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20 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攸宁先看了一眼自己的状态, 饥饿值缓慢下降,生命值依旧全满,精神值可能是因为刚刚被惊醒然后打爆了血红眼球这件事, 掉了5个点。

  但是还在正常范围内,暂时不需要太过担心。

  虽然群租房里的其他人看着都睡成了尸体, 但是,温攸宁还是做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先去宋领娣所在的屋子那边,毕竟,只有这里暂时没有别的尸体。

  走在最后面的年轻人反手轻轻带上了门,故意没有关死。

  然后, 四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温攸宁和三个队友问道,“你们的精神值怎么样?我因为那个眼球掉了5点。”

  赵民伸手擦汗,“我掉了10点, 刚刚吓了一跳。”

  年轻人倒是摇头:“我没什么事,刚才不算吓到。”

  宋领娣疑惑道:“我的精神值完全没有降低,应该还是那个‘碎屑’的效果……”

  说话间,宋领娣直接转身, 从床位边上把那几个煤渣果冻球拿了过来, “好像看起来都没什么变化的样子。”

  年轻人好奇的伸手戳了戳煤渣果冻球, 果然没什么变化, 只是若有所思,“这么说的话, 那个碎屑的效果真的很明显,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这东西获取这么简单, 效果却这么好,除了会催发怪物异变之外,难道就没有别的后遗症了?”

  宋领娣怔了一下,突然看向温攸宁,“你刚刚打爆了那个眼球?”

  温攸宁点了点头,然后不等宋领娣发问便直接回答道:“我刚刚仔细检查过了,血红眼球没有掉落这种煤渣果冻球,而且,那个血红眼球其实非常弱,就像是一层薄膜气球一样,一个大头钉刮破它的皮,它就直接炸了。”

  赵民:“刚刚是每个人上方都有一个眼球吧?没有掉落煤渣果冻球,是不是因为,只有你打碎了一个眼球,我们面前的眼球都跑掉了的缘故?”

  年轻人看过去,“你的意思是说,那些个眼球其实是一个整体?”

  温攸宁沉吟了片刻,却摇了摇头,轻声道:“我倒是倾向于,是因为,我的精神值比较高。目前来说,我们只有小宋妹子打出了煤渣果冻球,她当时精神值已经低到了能看到幻觉的地步,而我们之后的几次尝试,和她最大的差别,其实是精神值。”

  宋领娣反应也快,“这么说的话,我们应该让三楼那个长鱼鳞的家伙帮忙打一只怪看看效果。”

  年轻人则是有不同的想法,迟疑了一会儿,“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倒是觉得,那些煤渣果冻球,像是精神值降低的产物,而不是怪物的产物。”

  其他人闻言不觉一怔。

  尤其是一直拿着那些“碎屑”的宋领娣,心情更是复杂,“你觉得,这是我的精神值?”

  年轻人反问道:“不然呢?为什么一定要精神值足够低的情况下,杀掉怪物才掉落这种东西?而且,这东西的效果,也是防止精神值降低,不是吗?”

  宋领娣觉得自己被说服了。

  一时间,看向那些个煤渣果冻球的眼神都有些微妙。

  如果不是这东西长得实在是不能入口,她甚至有种咬一口这东西,看看能不能恢复精神值的冲动……

  温攸宁则是道:“确实挺有道理……回头看看怎么验证一下。对了,还有一件事,你们刚刚有听到三楼发出尖叫声吗?”

  三个队友同时摇头,“没听到。”

  温攸宁:“唔……那么说,刚刚那些红色的眼球,是专门针对我们的。”

  赵民明显有点想不通,“我们有做什么吗?”

  怎么看都是三楼那几位行事比较张扬放肆吧?

  温攸宁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小声说道:“可能是因为,我们知道的太多了。”

  大家一时间默然。

  这倒是真的。

  他们白天去了三个地方,分别找到了一部分线索。

  这些线索拼凑起来,虽然关于每个人的具体情况还不够清楚,但是,却已经隐约可以窥见了整个城中村的全貌。

  相较之下,三楼那几位,看着就不像是找到了什么线索的样子。而且,因为对方喝多了的缘故,温攸宁本来想和对方分享的线索,都还没来得及告诉对方。

  宋领娣轻声说道:“另外就是,红色眼球,应该是用来看的吧,那么,眼球的主人是谁,又是谁在监视我们?”

  赵民提出了一个猜测:“会是房东吗?”

  温攸宁摇了摇头:“昨天三楼那三个人当着她的面跑了,她都没抓到人。她似乎必须得进入房子之后,才能看到具体的情况,昨天三楼死者出事的时候,房东也是最后才知道的。应该不是房东。”

  宋领娣皱了皱眉,突然忍不住开口道:“会不会是,有人偷拍?”

