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所谓红(6.13更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填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陶萄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摩挲着手机外壳,想到白天陶萄的表现,明明是个该自卑的人,却好像一点也没有表现出这种特质。
  而且和自大或者满不在乎也没关系,她就是很直白地想要得到某个东西而已。

  这种冲劲莫名引人注目。
  想到不久前发生的事情,徐填感到一丝尴尬。
  他在日常生活中很难产生这种情绪。

  在第一次见到陶萄的时候,他就下意识把陶萄划分进了在他面前会表现得窘迫肤浅的那一类人。
  现在情况却反过来了。

  这脑海里思绪纷杂的功夫,他感觉喉咙有些渴。
  下去喝水的时候,他碰见了同样下楼的徐意。
  “哥。”徐填随意朝他打了个招呼,徐意只是轻微点了下头,同样从厨房里拿出玻璃杯绕到冰箱前倒冰水。

  “今天那个是谁?”徐意忽然开口问。
  “模特啊。”
  “不是女朋友?”徐意语气有些疑惑。
  “那种类型不是你……”
  徐填打断他的话:“哥,你觉得她是哪种类型?”
  徐填漆黑的眸子带上了几分轻嘲,这话不知是说给徐意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
  “怎么?你想说什么。”徐意挑了挑眉。

  “没什么,你觉得她身材很好是不是?”
  “怎么。”

  也不仅是身材好而已。
  “身材好有什么用,脸……”
  “就是那个意思。”

  徐意:“哪个意思?”
  徐意语气淡淡地问。
  “丑,不好看,很普通。”
  徐填表情挺认真的,一连说了三个贬义的形容词。
  然而说着,他自己眼前也浮现了陶萄穿着裙子站在镜头前或抬头或扭腰的样子,他猛地喝了一大口水。
  一回头,却发现徐意正若有所思地盯着他。

  “怎么,你对她有兴趣啊?要不要我把她的微信推给你?”
  徐填的语气带着几分他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挫败和不爽。
  本以为徐意会拒绝,谁知徐意这个向来不苟言笑的人忽然薄唇微勾,笑了一下。
  “好。”
  “推给我。”
  从小到大,喜欢徐意的人比徐填只多不少。
  空气陷入诡异的沉默。

  徐填愣了那么十秒钟,然后咕噜咕噜把杯子里的水全部喝掉,砰地一声关掉了冰箱的门。
  他对徐意也没什么弟弟对待哥哥的尊敬,说话方式随意又压着几分怒气:“徐意,你吃错药了今天。”

  说完他重重地把杯子放在了手边的桌子上,带着怒气上了楼。
  没一步都踏得很重,好像要把楼梯踏坏似的。

  而徐意重新打开冰箱门,拿出冰水给自己倒了一杯。
  嘴角的笑意有加深的趋势。

  *
  陶萄并不知道徐意和徐填之间发生了什么,她正拿着手机,看自己的某音后台,如同魔怔了似的,她没两秒就刷一下自己的后台,细细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视频刚刚发出去的那几秒钟,点赞还不算多,一开始两三秒可能多一个赞,可随着时间流逝,这两三秒一个赞变成了两三秒五个赞,再到八九个个,然后到现在——陶萄每刷新一下,她的赞就增加好几十个。
  耳边忽然传来0745的提示。

  “勾引徐填计划完成度百分之六十。”
  “勾引徐意一划完成度百分之五。”

  陶萄随意地“嗯”了一声,然后又继续专注地刷起了后台。
  过了一会儿,陶萄才想到这事,她喃喃自语道:“怎么自己也能涨好感的么?”
  说罢,她自己也觉得好笑似的摇了摇头,“管他的。”
  语气冷不丁地有些淡漠。

  陶萄只顾关注后台的赞,大约到十点的时候,才想着要去看一下评论。
  某音确实是个流量巨大的地方,这里年轻人居多,又会玩。
  某音上身材很好的不是没有,但陶萄好得像陶萄这么认真的却少。

  【???】
  【我鼻血射出来了……】
  【好xx的身材啊……这么一比那些什么换妆的都弱爆了】
  【这是认真长的吗?求健身教程,我要怎么样才能练出这样的腰和锁骨啊?】
  【新人?好猛】

  而被顶到最高的评论是:【你这么好看,你活该红!】
  ——【我这么好看,活该红欸】
  不少人在一开始刷到视频的标题的时候,是有些轻蔑的。
  好看?能有多好看,标题党也是令人恶心——

  可等鼓点一变,陶萄手机挡着脸看向镜头轻轻凹着姿势的时候,看的脑子没转看得手已经下意识给右边的心按了一下。
  好牛逼的身材,不是瘦,也不是充气感,就是——
  好像直接在你的取向狙击上跳舞的那种欲味十足的类型。
  可偏偏穿的是白裙子。

  很矛盾的一种勾人,带着点天然的感觉。
  某音的用户们见惯了各种磨皮到失真的特效,各种故作绝美的玛丽苏国人,忽然来了这么一出,就好像有人拿着棒槌锤了下他们的眼睛。
  当然不痛,可很痒。
  就和标题一样——我这么好看,活该红欸。
  欸,她居然用欸!

