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幸鸿光/陈嘉(3.8更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番外, 幸鸿光。

  每次去京都的时候,陶萄要拜访的都是那几个老熟人。

  她还是住江恒家。

  陶萄起的早,洗漱完看了看窗外, 天色还带着几分昏暗。

  再次见到幸鸿光的契机,是她出去坐车,路过巷子口的时候, 被一道有些熟悉的男声叫住了。

  彼时陶萄穿得很朴素。

  肥大的白色T恤, 洗得泛白的牛仔裤, 一顶黑色的遮阳帽,头发在帽子下面随意绑成了一个结。

  她正要去找薛雪。

  “陶萄是吧。”

  这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陶萄感到有些疑惑,回头一看, 看到幸鸿光不知何时倚在门框处,不声不响看着她。

  目光触及陶萄的脸,幸鸿光的眸色顿了一下。

  幸鸿光的语气也说不上客气。

  就是非常平常的, 像小时候邻居家的大哥哥喊人时候的调子。

  “幸鸿光?”

  陶萄倒是认出幸鸿光来了。

  幸鸿光眼睛很黑,站在门槛上有玉树临风的味道。

  身形挺拔得像一棵树。

  其实他在家穿得和陶萄一样朴素。

  “我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两年不见,你越来越像导演了。”

  幸鸿光嘴角噙着一抹笑,也不明显。

  站在高处, 眼珠子向下看,他眼珠颜色极黑, 看人的时候却又带着几分轻佻。

  陶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叹了口气。的确, 在剧组呆的这两年,陶萄发型也好, 穿着也好, 都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随着自己也朝着某个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陶萄也逐渐理解了为什么小时候看到的电视上的艺术家们大多都不修边幅, 打扮随性,因为啊,这样真的很舒服!

  陶萄扯了扯自己的长极手肘的短袖。

  “我们彼此彼此。”

  “说起来……”

  幸鸿光的意思她get到了,但是幸鸿光哪来的脸说她。

  “你两年前蓝黄黑条纹的衣服和你现在的衣服比,也有差距。”

  她甚至精准地说出了幸鸿光两年前衣服的配色。

  幸鸿光:“……”

  幸鸿光:“???”

  不过随着陶萄的话,幸鸿光的脑子也不受控制地想到了他爹曾经丢到他脸上逼他去修树杈的衣服,那是他爹年轻时候穿着上班的潮装,就穿了那么一次,现在也不知道在家里的哪个旮旯里吃灰。

  如此想着,幸鸿光又缓缓低头,看了看自己今天的着装。

  他余光看向院子里摆着的一些工具,将纽扣消失不见的衬衫袖子朝后面藏了藏,一只手整理了一下他爸的白衬衫,然后动作迟缓了下来,他猛地看了一眼,然后发现那衣领有个尖尖是钝的,不知何时缺了个角。

  两人一个站在门槛上,一人站在巷子的墙边,相顾无言。

  陶萄“啧”了一声,道:“今天您又准备动哪一棵树啊?”

  陶萄刻意学京都的调子,效果有些滑稽,幸鸿光没忍住嘲笑了两声。

  “呵呵。”

  “看我心情呗,我看上哪棵就剪哪棵。”

  陶萄:“?”

  “算了,幸老师,我还有事,下次有缘再见。”

  陶萄转身欲走,幸鸿光又叫住了她。

  “等一下。”

  “都认识这么久了,能加个微信吗?”

  当陶萄将自己的微信二维码摆到幸鸿光面前的时候,表情有些古怪。

  两人穿得破破烂烂,一个高一个低,走近了他才看到,幸鸿光背后还背着一个草帽。

  加好了微信,陶萄忍不住道:“幸老师,你是这个。”

  说着,陶萄冲幸鸿光竖起了大拇指。

  “日出而作。”

  “我辈楷模。”

  幸鸿光关注点却有点奇怪。

  “你叫我什么?”

  “幸老师啊。”

  “怎么就叫老师了。”

  “我管比我大的都叫老师。”

  幸鸿光却道:“那你怎么叫江储叫哥呢?”

  陶萄:“哦,跟着江恒叫的。”

  幸鸿光角度刁钻:“江恒也叫我哥。”

  陶萄扬了扬眉,正色道:“是这样,我管我尊敬的人,和我不是特别熟的人,都叫老师。”

  “如果您非要让我叫您哥,我也别扭。”

  幸鸿光感慨:“那你还挺诚实。”

  陶萄笑眯眯道:“彼此彼此。”

  说完,陶萄也不再和幸鸿光多说什么,转身走了。

  幸鸿光望着陶萄越来越小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幸鸿光对自己产生了片刻的怀疑。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丢下院子里的工具,回屋里照了照镜子。

  镜子里的他,除了穿得破烂一点,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他叹了口气。

  “幸鸿光啊幸鸿光,你也有今天。”

  说完,他又朝镜子里的自己咧嘴一笑,然后整了整自己的衣。

  看到衣领上缺的那个角,幸鸿光的脸又垮了下去。

  他嘀咕道:“我爸也是,怎么衣服都烂成这样,还给我穿。”

  “害人嘛不是……”

  这在幸鸿光的人生中,可是要载入史册的。

  这可是他第一次主动问人要微信。

  而这个微信,他足足等了两年才要到。

  在这之前,没人在幸鸿光的人生中有此殊荣。

  *

  “陶萄,你知道么?这本书里的这个角色,是我想着你的模样写出来的。”

  “就是你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

  薛雪指着文中的一段给陶萄看。

  这个角色,也不是女主角,而只是一个活在男主回忆里的人。

  《春》这本书,里面有一个叫做谢致的女孩子。

  在男主的少年时期,一直是他所倾慕的对象,两人称不上青梅竹马,对于男主而言,她是触不可及的人物,是他只能远远看着的人。

  这个女子是典型的红颜薄命。

  然而谢致尽管死了,也一直活在男主的回忆里。

  就算后来男主得到了女二的爱慕,也没有为此而动心。

  这是唯一一部,在薛雪的书里,女主只在开头和结尾以及男主人的梦里出现的书。

  女二的戏份更多一些,在书中,女二和男主是合作关系,是友谊关系,但绝无爱情,因为从一开始,男主便断然拒绝了女二的勾引。

  他说:“我心有所属。”

  陶萄失笑:“原来我在薛老师眼中只是一个象征人物。”

  薛雪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得温柔无比。

  “象征才好。”

  她盯着陶萄娇艳欲滴的面容,道:“只有高攀不起的人物才能做象征人物。”

  “两年过去了,你愿意拍这部片子了么?”

  薛雪声音里带着两分期待。

  陶萄这次确切地点了点头:“愿意一试。”

  “至于男女主角……”

  薛雪:“女主角我没找到,但是男主角我觉得有个人很合适。”

  “说起来,他和你还有一段渊源。”

  陶萄挑了挑眉:“谁呀?”

  薛雪:“陈嘉。”

  三年过去,陈嘉不再是当年那个籍籍无名的山中少年。

  如今,他被称作华国最具实力的年轻一代男演员。

  不知想到什么,陶萄语气带着几分追忆。

  “陈嘉……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