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9 章(“厕所是事故多发地点,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概过去了几分钟后,楼上的一切,却又突然戛然而止。

  群租房里陷入了一种极为诡异的死寂。

  温攸宁甚至不曾听到,周围的任何动静。

  就连昨天晚上,同一个房间里的那个外卖小哥躺下之后发出的鼾声,都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

  就仿佛,整个群租房里,只剩下了温攸宁自己这一个还会喘气的活人。

  现在的氛围,倒是直接和“笼屋”的另一个名字“棺材房”对应上了。

  温攸宁苦中作乐的想着。

  沉寂的夜晚显得格外漫长。

  温攸宁躺在床上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再一次沉沉睡去。

  等到翌日一早,房间里其它租客的脚步声,直接将温攸宁吵醒。

  他眯着眼睛,一把扯开了床帘,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同屋的其他租客,对于温攸宁的动作毫无所觉,他们只是自顾自的忙着自己的事情,穿好衣服,随便吃了两口东西,便急匆匆的出了门。

  温攸宁一直看着这些人匆匆忙忙的离开之后,才从床上起身,打算和另外的三个队友汇合。

  年轻人依旧墨镜遮脸,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

  他起得似乎格外早,甚至已经煮好了一锅粥,旁边还摆着一盘表皮柔软底面酥脆的生煎包。

  倒是赵民这位大汉,顶着一双可以和熊猫媲美的黑眼圈,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没休息好。

  人到齐了,赵民立刻小声说道:“昨天晚上的动静——”

  温攸宁点点头,“我听到了。”

  就在这时,餐厅方向的屋子里,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宋领娣高声叫骂的声音。

  “我只想你把脑子里的胎盘剁碎了然后塞进你嘴里,滚吧贱人,精卫填海都没你脑子里的废水多!”

  温攸宁等人一惊,立刻走了过去。

  不过,没等他们敲门,餐厅的门便直接被人从里面打开。

  一个脸色憔悴穿着却极为暴露的女人直接被暴怒的宋领娣仿佛丢垃圾一样推搡到了一遍,胸脯一颤一颤的,像是硅胶的质地。

  温攸宁三人下意识的避开了视线。

  脸色憔悴的女人在宋领娣面前明明全无还手之力,眼睛却颇为迷离地看向了温攸宁等人,突然古怪的一笑,扭过头去和宋领娣继续道:“这就是你三个骈头,有人养着的日子好过吗,难怪你——”

  温攸宁直接皱起了眉。

  比他反应更大的是年轻人,这家伙声音清朗悦耳,掷地有声的冲着那个脸色憔悴的女人质问道:“你胡扯什么!我这么洁身自好的一个好男人,除了我未来伴侣谁也别想随便碰我,你这么污蔑我清白是要被告诽谤的!”

  温攸宁皱着眉已经到了嘴边的斥责话语愣是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那个衣着暴露的女人大概也被这番话语给震撼到了,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与此同时,一身火气的宋领娣已经直接上前一步,拖着那个衣着暴露的女人的胳膊,硬生生把人拖到了门口,打开门,猛地将其推到了楼道里去。

  那个女人大概也没想到宋领娣的力气会这么大,一边伸手试图抓挠一边震惊得尖叫道:“你干什么?”

  宋领娣直接踹出去一脚,没踹到人,但是外面那个女人为了躲闪自然后退了两步。

  抓着门把手的宋领娣收回脚冷哼一声,直接补给外面那个女人一句话:“傻逼滚!”

  话音落下,这姑娘“砰”的关上了门。

  温攸宁等人看向气得有些喘的宋领娣,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宋妹子,什么情况?”

  相比于一大早就这么热闹的宋领娣,他们各自屋子里的情况,都称得上是和谐了。

  宋领娣虽然一大早就生了一肚子火,但是精神状态看起来还可以。

  她刚刚热得额头上都冒出了些许汗珠,一边自己用手掌给自己扇风,一边气呼呼的言简意赅道:“那个女的拉皮条给我介绍卖肉生意,我拒绝了,她骂我都是下贱玩意和她在这里假正经装什么清高,然后我直接把她从床上拖下来打了一顿。”

  说话间,群租房的门被人在外面“砰砰”的用力拍打着,“开门啊,都是一路货色,你在这里跟我耍什么威风!有病吧你!”

  宋领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真就仿佛脑子有病。”

  室内的温攸宁四个人自然全都听到了门外的拍门喊叫声,却谁也没有理。

  群租房里还没有出门的其他人,刚刚明明见到了宋领娣和那个衣着暴露的女人之间的冲突,现在却也全都当做没看见一样。

  年轻人伸手去端粥和生煎包,同情地看了宋领娣一眼,安慰道:“别搭理她,我们先吃饭。”

  温攸宁却想到了另一件事,轻声道:“你们觉得,我们在【笼屋】这个场景中,有身份吗?”

