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陶氏集团(3.6更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事实上, 每个人都曾经经历过平凡,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因为自己的平凡而苦恼过。

  但是回过头来看, 并非所有的人都能成功从自卑和自怜当中脱身。

  更多的是“反正都已经这样了,那就得过且过”,被生活愚弄得团团转的时候, 人们偶尔也会有清醒的时刻, 思考“我”是否应该有另一种生活, 但是清醒只是一瞬,很快人们便将被生活带的重新陷入麻木。

  这样的人不是特例。

  从麻木当中完全清醒过来的人才是特例。

  人们总是昏昏沉沉,得过且过, 因为从一开始,他们便丧失了勇气。

  只是陶萄的存在,似乎告诉他们, 这一切也还不晚。

  她不是以绝对完美的姿态出现在粉丝的面前。

  然而她总是越来越好,甚至好得让人感动。

  对于比自己好的人,人们总是会嫉妒的,但是在陶萄这里, 却好像无法升起这种情绪。

  或许很夸张,可确实是这样。

  相反, 他们会因为听到陶萄的话,看到她展现在人前的状态, 而生出——“如果我努力一把,一切是不是也会有所不同”的希冀。

  陶萄当然不是拯救世人的英雄, 她只是千万世人之一, 她曾经因为自己的鄙陋而自卑过,她也因为渴望他人的爱和关注而即将走上歧途, 她内心有过无比邪恶的想法,她甚至曾经幻想,如果夏启月不存在就好了。

  只是,这种想法入冬的树叶,最终碾落成泥。

  她身上的枯枝发出了新的芽,鲜活而生机勃勃,那是她自己的枝桠。

  每个人都是一棵树,有些树尽管不甘心,最后也长成了泯然众树的姿态,而有的树却努力地往上生长,最后成为参天巨树。

  而参天的树,要经历更狂暴的风吹雨打,枝桠才能散开。

  等真的高于众树后,陶萄回头再来看,才发现,原来击败她的从来不是夏启月,而是自己的不思进取和怯弱。

  她如今,甚至不会再主动想起夏启月这几个字,只是偶尔系统通知的时候,陶萄才知道,夏家的人,包括夏启月都在后悔。

  “叮,‘让夏家尝到命运的苦果’,任务完成度100/100。”

  陶萄听到0745的声音在耳边想起。

  她在下播前和粉丝们说道:“总之,谢谢大家的喜欢。”

  “我很珍惜。”

  “以后我会多分享我的生活,如果大家对于拍摄感兴趣的话,我有机会也会直播的。”

  陶萄看到一条弹幕,并且下意识读了出来。

  “如果以后有机会拿世界大奖,可以现场直播吗?”

  “当然可以。”

  【啊啊啊啊,真的吗!与有荣焉!】

  【老婆的电影拿到了世界大奖,四舍五入我也拿到了世界大奖!】

  【想要老婆带我见世面!】

  弹幕一片欢呼声。

  在众人高涨的情绪中,陶萄说了句下午见,关掉了直播。

  *

  关掉直播后,陶萄朝系统问道。

  “0745,刚刚的任务完成度,是系统判定的完成度吧?”

  0745:“是的。”

  “我记得还有一个主观满意度。”

  “对。”

  “那我的主观满意度到多少了?”

  “百分之七十。”

  “我的目标……”

  0745正待回答,陶萄却道:“嗯,我自己知道。”

  女孩望向窗外,朝天空看了一眼,天气不错,只不过阴云聚集在太阳下面,看起来要下雨了。

  她唇角朝上扬了扬,声音在密闭的书房内显得格外悦耳:“夏家,天该换了。”

  *

  后来每当夏从阳回忆起这次陶萄主动给他打电话时的情景,他都记得他不小心打翻了面前的茶杯,滚烫的水烫红了他的大拇指,但他却不以为意。

  那时夏从阳尚且以为陶萄是救世主。

  她打过来,第一句话便是:“夏家倒闭了么?”

  夏从阳深吸一口气:“没有。”

  女孩不以为意地笑了一声:“快了吧?”

  夏从阳沉默了,想说什么,最终没说出来。

  陶萄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我愿意帮你。”

  “你想要什么?”

  “你知道才对。”

  “你的全部股份。”

  *

  这次直播过后,两个月的时间,陶萄似乎再次销声匿迹了。

  唯独夏家和夏氏集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又两个月过去,人们发现,原本的夏氏集团,改名为了陶氏。

  *

  四个月后,陶萄正式坐上董事会议主位的那天,陶萄听到了系统的满意度提示。

  “恭喜宿主,‘让夏家尝到命运的苦果’任务彻底完成,主观任务完成度100/100。”

  陶萄笑得春光灿烂,整个董事会似乎都明亮了起来。

  唯独夏宸坐在末位,放在膝盖上的手握成了拳头,指节发青。

  不过四个月的时间,公司的各位董事和高管,对陶萄居然不再抱有任何偏见。

  就连当陶萄宣布——将夏氏集团改为陶氏集团的时候,众人也只是惊愕了片刻,随即一片赞赏声。

  “这几个月来,陶总功不可没,改为陶氏理所当然。”

  “我同意啊,现在是陶总掌权,陶氏集团实至名归。”

  “没意见!”