  她毕竟是个女孩子,警戒心也强,对于这种事情还是要比男人更敏感一些。

  温攸宁一愣,立刻开始在宋领娣的房间里开始四处搜找摄像头,“先找找看。”

  另外两个人也很快反应过来。

  宋领娣直接关了灯,拿着手电筒,在房间里面四处扫了一遍。

  年轻人和赵民在这方面不太有经验,下意识的跟着转了两圈之后,忍不住问道:“这个,要怎么找?”

  宋领娣:“小的摄像头、可能带红光电源,也可能有反光。”

  温攸宁突然补充了一句道:“不太可能是极其隐蔽的针孔摄像头,肯定是那种直接就能看到的普通微型摄像头。”

  年轻人不解,“为什么?”

  温攸宁冷声道:“因为成本,会偷拍的能是什么人?尤其是在城中村群租房这种地方搞偷拍的人,你让他投入大成本去买昂贵的针孔摄像头,可能吗?”

  年轻人眨了眨眼睛,不吭声了。

  群租房里的摆设、隔断太多,整个房间看起来也极为杂乱无章,温攸宁、宋领娣他们四个人几乎是拉网式排查,有些焦头烂额的在这堆混乱不堪的房间里,很快便翻出了两个摄像头来,并且,其中一个上面,已经有了明显的破碎划痕。

  ――就像是刚刚被温攸宁用带着大头钉的苍蝇拍弄碎的那个。

  宋领娣眼睛死死地盯着这两个摄像头,脸色有些难看。

  温攸宁:“两个摄像头分别对着两个女孩子的床位,应该就是冲着你们来的。”

  宋领娣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赵民忍不住骂了句脏话,“这都什么垃圾货色。”

  温攸宁虽然脸色也不好看,不过情绪看上去倒是依旧冷静,“刚刚是四个眼球,这个屋子里有两个,应该至少还有两个。”

  宋领娣都不用想的,直接就说道:“带婴儿的那个苍白女子。”

  苍白女子下午的时候,已经带着婴儿去了医院,她的床位这会儿正好空着。

  其他人则是陷入了死亡一样的沉眠,虽然周围的气氛尤为诡异,但是这会儿倒是真没有人打扰他们做事。

  温攸宁一行人从宋领娣的房间出来,直接围着苍白女子的床位,小心翼翼的翻找了一遍。

  出乎意料的是,剩下的两个摄像头,竟然都在这边。

  而且相对于前两个摄像头,这两个摄像头藏得甚至称不上隐蔽。

  温攸宁比对了一下摄像头的位置,多少有些惊讶的轻声道:“这个摄像头的角度,主要是在拍那个婴儿,而不是偷拍苍白女子。”

  想到苍白女子的年龄和处境,四个人对视一眼,脑海中闪过一个有些荒谬的猜测。

  四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之后,作为在场唯一一个女孩子,宋领娣努力代入自己思考了一下苍白女子的处境。

  两个人性格毕竟不一样,宋领娣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干不出这种偷偷生孩子把自己活成现在这幅惨状的事情。

  但是,参考着自己小学、初中同学那种,恨不得十几岁就相亲结婚生孩子的年轻女孩的思路,她好像又能想到一点什么。

  宋领娣有些头疼地抓了抓头发,低声道:“她跑到城中村群租房这里,应该是为了躲人,但是,一直有人在盯着她,并且,盯着她的人,目的是孩子,而不是她本身。”

  赵民整个人都懵逼了,作为搞教育培训的人,他只知道家长怎么鸡娃。说白了,他接触的人,就算是学习不好的小孩,家长也是相对比较上心的。

  年轻人也有些眼巴巴的茫然,他对这种事情的思路,更是只能来源于多年前拜读过的青春疼痛文学,动不动就是割腕跳楼打胎自杀,顶多再带球跑刷盘子……

  还是温攸宁和宋领娣对视了一眼,温攸宁低声道:“如果是苍白女子的父母,他们会直接出现把女儿带回去,而不是这样放置不管。”

  宋领娣皱眉道:“虽然不提倡,但是,大学生其实是可以结婚的。而且,就算年龄不够,真把孩子生下来了,男方一般也会管。现在不管,只能证明,这个孩子的父亲,身份有问题。”

  温攸宁说的就比较直白了,“最简单的情况,女孩子被骗怀孕,男的已婚没孩子并且不打算离婚,说不定还特别想要和老婆一起抚养这个孩子。”

  赵明和年轻人同时露出了一脸三观炸裂的表情,“什么?”

  温攸宁继续道:“女孩子的父母应该还是关心她的,在这种时候,对以后影响最小的解决方式,其实就是男方赔偿一笔钱,女方不要这个孩子,然后女孩休学一两年,接着继续回去上学,就当做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顿了顿,温攸宁的目光扫过苍白女子和婴儿的床位,轻声道:“但是很显然,这个女孩子应该不认可这种做法,所以她瞒着自己的父母,偷偷带着孩子逃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