  赵民一怔,“身份?”

  宋领娣的脸色顿时也跟着变了。

  温攸宁继续轻声说道:“我们目前接触到的这几个住群租房的租客,都有自己的身份。”

  每个人似乎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并且,每个人都几乎是社会最底层的样子。

  当然了,话又说回来了,会选择租住群租房的几乎所有人,肯定都是囊中羞涩,迫于生存,才会选择这种环境糟糕、但是租金便宜的地方暂以寄身。

  温攸宁简单总结道:“在外面工地上干辛苦活却还要养着妻儿的干瘦中年男人、独身带着几个月大的婴儿无力工作的苍白女子、孤身一人想要多攒点钱的外卖小哥、不知道有没有工作和收入来源的醉鬼、还有刚刚那个做皮肉生意的憔悴女人。”

  说完,他指了指自己,“我们以为自己是外来者,但是,我们在这个【笼屋】场景中有着属于自己的床位,再加上刚刚那个女人的态度,不难判断出,我们其实是有被安排好的‘身份’的。”

  赵民:“但是现在几乎没有明确的线索。”

  宋领娣:“线索一定会有的,只是我们还没能发现。”

  说着,她的视线不由得看向了门板的方向。

  那个衣着暴露的憔悴女人刚刚敲了半天门,脾气上来还踹了两下门,但是,因为没有任何人搭理她,她自己也无趣,这会儿门口那边已经没有什么动静了。

  虽然宋领娣刚刚被气得够呛,但是现在回想,那个和她住在一个屋子里的憔悴女人,最初说话的时候,口气熟稔,似乎早就和她认识。

  如果站在对方的角度,憔悴女人说的话语,都是她认知中十分正常的交谈内容,那么,宋领娣在这个【笼屋】场景中拿到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宋领娣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白。

  甚至于,昨天晚上那个醉醺醺的酒鬼,看见宋领娣就试图调戏两下的态度,也有了根源:在他看来,这种做皮肉生意的女人,还能装什么清高,自然是该任他骚扰占便宜也无关紧要了。

  温攸宁也安慰道:“别生气,回头就把这个直播场景给砸了。”

  在被拉入这个名为【惊悚直播】的直播间之前,温攸宁他们正要开会研究,怎么打击和处置【惊悚直播】这个病毒APP软件。

  而现在置身其中,温攸宁倒是有了不同的看法。

  ——既然在外面的现实世界难以处置【惊悚直播】这个东西,那么,他是不是可以从内部突破,想想有没有办法,直接毁掉这个场景,让它再也无法在直播间里出现。

  年轻人看到温攸宁微微蹙着眉陷入思索的模样,忍不住好奇问道:“在想什么呢?”

  温攸宁实话实说:“我本来以为,举报群租房可以找警察局报案,有消防安全隐患可以打消防电话举报,加上刚刚那个憔悴女人的事情,还可以联系扫黄打非办公室。”

  年轻人:“……”

  宋领娣听了,倒是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狠狠地点了点头,接过年轻人递过来的生煎包,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泄愤得使劲咬了一口。

  原本糟糕的心情,随着温攸宁半真半假的玩笑,以及皮薄馅大、肉香鲜嫩的生煎包给治愈了大半。宋领娣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谢谢。”

  年轻人笑着摆了摆手,又接连给温攸宁递包子,“来尝尝我的手艺。”

  温攸宁:“……嗯,好吃。”

  虽然他更想拎着几个生煎包去外面吃,而不想在这里的室内吃饭……

  赵民一边吃饭,一边还忍不住瞅了他们这位至今藏头露尾把脸遮得严严实实的年轻人队友一眼。

  一身看似简单低调的奢牌衣物,但是却又有着一手和他给人的感觉极其不符的惊人好厨艺。

  不过赵民转念一想,又觉得,这种有钱人家的小孩,有不少都是出国留学的。

  在国外一个人生活的时候,要么进化出了钢铁玻璃胃和仿佛嗅觉失灵的舌头,什么东西都能正常吃;要么就掌握了厨艺精通,为了吃口对味儿的中餐自己买菜自己做,等从国外回来,自然是个个厨艺惊人。

  温攸宁的筷子上夹着一个生煎包,轻声道:“回头再找找线索,看看能不能找到我们三个人的‘身份’。”

  大家纷纷点了点头。

  刚刚的意外波折之后,话题很快又回到了昨晚听到的动静上。

  宋领娣:“那个憔悴女人是昨天后半夜才回来的,我听到了开门的动静,但是没理她,然后紧跟着就是楼上的尖叫声了。”

  年轻人有些意外:“嗯?我没有听到你那边的开门声动静,只听到了楼上的声音,应该就在咱们头顶紧挨着的这一层。”

  温攸宁:“和我们进入场景之前一样,各个屋子的动静似乎是相互隔绝的。”

  赵民和打量商量道:“等下吃完饭过去看看。”

  温攸宁点了点头,又问道:“大家的生存数值有什么变化吗?”

