了微信之后,江也本想等陶萄主动给他发消息,但一天过去了,陶萄也没理他。
  而他打招呼,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李钰医药费的事。

  江也:【行】
  他冷冷淡淡地回了这么一句,就没了下文。
  陶萄习惯性地咬了咬下唇,然后打字回道:【对了,周同学,我想问你个问题成么】
  江也:【你问】

  陶萄:【你们到底是为什么打架?陶予不是喜欢动手的人】
  江也:【你怎么不去问陶予?】
  陶萄:【他没带手机】

  江也:【架都打了,说这些有用么】
  陶萄:【你们关系是不好吗?】

  并没有不好,江也和陶予是很陌生的同学,而经过陶萄一事之后,李钰一个下午都在陶予面前晃,还笑嘻嘻地道了歉。
  尽管陶予没有多给李钰一个眼神。
  想到这里,江也又想到了陶萄扶着楼梯从下方朝他看过来的样子,很白,眼睛很干净清澈,又带着几分勾引。
  江也不知道这么解释对不对,但在他脑子里,陶萄的动作就是勾引。

  陶萄也确实是。
  但这她不过是随便露出的体态,没有上升成野心什么的,因为江也没有给她太多不舒服的感觉,就是单纯的很帅的男高中生,浑身充满桀骜不驯气质的那种,陶萄喜欢这种出众的气质,血气方刚又试图克制,她觉得很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江也:【没有,因为班上一个女生,才打的架】
  陶萄有些惊讶:【陶予喜欢她?】
  不像啊,陶予不像会早恋的人。
  江也:【那个女生喜欢陶予,李钰喜欢那个女生】
  但现在应该不是了,可江也没说。

  对面很快显示在输入中,然后蹦出来一句:【那你呢】
  江也:【跟我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她以为他也喜欢她么?
  陶予发过来一句语音:“哎,没关系啊,我还以为你喜欢李钰呢。”
  拟声词后面跟着一串轻稠的笑声。

  江也只觉得太阳穴边上的血管突突地跳了两下。
  陶萄把这条语音发过去,有些好奇江也的反应,等了一会儿,看着江也在输入中好一会儿,才等来了一句:【别发语音了,我没带耳机】
  江也:【我睡觉了】

  陶萄以为自己这声音对江也不管用。
  可又过了两秒钟,那边又多了一条消息。
  江也:【忘记问了,你叫什么名字】

  陶萄弯了弯唇,忽然觉得有意思。
  她没听江也的话,又发了条语音过去:
  “我叫陶萄,葡萄的萄。”
  “困,懒得打字呀。”
  “陶予你要帮我看着他呀,如果他早恋了,你就偷偷告诉我呀。”

  呀,还用这种语气。还用了三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