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11 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正说着呢,楼上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而且显得极为真切和清晰。

  温攸宁下意识的回头。

  果然,群租房的门是开着的!

  他们刚刚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把三楼这间群租房的门关上,所以楼道里传来的声音才会这么清楚。

  温攸宁立刻压着嗓子提醒三楼的这三个人道:“是房东的脚步声。”

  三个人脸上顿时一慌,当着温攸宁四个人的面,急得就仿佛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

  其中一个黄毛双手交握在一起,急切地叫道:“怎么办怎么办?”

  另一个瘦子则是当机立断道:“我们现在就去小额信贷那里骗钱--不是,借钱!”

  长了鱼鳞的家伙更加惊恐,他还记得温攸宁刚刚说过的话。

  “不能让房东进来,不能让她看到死人的痕迹,万一她要报警把我们赶出去怎么办?”

  温攸宁也语速飞快,建议道:“直接出去,把门关上,别和她打照面,最好让房东看到你们冲出去的背影,让她意识到你们出门了,然后,你们等下再拿着房租回来直接找她。”

  正手足无措的三个人一听就觉得有道理。

  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们现在对这个直播场景中的NPC也充满了恐惧之情。

  下一瞬,三个人直接匆匆忙忙的夺门而出。

  房东都已经从四楼下来,马上就走到了三楼门口,看到有人冲出来,自然要开口叫住他们。

  “欸?你们等等,房租--”

  被叫道的三楼三个人自然是头也不回,“砰”的一下关上了门就闷头朝着楼下跑出去了。

  房东本来还没这么大的火气,瞬间怒气冲冲地叫道:“都给我站住,你们跑什么!”

  温攸宁四人还留在三楼的群租房里,隔着门板,依旧把房东愤怒的吼声听得清清楚楚。

  然而在这种时候,自然是没有任何人会理会她的。

  很快,房东站在外面又喊了两嗓子,然后便气得转身上楼。

  还在三楼群租房里面的温攸宁等人听着“咚咚”的脚步声越离越远之后,不由得互相对视一眼。

  赵民有些迟疑的小声和温攸宁说道:“你是故意把那三个家伙支走的?”

  宋领娣接上,“我们是要趁着这个机会,搜查一下三楼的线索吗?”

  温攸宁点了点头,实话实说道:“其实,就算他们三个在这里,我们提出一起收集一下线索,他们也会答应的。”

  刚刚那三位看得出来,都是些普通人,胆子不大,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心思。

  最初的时候,那三位对季予怀他们肯定多少怀着点戒备,但是,在危急关头,温攸宁他们这种活生生的人,至少比直播场景中的那些鬼怪要安全很多。

  “而且,”温攸宁继续道:“没有房租,被房东赶出去,的确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让他们先出去,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为了避开房东。”

  说话间,温攸宁已经走到了昨天晚上出事的那个房间里。

  死者的床位上铺满了鲜血和肉泥,稍一走近,越发刺鼻的血腥气味更是让人本能的作呕。

  除开那些血腥的场景之外,温攸宁仔细得检查了一遍床位上的其它部分,却没有发现任何明显的痕迹。

  按理说,足以将一个人碾压成片状肉泥的状态,需要的力量是非常大的。

  这种普普通通的床板,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了这种力道。

  温攸宁:“死者遭遇的伤害,不可能来自于他正常躺在床上的时候。不然的话,那个力道,一定会把床板和人体碾碎在一起。”

  年轻人点头,“确实,就算是随随便便把一个人自己往床上用力一躺,这个人能压出来的印子,也不只这些。”

  宋领娣:“但是我们昨天夜里又全都听到了惨叫声,和这个人昨天晚上出现意外的情况,也能对得上。”

  年轻人猜测道:“死者被那个怪物的声音所洗脑,人体被控制,就是他的直接死亡原因?”

  血腥恐怖的场景,给人带来的影响和刺激是非常大的。

  近距离直面这类场景时,有人能够客观冷静的判断,有人则是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赵民正好就是后者。

  他虽然已经在努力克制着自己想要呕吐的感觉了,这会儿跟在大家身边,依旧是脸色一片惨白。

  温攸宁却是在观察完周围的情况后,强迫自己把视线转移到了死者本人身上。

  他眼神仔细而认真地盯了一会儿之后,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惊人的猜测,开口说道:“现实世界里,其实也存在这类情况,可以造成类似的死状。”

  年轻人和宋领娣微微一怔。

  赵民一向受不了这种血腥场面,但是,听到温攸宁这句话之后,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却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几乎是失声叫道:“我知道了,是车祸!”

