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10 章(三楼的线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攸宁转头,看到三楼这三个人的脸色都尤为难看,再对比一下人数,不能猜到,昨天晚上的惨叫声,应该就是现在躺在床上的这具尸体发出的。

  并且,死者应该也是一名来自于现实世界的酆海市市民。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温攸宁神色微微一沉,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凝重。

  几乎挤压成片状的尸体,根本不是一般情况下人力能够做到的。

  温攸宁很快收回视线,和还有些心惊胆战的三个人问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顿了顿,温攸宁索性道:“或者说,从你们进入这个直播间场景之后遇到的所有事情,都简单的说一下。”

  另外两个人对温攸宁等人显然并非完全信任。

  而且,比起他们三个神经紧张、濒临崩溃的状态来说,温攸宁他们一行,除了那个大汉刚刚差点吐了之外,其余三个人实在是显得太冷静了。

  这并没有让处于惊惧交加状态下的三人找到了主心骨,反而越发的惊疑不定起来。

  只不过,对于那个手背上已经浮现出鳞片、精神值更是已经掉到30的人来说,自己原来的队友,显然并不能给他提供什么有效的帮助。

  病急乱投医也好,走投无路迫切的想要求救也好,即使另外两个队友都三缄其口,这个长着鱼鳞的人还是立刻如同竹筒倒豆子一样,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我是在家里打游戏的时候,突然被拉近这个【笼屋】场景中的。然后我在陌生的房间里看到有人举着刀要砍我,吓得我立刻就冲出了门,如果我不是一直清醒着,进来的时候,还正好5v5坑了队友,我怕是以为在做梦。”

  长鱼鳞的这个人脸上明显得出现出了恐惧的表情。

  不过,幻形怪这种东西,面对一个人的时候,往往会幻化成最让这个人心里无法承受的东西,但是,这种存在,对于当事人来说,影响很大,对于外人来说,却可能毫无影响。

  也是碰巧,三楼的四个人里,有两个人的选择都是夺门而出,然后双方撞在了一起,互相尖叫着,倒是成功的把对方的幻形怪给干掉了。

  等到四个人汇合之后,他们也遇到了上门讨要房租的房东。

  只不过,比起从“张三小额信贷公司”薅了一波羊毛的温攸宁四个人,三楼这四个人,是真真正正的在市区找日结工,勤勤恳恳辛辛苦苦的干了一下午和一晚上,结果,还是没赚够800块钱。

  不过幸运的是,等他们晚上摸着黑回来之后,顺顺利利的回到了三楼的群租房里面,而没有碰见房东。

  “我们本来还担心,房东会守在门口等着,到时候交不上房租,就直接把我们赶出去,结果房东一直没出现,我们今天又有一天的时间了,应该来得及攒够房租。”

  温攸宁四人不由得对了下视线。

  昨天的时候,他们和三楼这四个人,正好完完全全的错过了。

  至于房东没有来找他们的缘故,很简单——当时,房东应该正好被温攸宁他们找上门来了。

  再然后,被冷处理的房东现在神志有没有恢复,温攸宁等人都有些不确定了。

  年轻人轻轻的“嘶”了一声,伸手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墨镜,“这都一晚上过去了,那个房东不至于现在还神志不清吧……”

  宋领娣不以为然道:“看她等下会不会下楼来讨要房租就知道了。”

  年轻人:“……”这个理由好有道理的样子。

  温攸宁:“后来呢?晚上又发生了什么,我们在楼下都听到了昨天夜里楼上的尖叫声。”

  说到这里,那个身上还带着鱼鳞的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他的声音还有些微微的发抖,带着明显的恐惧和瑟缩说道:“有个长得很胖的租客,突然不停的和死了的那个人重复,‘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当时我们都被吓坏了。然后、然后那个人,他好像失去了意识一般,自己就主动去躺在了床上。再后来,到了夜里的时候,我们就都听到了惨叫声和撞击声……”

  再后来的情况,温攸宁他们也都知道了。

  夜里死了一个人,而且还是极为凄惨的被压成了片状,就连人体最坚硬的骨骼都被压平变成了薄薄的一摊。

  但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三楼群租房里的其他租客,却完全置若罔闻一般,到了早上之后,依旧各干各的事情,丝毫不曾受到任何影响。