  “陶总您决定就好。”

  当然,如果不是陶萄,这里的位置随便换一个人来坐,如果他能做到陶萄做到的事,大家也不会反对。

  夏氏在被以邹家为首的各个集团逼到了绝路,各个项目都出现了问题,甚至公司的资金周转都即将崩溃的时候,陶萄出现了。

  她重新回到公司的那天,原本公司的高管就像是送了口气一样。

  从第一个项目难题被陶萄圆满解决开始,所有人的目光和期望都放在了陶萄身上。

  她不再摆烂了!她真的开始做事了!

  那些一个个平日里在下属眼中苛刻又挑剔的高管们,见到了陶萄,全然变了一个人。

  殷切得不得了,陶萄吩咐什么,他们都以最快的速度办好。

  去年陶萄在公司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太恐怖,以致于在与陶萄接触时,大家都如履薄冰。

  而她自然也不负众望,那些与夏家为敌的集团,只要陶萄过去谈判,几乎从无败例。

  就连邹家也为陶萄开路。

  如果放在小说里,她就是天选之子。

  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夏氏集团各个方面的危机都宣告接触,夏家重新有了一个平稳发展的空间。

  而就在这个时候,陶萄将之前的很多项目,全部转交给了曾经与之谈判的公司。

  就在人们以为陶萄是“卖国求荣”的时候,陶萄宣布重新公司新的发展方向——旅游开发。

  之所以邹家和其他的公司都在陶萄的谈判下主动退步,不是因为陶萄真的用自己的人格魅力打动了他们,而是陶萄许诺,她不会让夏氏在阻碍他们的发展,如果有必要,她可以“退步”,因为她告诉所有人——夏家不会再死磕房地产行业,也不会继续扩展规模。

  而这,早在一年前,陶萄就和邹家的邹虞谈过了,陶萄向邹虞承诺的是,她一定会“拿下”夏家。

  当时其他项目的“圆满解决”,也不过是邹虞从中斡旋,让大家配合陶萄做得一出戏罢了,而夏氏的人全都信了。

  如今陶萄掌了权,这戏自然也就可以做全套。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陶萄在乱搞的时候,不过再用一个月的时间,陶萄指向的某个投资项目,便在全网爆火。

  当地的旅游业说是瞬间起飞也不为过,而夏氏作为开放商,一夜之间赚得盆满钵满。

  且旅游业不仅包括当地的旅游、住宿、也包括各种交通设施,这些全都在陶萄的计划之内,一旦旅游发展起来,这一全套下来,那就是持续性的财源滚滚。

  因为这处旅游点,夏氏集团在商业新闻上连续一周登上头版。

  而夏氏的股票也因此出现了惊人的回转。

  陶萄始终秉持的一个观念是:你始终只能赚到你能力范围之内的钱。

  比起房地产行业,在旅游业上,陶萄看得更加仔细。

  因为拍摄的时候,陶萄对于美有一种格外的感知,就像她在木溪村的时候一样,而在华国,有很多个木溪村。

  她想要制造一种全新的旅游业——沉浸式旅游,又叫做一键式旅游。

  她想让旅游不再变成——花钱找罪受的糟糕事。

  旅游景点不一定要是什么名胜古迹,但是一定要足够特别,能够勾起人们心中对于美的体会。

  而在开发的过程当中,作为房地产巨头的夏家既可以发挥本身的优势,又能摆脱因为城市用地紧缺而四面楚歌的现状,可谓是一举两得,再者,陶萄本身就有意想要宣传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各式各样的传统店铺都可以出现在旅游地当中,人对美好的感知,绝对不仅仅在美丽的景色上。

  在这个新的方向,陶萄充分发挥了自己的长处。

  她的审美,她的判断力,以及她的影响力。

  如今,她不必再顾及什么,因为她已然成为了夏氏集团真正意义上的掌权人。

  也正是这次的尝试,让集团所有反对的声音全部消失殆尽。

  陶萄一组对旅游地的宣传片,让众人看到了,陶萄作为名人的可怕之处。、

  或者说——那不是因为名气,而是因为口碑。

  直接上热搜,直接引起千万讨论,旅游地开放的第二天,旅游点就几乎是一个爆满的状态。

  而陶萄“享受旅游”的理念在实践中得到了正面的回馈——无一差评。

  ……

  在然后,夏氏集团所有员工都在陶萄的带领下,拧成了一股绳,全力向着旅游开发业进军。

  各地纷纷传来捷报。

  日前,从来不待见夏氏集团的海市市长,居然亲自接见了海市本地开发区的负责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夏宸的秘书——谢知交。

  ……

  再然后,也就想我们所见到的,夏氏改名为了陶氏。

  没人反对。

  她无疑是天才的,是勇敢的,她的变革如同一串火,烧得整个集团熏熏然,回过头来才发现,陶萄坐上主位的这一段时间,大家竟然在她的带领下,做了如此惊世骇俗的事,不过一月的时间,他们便齐心协力完成了转型,该断的地方断的如此彻底,以致于他们回想起来,也为自己当时的不以为意感到后怕。

  唯独夏家的人,常遍了个中滋味。

  于他们而言,没有什么比这更能称得上——命运的苦果了。

  夏氏的确重新振兴起来了,并且势头比曾经在房地产做大头的夏家猛十倍百倍。

  只是如今它不再姓夏,这个庞然大物,在众望所归之下易主了。

  而它新的主人,夏家的小女儿,她并不承认夏家是她的血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