  年轻人:“交通事故的场景一般也没这么吓人吧……”

  温攸宁轻声提醒道:“普通的小轿车相撞,一般来说,就算出现了伤亡,也不会这么吓人。但是,如果是那种严重超载的土方车,更甚一点,货车上运的不是沙土或者石块,而是密度更高的重金属,那么,这种车辆一旦发生侧翻,车身加上货物的重量,足以将一个普通人直接碾碎成肉泥。”

  最可怕的是,这种堪称恐怖的交通事故,其实并不罕见。

  温攸宁这话一出,在场的四个人,脑海中几乎都能隐约浮现出一个大概的灾难性恐怖场景。

  再一看躺在床上的死者的尸体现状,几乎和那种土方车造成的车祸现场完全相同……

  赵民直接捂住了嘴,又忍不住干呕了几下,脸色苍白得已经没有丝毫血色了。

  宋领娣的脸色也有些发白,她在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却因为心惊而依旧有些微微的发颤,“但是,他在群租房床位上呈现出的死状,为什么会是被土方车侧翻碾压?”

  温攸宁摇了摇头,这个问题的原因,他一时之间也没有理清头绪。

  不过,他倒是又想到了另一个和这起死亡事件有些关联的信息,简单提醒了一句道:“原则上,市中心的很多主干道,在白天车辆多、行人数量也多的时候,是完全不允许土方车、泥头车一类的车辆行驶的。运输车可以行驶的时间段,一般是晚十点之后,早五点之前。”

  赵民:“所以,这个人的死亡,的确发生在了夜里。”

  年轻人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二楼群租房里,那个一家三口住在一起的男人,我看到他身上的衣服上好像有挺多的沙土,是不是在工地上干活的人?”

  宋领娣也顿时精神一振,“建筑工地上的人,应该会见到比较多的土方车、泥头车这类工程车辆吧?或许,我们可以问问他,知不知道最近发生了类似的交通事故。”

  赵民怔了一下,喃喃道:“这么说的话,也未必是交通事故,也可能是建筑工地上出现的安全事故……而且,住群租房的人,绝大部分都是社会底层,在工地上干活,的确更容易遭遇这类安全危险……”

  听到这句,温攸宁的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捕捉到那一闪而过的灵感之后,简单整理了一下思路,温攸宁低声说道:“有没有可能,死者本来的‘身份’,其实就是建筑工地上的工人。”

  联想到现在能够明确“身份”的宋领娣、还有长了鱼鳞的那个人,年轻人忍不住伸手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你是说,我们可能遭遇的死亡危机,和‘身份’有关?”

  温攸宁点了点头,“但是现在还只是猜测而已,线索太少了。”

  宋领娣纠结了一会儿,碍于自己拿到的“身份”太过尴尬,还是忍住了没吭声。

  不然她其实还挺想问问,自己可能遭遇的死亡危机是哪种类型来着……

  倒是三楼那个身上长了鱼鳞的人,说起来好像是在菜市场给卖鱼的人干活的小工来着。

  宋领娣轻声问道:“鱼贩子可能面临的死亡危险是?”

  年轻人立刻回答道:“给鱼刮鱼鳞的时候,不小心用刀捅伤自己?”

  宋领娣嘴角一抽,“刮鱼鳞而已,把胳膊手上划一道,也就顶天了吧?”

  年轻人摇头,试图比划着解释道:“那种很大的活鱼,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时候,就算收拾了鱼杂,肌肉神经还没有完全死亡,尾巴的力道很大的,如果碰巧的话,完全有可能出事。”

  宋领娣想了想,倒是被说服了。

  温攸宁瞅了看不清脸的年轻人一眼,帮他补充道:“还可以是菜市场小贩之间的冲突、和顾客之前的冲突、海鱼里附带了有毒的水母,被咬一口却没当回事,都有可能。”

  就在这时,门外再度传来了房东那熟悉的有些沉重的脚步声。

  并且,距离已经非常近了。

  温攸宁等人顿时一愣,飞快得交换了一个眼神。

  赵民和宋领娣也面露焦急之色,声音压得很低,几乎是用气音说道:“房东怎么又来了?”

