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来了(全文完)(3.11更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卡了几次, 小姑娘本来就是素人。

  她眼泪卡在眶里,泫然欲泣。

  这女孩在常人的目光看来,是非常漂亮的级别。

  有工作人员递过去一张纸, 陶萄觉得有些头疼。

  “我真的不会。”

  “对不起,老……葡萄,要不你找别人吧。”

  这女孩还有一层身份, 她是陶萄的粉丝, 也正式看了她在微博上发的消息, 才过来试镜的。

  起初陶萄是看中了她的脸,关于演技,她想着后期□□就是了。

  在正式开拍之前, 她给她请了专业的表演老师,在陶萄的提点下,女孩也还日夜琢磨这个角色。

  可她始终是个小姑娘, 一到镜头底下,稚嫩就暴露了出来。

  怎么也演不出谢致的味道。

  那双眼睛虽然美,但是在镜头之下没有灵魂,显得空洞。

  她笑起来也还是好看, 但是若将关于谢致的描述词都加在她身上,只让人觉得写错了人。

  谢致不是这样的。

  陶萄走过去安慰了女孩两句。

  然后跟她说:“我教你怎么演。”

  她一下就不哭了, 那双年轻漂亮的眼睛盯着陶萄,里边带着几分期盼。

  于是陶萄换上了谢致的衣服。

  天气是很好的, 她从陈嘉面前走过去之前,对陈嘉说道:“准备好了吧。”

  陈嘉“嗯”了一声, 他盯着陶萄的背影, 眼神比之之前,似乎有些变化。

  陶萄倚在树上, 手里捧着一本书。

  她的神情很放松,《春》这本书,她已经读过了很多遍。

  对于谢致这个以她为原型写的人,再了解不过。

  安静了片刻,陶萄很快进入了状态。

  她在这一段表演中,她只有一句台词。

  听到不远处传来点声音,陶萄朝那处看了一眼。

  于是便见到了不远处穿着泛白长衣长裤的少年。

  他身上沾满了草屑,看起来有些狼狈,盯着她,死死地盯着她。

  陈嘉的状态和之前有很大的不同。

  这回他入戏了。

  陶萄不知道的是,陈嘉不单单是入戏那样简单。陈嘉看着不远处的人,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想起了薛雪书里写谢致的那一段话。

  “那时候她就倚在柳树边上,两腮如雪,纯得像冬日里的糯饼,发丝飘起来,没看多久,春日里所有让人过敏的浮絮仿佛都从她的方向朝他吹来。”

  当下,陈嘉便是这种感觉。

  心如同被泡在酒壶里,又酸又涨。

  时光一下便回到了曾经山里的日子,那时他也是这般,远远地看着她。

  事隔经年,他再看她,每一眼都不敢细看。

  如今,他看了,他的心滚烫了起来,血液也灼热。

  “谢致”的视线平静地掠过他。

  他却感觉一股痒意从骨子里透出来。

  “你看什么?”

  她问。

  陈嘉沉默片刻,声音沙哑,答到:“春来了。”

  等她的视线移开的时候,他的耳朵、脖子都涨得通红,如木块一般立在原地,不知如何动作。

  他把书里的男主角演活了。

  “卡。”

  陶萄从表演的状态中脱离,陈嘉沉默片刻,整理了一下情绪,走到了陶萄身旁。

  陶萄问那女孩:“你有感觉了么?”

  女孩点点头,陶萄打算继续说话,却听女孩郑重其事地和她说道:“陶导,我认为没有比你更适合这个角色的人了。”

  陶萄:“你学的话……”

  女孩摇了摇头:“我学不来的。”

  “我不是你。”

  说这话的时候,她脸上不见失落,反而带着几分发现宝藏似的欣喜。

  “我觉得,再漂亮的人,也不能是谢致。”

  “只有您才是。”

  *

  女孩怎么也不肯再演谢致。

  而片场的人惊讶,又好像没有太过惊讶。

  陶萄只能再重新找谢致。

  又耽误了两三周的时间,剧组面试了好几个谢致,最后结果都不尽如人意。

  皮相像,可是气质却如何也达不到谢致的境地。

  作为一个导演,陶萄无法将不顺眼的东西生硬地安插到影片里。

  陶萄将自己之前和陈嘉拍的那个片段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

  很顺眼,也很合适。

  虽然导演拍戏的先例少,但并不是没有。

  而且谢致在影片中,出现的次数也并不多。

  似乎整个剧组的人早就在等这一天,在陶萄宣布消息的时候,一片欢呼。

  看了陶萄的表演后,在在他们眼中,再没人能够像陶萄一样,演活谢致。

  *

  陶萄从头到尾出场,只有两次戏。

  第一次戏她已经和陈嘉对过了,效果很好。

  最后谢致出场的时候,书中的原话是这样的:

  “谢致没有死,他收到消息,于是急急忙忙驱车来到码头,人群如同溃散的尘土一样,从穿上奔流而下,他远远看着,在春日的阳光下眯起半只眼,手在口袋里摸到了烟,但捻了一下,又缓缓放了下去,水波的声音有些响,水手拉绳的声音像老化了的收音机传出来的声音,这尘世是如此,到处充满着人烟,也到处充满俗气,他垂下眸子,有些失望,再抬头看时,一道人影却映入他的眸中。”

  “几只水鸟略过水面,几只停在帆上,那一刻,这所有的人烟、水声、吆喝全部消失了,他感到世界重重倾倒,这春日的太阳很刺眼,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袍子,隔着错位的时候,隔着摇晃的船,遥遥朝他看来,是那记忆深处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媚,是那双极黑的却泛着冷的眼,就像很多很多年前,他在远处,隔着茅草,偷偷看她时那样。”

  “这些年,她一直活在他的记忆里。他看得愣了神。她从他身边走过。”

  “时间仿佛回到那年春天。”

  “在枪林弹雨之、尔虞我诈之中,他顽强生存到现在,就连额角的伤疤,也在诉说着他的坚毅。”

  “而在这一刻,他的心仿佛重新被绵绵的柳絮塞满,喉头也是痒的。”

  “在身影交错之际,他声音沙哑地开口:‘春来了’。”

  这人间,没有蓦然回首,只有灯火阑珊,万中无一的奇迹,才有“那人依旧”。

  谢致就是“那人”,或者说,陶萄是。

  *

  陈嘉在拍完戏之后,陈嘉向陶萄说了一句话。

  “于我而言,你是谢致。”

  他眼神干净、眼珠极黑。

  陶萄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

  (番外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