  一条条的,评论基本都是夸赞。
  这视频里的自己的身材,陶萄自己看几遍都看不腻。
  尽管隔壁还是很吵,但陶萄的烦躁情绪却莫名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嘴角的笑容在扩大,然后眼睛眨了眨,不远处的风扇在呼呼地响着,吹散了闷热的空气,也让陶萄的眼睛有点干涩。
  鼻子一酸,陶萄忽然就想哭。

  她把那些夸的评论看了一遍又一遍。
  然后无声地走到不远处的镜子前转了个圈。

  被人奉承的感觉真好啊。
  她微微眯起了眼睛,手指轻轻碰了碰自己的肩膀,然后猛然放声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她半蹲在了地上,眼睛像是被拧开了开关的水龙头似的,眼泪一颗颗往下掉。
  睡裙没过多久就湿了一大片。

  谁知道她曾经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吃药,摸着枯黄的头发,是怎样地厌恶和恶心自己呢。
  可那么难受的时候,连一个慰问的人也没有。
  其实她很好,她没病,她只是没人喜欢,才得病的。
  现在一切都不同了,那些就算不是真心的也没关系,只要一看到她,注意力就黏在她身上就好。
  不管是贪图她什么。

  *
  陶萄一晚上没睡。
  她像个幽灵似地,一直盯着自己发布的这条视频。
  每当有一个夸她的评论出现,她就要无声地笑一下。

  当然,有夸她的,自然也就有骂她的,有人说她手机挡脸见不得光,有人说她这身材是人造的,还有人直接问她价格。
  这些陶萄统统都视而不见。
  上辈子骂她的话她听得多了,这些人的上跳下窜对她来说已然不痛不痒。

  到了凌晨三点,她这条视频的点赞已经到了九万。
  像梦一样。

  据说某音的点赞到了一定的程度是会自动上热门的,陶萄正在等着这个时间出现。
  然而她等啊等,始终没等到自己这条视频出现在热门上,而且赞涨得最快的时间段也只有视频刚刚发布过的一个小时,到了后面赞就越来越少了。

  任陶萄怎么刷新,这赞也涨的不快了。
  她的某音粉丝现在是九千,都是从这新发布的视频摸到她主页关注她的。

  陶萄把自己的微博账号放在了签名的第一行,这段时间内,她的微博粉丝也从零涨到了九百多。
  也许是微博零动态,所以关注的人格外少。

  陶萄因为觉得疑惑,所以把热搜榜上的话题都看了一遍。
  这时她才看出些端倪来。
  今天某程性明星出轨的瓜闹得沸沸扬扬,热搜前十就霸占了四个,除此以外,还有几个娱乐圈的人也莫名爆出了瓜来,大家吃瓜吃得起劲,她这点热度自然就被冲了下去,热搜榜上除了这些瓜,又有好几个偶像买了热搜,什么活动、服装的,明明屁大点事情,搞得却好像大家的目光都黏在他们身上似的,陶萄断定他们是买的,因而心里就格外不平衡,此外又有几个某音的大网红出了视频,又占了几个坑位,点进去,一个个的点赞都是百万往上走的,陶萄这么些赞在他们面前根本什么也不是。

  只能说她今天运气不好,撞了铁板和有钱玩家。
  想到这里,陶萄只能咬牙切齿地放下手机睡觉。

  可睡到一半睡不着,她又拿起手机看了好几次后台,发现数据越长越缓慢,才叹了气老老实实睡了过去。
  现在她就是个小人物而已,天底下咸鱼那么多,翻身哪有那么容易。
  她怪不了谁。

  果然啊,五十万的粉丝不是那么好涨的。

  *
  可糟糕的事情往往就是一件接着一件。
  第二天早上受了挫折的陶萄决心把自己的身材保养得更好,于是吃完早餐便在手机了找了几个瘦腰翘臀的健身视频趴在床上练,她没有瑜伽垫,地上又脏,只能在床上这么搞。

  也许是姿势不到位,又或者是突然锻炼的缘故,陶萄做完几套运动,腿又酸又痛,连下床都要一小点一小点挪。
  而到了上午九点的时候,陶萄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您好?请问您是?”
  “我是陶予的班主任,他在学校和人打架了,你方便过来一趟吗?”

  等陶萄拖着一双又酸又痛的腿赶到三中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一点了。
  她按照老师给的地址爬到六楼,双腿更是酸软发颤。
  而推开办公室的门,里面除了脸上挂彩了陶予之外,还有另外两张熟悉的面孔。
  高个子的那个,耳朵上带着一只黑色的耳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