  他们似乎完全丧失了对外界变故的应对能力,不曾恐惧尖叫,也没有人想要报警。

  甚至于,就连地面上那些蔓延开来的血肉,他们都没做出什么反应。

  温攸宁重新看向死了人的这个房间。

  昨天夜里他们听到了无数密集的撞击声,但是现在,这个房间里除了充满了遇害者淌了满地的血肉之外,却丝毫看不到杀人凶器的存在。

  屋子里密密麻麻的隔断木板、各种柜子椅子,都还在原来的位置上,不能说摆放得十分整齐,却绝对称得上拥挤、没有留下哪怕一寸的空余地方。

  看到长了鱼鳞的家伙把自己这边的情况全都泄露出去了,另外两个人也实在是没办法。

  并不亲密的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在形势比人强的情况下,几乎是硬着头皮说道:“你问了半天我们这边的事情,你们呢?”

  温攸宁看了他们一眼,倒是并无丝毫隐瞒的意思,直接简单的把自己这边的经历也复述了一遍。

  听到温攸宁他们四个竟然是从小额贷款那里借钱维持生计的,根本没去打工,三楼的这三个人脸上的表情一时间复杂极了。

  温攸宁还特意提醒了对方一句道:“我们觉得第七天很可能会出现更加违反常理的事情,所以,打算故意等那天让高利贷的上门来搅局。但是这么做,说实话,是有风险的,运气好,是房东租客和高利贷打起来;稍有不慎,就会同时遭遇两方的围追堵截,不建议你们也选择七天,可以把时间延长到一个月什么的。”

  那三个人胡乱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脑子里去。

  不过,出于趋利避害的想法,温攸宁倒是觉得,对方八成会借一个月的钱,

  随后,温攸宁看着这三个人,又说道:“没交房租,这个很可能是一个严重的忌讳,我还是建议你们尽快把这个隐患解决掉。”

  长着鱼鳞的那个人连连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大概是因为温攸宁知无不言的态度,另外两个人的态度,也随之变得缓和起来,甚至主动说道:“我们刚刚还在商量,要不要报警。”

  另一人附和道:“是啊,这个群租房外面,明明就是正常的世界,如果我们把警察找来,对方或许能给我们提供帮助呢!”

  温攸宁瞥了他一眼,“我也考虑过这件事,但是不行。”

  三楼的人立刻有些不满的追问道:“为什么!?”

  温攸宁的声音平稳而冷静,“因为发生了命案之后,你们在座的所有人,和他同处一室过的,都会成为重要嫌疑人。”

  一个人立即反驳,情绪甚至有些激动,“我宁可被当成嫌疑人,被关在警察局里,也不想和这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怪物共处一室!”

  温攸宁漂亮的眼珠一眨不眨得盯着这个人,“被当做嫌疑人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警察总会把事情调查清楚的。但是,你别忘了,出现了这种严重命案的情况下,警方必然会封锁现场。你确定,在晚上被迫离开了【笼屋】这个场景,不会直接死于非命吗?”

  那个人似乎被温攸宁的分析给吓到了,一下子就不吭声了。

  脸色还有些发白的赵民开口打了个圆场,“大家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有什么想法我们再交流,大家都别急。对了,你们了解在这个直播间里的自己的‘身份’吗?”

  三楼的三个人愣了一下,“身份?”

  宋领娣:“我们在【笼屋】这个场景中,并非是从昨天才开始入住的。也就是说,虽然进来的是我们自己的身体,但是,在这个直播间场景中,我们应该还有一个之前就已经入住的身份。”

  身上带着鱼鳞的那个人愣了一会儿,突然说道:“这么一说的话,我好像有点思路。”

  另外两人立刻追问道:“什么?”

  带着鱼鳞的那个人组织了一下语言,回答道:“昨天晚上睡觉之前,一个屋的另外两个人聊天,提到了,因为有个卖鱼的,整个屋子里都是恶心的鱼腥味……”

  顿了顿,这哥们说道:“我当时没敢吱声,但是现在一看,他们应该就是在指桑骂槐的说我。所以,我原来的身份,可能是在菜市场卖鱼的摊子上给人打工。”

  温攸宁的目光,却是在宋领娣、以及长了鱼鳞的那个人之间来回逡巡了一圈。

  这两个人拿到的群租房里本来的“身份”显然并不一致,获取线索的途径也不尽相同,似乎,他们俩唯一的共同点,便是精神值足够低,并且,都曾经降低到了自身出现幻觉、也能看到别的幻觉的程度。

  简而言之,人的精神值越是濒临崩溃,能够获取的信息,就会越多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