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夏家&陶予(3.7更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启月离开夏家不过半年的时间, 夏家正式易主了。

  夏启月发现,打到她卡上的钱,一个月比一个月更少, 甚至后来,一分钱也没有了。

  她的卡里的钱不少,但是让她感到崩溃的是, 房东过来收房, 她需要再次从夏家搬走, 凭她现在可调用的人民币数额,她绝无可能在海市的市中心,另觅一个住处, 通俗点来说,她没钱。

  夏启月试着联系她的“哥哥”们。

  可连以往最靠得住的夏宸,也已经自顾不暇。

  陶萄没有将夏宸赶出公司, 只是夏宸从总经理的位置退了下去,成为了部门负责人,和他原来的秘书——谢知交,平起平坐。

  在公司, 大家都知道陶萄和夏家关系不好,可是他们也都知道, 再怎么回事,陶萄还是夏家人, 他们始终有血缘关系,现在再怎么闹, 如果以后想明白了, 也还是一家人。

  陶萄没有将夏宸赶走,不就是留足了情面么?

  他们终究是一家人啊!

  表面上来看, 夏宸似乎占足了便宜,但只有夏宸知道不是。

  以前没有关注,也没有听人壁脚的习惯。

  可现在他才发现,这个公司,这个职场,处处充斥着八卦。

  比方他总能在厕所的隔间听到他们讨论陶萄和夏家。

  “我看陶总其实对夏家还是有感情的,只是夏家做得不对,不过我们也还是对夏部长尊重一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种事情在那里都有可能发生。”

  “你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们公司谁敢在夏部长面前摆谱一样。”

  “哈哈,你我都懂,人情世故。”

  “人情世故人情世故。”

  外面的人聊得自得,厕所隔间开了。

  两人从镜子里朝后看了一眼,瞬间噤了声。

  只不过夏宸仿佛没听见他们的话似的,面无表情地走到水龙头前洗了洗手,好似看不见二人尴尬的表情,在风机下将手吹干后,没有一句话,便从二人身边走了过去。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多次。

  这不是夏宸第一次听到这种话了。

  甚至就连谢知交,现在见到他,也还是会下意识叫老板。

  “我不是老板了。”夏宸这么纠正谢知交。

  虽然谢知交被提拔了,对待夏宸也还是保持着一如既往的谦卑。

  “您在我心中永远是我的上司。”

  “更何况,陶总本身就是您的妹妹。”

  就连谢知交,也和众人是同样的想法。

  大家对夏宸的态度有些“暧昧”,这种“暧昧”不是因为夏宸的能力有多高,而单纯是因为,他是陶萄名义上的哥哥。

  就像是对待走后门进来的老板亲戚。

  可如果陶萄真的会将他当做哥哥,那也没有如此严重。

  但是夏宸比谁都清楚,陶萄对夏家,对他,没有一丝好感。

  比陌生人都不如。

  她也绝无可能再回夏家。

  如今的公司不姓夏,而是姓陶,便是最好的例证。

  她甚至厌恶夏姓。

  揉了揉眉心,手机震动了一下,夏宸看到来电人,迟疑了片刻,但还是接了起来。

  “小月。”

  “哥哥,我能回夏家吗?我没地方住了。”夏启月的声音有些无力。

  她将自己最近的情况大大小小的各种事情和夏宸说了一遍,夏启月将自己说得很可怜。

  夏宸静静听着,保持沉默,这给了夏启月某种安全感。

  “启月。”夏宸声音像在叹气。

  “你不是小孩了,你要学会独立自主。”

  “我没法再给你什么承诺,这二十年的时间,夏家没有亏待过你。”

  “房子的事情,我希望你自己能解决。”

  “你不能回夏家,你知道为什么。”

  夏启月表情僵在原地。

  “哥……”

  夏宸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好了,就到这里吧,我还有事要忙。”

  甚至没等夏启月回话说些什么,夏宸便已经挂断了电话。

  夏启月握着手机的力气加大了些,她生出一股将手机奋力摔碎的冲动,但是最终她没有这么做。

  因为她卡里的钱,只有那么一些了。

  她当然知道为什么她不能回夏家,因为如今的夏家的处境,就像当初他们所以为的陶萄的处境,他们在陶萄面前,必须如履薄冰,否则陶萄也许一个不开心,他们和集团,也许都将不得善终,明明原本是自己的公司,自己的家,现在却要处处敏感,生怕龙颜大怒,他们现在反而成为了寄生虫。

  夏启月如今才真切地感受到,陶萄口中换个天是什么意思。

  命运是一个圈。

  曾经是陶萄费尽心机想要得到他们的承认,而现在却全然反过来了。

  夏启月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夏宸则体会得更加仔细一些。

  整个公司,似乎都把他当做了“太子党”对待,而如此对待他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沾了陶萄的光。