  温攸宁微微摇了摇头,安抚的小声道:“没事,别慌。”

  说话间,他们已经立刻从满是血腥的房间里退了出来。

  温攸宁还不忘伸手把里屋的这扇门给带上。

  下一瞬,熟悉的钥匙插入钥匙孔,粗暴的转动然后开锁的声音响起。

  手里拿着钥匙的房东,依旧是和昨天一模一样的打扮。

  房东的眼神里还带着些许愤怒,不过好在,这份怒意,似乎并非是冲着温攸宁四人来的。

  甚至于,她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租住了二楼的温攸宁四个人一起出现在三楼这件事,只是鼻子里喘着粗气追问道:“那几个人呢?”

  温攸宁一脸淡定地回答道:“刚刚出去了,他们说,该付房租了,今天一大早就出去取钱。”

  听说付房租这件事,房东的火气似乎瞬间就下去了。

  她的脸上甚至露出了一点笑容,“噢,难怪刚刚看他们出门那么急,连个招呼都不打。哎,知道付房租就行,你们都是租我房子的人,也都知道,我这人一向好商量的。”

  温攸宁只是顺着房东的意思说,笑道:“那当然。”

  然而,愤怒的房东情绪缓和下来之后,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大有直接在这里等那几个租客回来交钱的打算。

  并且,就算温攸宁刚刚已经关上了门,卧室的门板也不可能阻拦得了屋子里的浓郁血腥味。

  房东乐呵呵的和温攸宁聊了几句,眼神便忍不住的朝着里面屋子的方向嫖。

  片刻后,更是直接起身朝着走了过去。

  赵民人也实诚,下意识的想要阻拦,却直接被温攸宁轻轻的拽了一把,直接拦住了他的动作。

  温攸宁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

  阻拦房东,说不定会产生什么后果,他们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果然,闻到血腥味的房东已经一把推开了卧室的门,看到里面床铺上的死者被亚成片的尸骨和肉泥,以及地面上的大片血泊,房东瞬间发出了一声尖叫。

  只是,那尖叫声中并无丝毫的惊恐,反而是极为汹涌的怒意。

  房东愤怒的尖叫道:“弄脏了我的房子!他得赔钱!”

  温攸宁皱了下眉。

  宋领娣、赵民两人的脸上,听到房东这句话之后,却是有一瞬间的空白。

  他们之前无比的担忧担忧房东看到死人之后,会惊恐、尖叫、报警甚至是直接被刺激得变成怪物。

  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见到这种骇人听闻的惨状,房东的反应竟然是,自己的房子被租客给弄脏了。

  温攸宁谨慎小心地打量着房东的状态。

  发现她虽然愤怒,但是却神志清醒,并不像昨晚那样失去理智之后,便有意无意的开口,小声提醒道:“可是人都死了,不能赔吧……”

  顿了顿,他还补充道:“死人了,可能还得办丧事。”

  房东尖叫着打断他的话语,“哪有在别人家的房子里办丧事的!到时候,我的房子还怎么租给别人,不许办!”

  她一边色厉内荏的尖叫着,一边急得团团转。

  温攸宁一直在仔细的观察着房东的举动,心里渐渐萌生了一个新的想法。

  房东的弱点,似乎就是房子。

  想到这里,温攸宁直接开口提醒房东道:“您别这么大声,小心被人发现。”

  房东立刻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愤怒的尖叫声戛然而止。

  温攸宁甚至十分善解人意的给房东支招出主意道:“他们几个是一伙儿的,您回头找他们三个赔钱就行,但是不能找家政过来清理,不然消息也会走漏出去,到时候就不好往外出租房子了。”

  房东连连点头:“对,你说得对。”

  年轻人、宋领娣和赵民已经是一脸麻木的表情了。

  温攸宁这个和谁都能随随便便说上话,还能分分钟就成为别人的主心骨、直接把人思路带歪的能力,是真的让人自叹弗如。

  温攸宁循循善诱:“您要是找家政把这里收拾好,起码得500块钱,但是这事不能请外人,还是得让他们自己清理。”

  反正钱有高利贷帮忙出,把事情扯到钱上,反而好解决了。

  房东声音越发尖锐起来,顺着温攸宁的思路重复道:“对,他们就是一伙儿的,他们就得赔钱!至少要500块,如果不给钱,他们三个回来,就得立刻把这个房子给我收拾干净,有一点脏污,我饶不了他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