  自陶萄接管公司一来,夏宸从未如此明白地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巨大差距。

  他此前并不相信所谓的天才。

  可陶萄让他相信了这点。

  在不到三十年的人生中,夏宸从没有在除陶萄以外任何人的身上感受到——有什么东西是家室和背景不能补足的,在他本身已经足够优秀的前提下。

  然而自从陶萄出现,他如此清晰地意识到——他以为的资本就是个屁。

  在没有接手公司之前,陶萄就已经让夏宸觉得惊愕。

  他调查过她,便知道他的确是一步一步从底层走上来的,说是野蛮生长也不为过,就像是忽然抽芽了的常青藤,一路疯长。

  随后的电影也好,网红身份的公布也好,无疑是往夏家已然敏感的神经上丢下一颗颗炸弹。

  夏宸才因此意识到,他从头到尾都小看了她,而且最大限度地小看了他。

  因为她如今的程度,甚至是夏宸也想象不出来的。

  在陶萄接手了夏氏之后,夏宸才更加清晰地感受到,陶萄的能力。

  当她真的执行起自己的目标的时候,行动力那样恐怖。

  以致于他每次想起,都是背脊发凉的程度。

  那样果敢,那样“武断”,除了自己以外,不信任何人。

  那时夏宸才意识到——有人真的可以超越所谓的阶级,超越世俗的目光,毫无保留地展现最真实的自己。

  陶萄给夏宸的这种感觉,让夏宸的心彻底跌落谷底。

  他的骄傲,他的自尊,被一点点磨光,尽管夏宸表现得很无所谓,可实际上,每次听到旁人的议论时,夏宸都恨不得撕烂他们的嘴巴,可是他没办法做出任何的回击,他们说得没错,如果不是因为这点血亲关系,夏宸似乎在这个公司,坐着部长的位置,都显得名不正且言不顺。

  他自然也可以离开陶氏,自立门户,或者跳槽去新的公司。

  可是这样一来,他就等于是彻底放弃了集团,那样离开显得狼狈无比。

  另外,夏宸没有想过离开,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他的自尊、自傲、自信被陶萄用一种轻描淡写的方式,踩在地上来回碾压。

  他进入公司三五年都没有完成的事情,陶萄用了两三个月就完美解决了。

  在这种对比之下,夏宸不禁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有能力,再胜任领导人的职位。

  说来可笑,可这却是事实。

  而陶萄给了他一个部长的职位。

  看似是留住了他,实际上,在集团的每一天,夏宸都饱受煎熬。

  就像是末世的皇帝,被曾经瞧不起的兄弟暴力夺取了政权,他本该一死了之,而新的皇帝给了留了一口气,给了他封地、王爷的身份,还有看似温和的态度,可这一切,不过为他看到自己的失败,做了充分且必要的准备。

  他的江山被夺走了,而他却还要为江山的稳固,继续发挥余热。

  夏宸甚至会怀疑,这一切是否都是陶萄的计谋。

  他无数次午夜梦回的时候想,如果在第一次见陶萄的时候,他不是以那样倨傲的态度,那么一切会不会有所不同。

  可惜没有如果。

  他的高高在上和冷漠,注定要付出代价。

  命运像是一个圈。

  唯有掌握话语权的人,才能决定谁在圈内,谁在圈外。

  上辈子被圈住的是陶萄,而这辈子被圈住的是夏家。

  *陶予大三这年,正式开始接触他生父公司的事业。

  而这个时候,陶萄已经又接连拍摄了好几部作品。

  每次电影出来的时候,陶萄总会掀起华国影视界的狂潮。

  人们总觉得,她到达了一个巅峰,可每到下一次,人们总能看到,她还在不断地进步。

  所谓的灵气,只不过是实力不足的情况下,对于个人潜力和气质的一种判断,而实力才是硬道理,那是能够摧枯拉朽的铁锤,是一锤下去,人们能感到极强存在感的东西。

  作为世界影坛的新人,陶萄也如同一颗冉冉升起的太阳,光芒穿破云层,势不可挡。

  因为两个人都很忙,所以他们见面的时间很少。

  但是每逢节假日,也还是会有视频通话。

  陶予几乎是亲眼看着,陶萄一步一步如同脱胎换骨般,长成了他隔着屏幕也能感觉到的让人不敢直视的美人。

  每当陶萄用那双漆黑而漂亮的狐狸眼盯着陶予的时候,陶予便会想到很久以前,她在墙角下仰望盆矮牵牛时的场景。

  当时陶予只觉得陶萄傻,为了一个莫须有的东西而每天耗费自己的心神。

  而现在看来,陶予却觉得傻的是他自己。

  他感到后悔,当时没有制止那群人破坏她的矮牵牛,她为此伤心了很久。

  陶萄看陶予的眼神,不过是最单纯的姐弟。

  可陶予却知道,他心中有着肮脏的欲念。

  只是如今,陶予只能将自己的那些肮脏的想法,随着记忆里被打碎的花盆,埋葬在墙角的泥土里。

  可心中仍旧是煎熬的,她变得那样好,甚至漂亮得有些超乎了他的想象,可现在看来,她仿佛天生就值得那样的长相。

  甚至每当提到陶萄的时候,陶予的生父话都会变得格外多。

  “姐。”

  看着屏幕那端站在灯火阑珊背景下(剧组)的陶萄,陶予笑得很干净。

  “你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陶萄问:“最近一切都好吧?”

  “嗯,挺好的。”他垂下眸子,又笑了下,说了句再见挂断了电话。

  陶予没告诉陶萄,实际上就在一个月前,他的车子被人动了手脚。

  只不过暗中监视的保镖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并且将歹人扭送到了警察局。

  那人身上还带着一把刀,一个打火机,一小瓶汽油。

  在警察局,那人招供了所有。

  是他“哥”叫他干的。

  如果不是陶萄一而再地要求保镖的保护,他现在兴许已经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