  几个人各自报出了自己现在的状态。

  一晚上的时间过去,所有人的饥饿值、精神值都有不同程度的降低,不过,随着刚刚这顿早餐,饥饿值和精神值又得到了一定的补充。

  温攸宁猜测道:“超出每小时2点之外的精神值降低,应该是昨天晚上的那阵尖叫声引发的恐惧。”

  赵民摇头道:“真是防不胜防。”

  不过还好,只是稍微下降几个点的情况,还在合理范围内。

  唯独宋领娣,因为一直随身携带着那些“碎屑”的缘故,她自己的精神值并没有继续降低,甚至还稍稍回升了些许,并且,刚好卡在了50这个处于安全值和出现幻觉的临界值上面。

  不过,宋领娣伸出手来示意了一下,昨天那些诡异变形的黑色指甲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

  吃完早饭之后,温攸宁四人稍微一合计,觉得自己这边的线索晚上也能继续翻找,目前还是先抓紧时间,去楼上看看情况。

  他们四个人一起出了门,径直上楼。

  还在三楼的楼道里,隔着门板,温攸宁等人,便闻到了空气里弥漫着的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四个人顿时对视了一眼,脸上全都带上了愕然的神色。

  年轻人喃喃道:“我猜到楼上出事了,但是我没想到,到了白天之后,这里居然全无反应的吗?”

  温攸宁则是直接走过去敲门。

  里面有个惊慌失措的男人颤声问道:“谁、谁啊?”

  温攸宁等人一时间还有些意外。

  这人的反应里明显带着恐惧和不安,似乎比其它那些租客堪称麻木的反应,要来得生动鲜活许多。

  温攸宁停下敲门的动作,开口道:“你们楼下的人。”

  这种筒子楼的隔音效果很差,隔着门板,温攸宁他们还能隐约听到里面几个人惶惶不安的交谈声。

  “说是楼下的人,开门吗?”

  “谁知道是不是又有别的鬼!”

  “大白天的,鬼怪应该不会找上门吧……”

  温攸宁眨了下眼睛,回头和自己的队友用口型示意道:“听起来好像是正常人的样子……”

  他们在群租房里遇到的那些租客,最大的共同特征就是,只会遵循着他们本来的样子,有种明显的僵硬感,而里面这几个人尤为惊恐的反应,却像是跳出了这种惯性一般。

  温攸宁直接道:“昨天晚上你们闹腾的动静太大了——”

  他的声音还没落下,里面的人便又是惊恐又是激动道:“他知道昨天晚上的动静!他也听到了!”

  下一瞬,房间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除了越发浓重刺鼻的血腥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之外,隐约还夹杂着一些鱼在腐烂过程中发出的腥臭味。

  循着血腥味的气息,温攸宁抬头看过去,发现有一大片已经干涸的血迹,是从一个卧室的门缝里流出来的。

  而刚刚给他们开门的那人,似乎已经被吓破了胆。

  他们三个人刚刚明明还在还在互相说话,却又并不曾包团,而是相互戒备的分开站着。

  并且,其中一人的手背上,已经明显带上了些许鱼鳞一样的痕迹。

  温攸宁直接皱起了眉。

  短暂的怔愣后,他盯着这三个人明显不同于其它群租房租客一样的衣着,开口问道:“你们是哪里人?”

  三个人闻言,也有些不敢置信地打量着温攸宁等人。

  毕竟,温攸宁他们四个人身上的衣着打扮,怎么看也不像是会住群租房的人。

  三楼的这三个人愣了愣之后,身上带着鱼鳞的那个人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回答道:“酆海市。”

  温攸宁眼神一沉。

  竟然是这样!

  这个名为笼屋的直播间里,被拉进来的人,竟然远不止他们四个人……

  双方互相打量着僵持了一会儿,赵民直接问道:“你们的【直播任务】是什么?”

  另外两个人迟疑着没有开口,身上已经带着鱼鳞的人,却迫不及待的回答道:“在这里直播时长七天!”

  温攸宁微一颔首,轻声道:“相同的任务,我们进去聊聊?”

  身上带着鱼鳞的人直接让开了身,另外两个人见状,也没有阻拦。

  温攸宁径直走向了流出血迹的源头方向,伸手推开了门。

  一具尸体躺在床铺上,它所在的床铺和相邻的地面,全都是血。

  那具尸体,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就仿佛是被碾碎成了一张薄薄的纸片一般,所有的血肉和脑浆、□□都被挤压出来,红红白白的混在一起,淌了满地。

  “呕!”赵民几乎是立刻忍不住的干呕了一声,扭头就要往厕所跑。

  结果,正站在门口观察死亡现场的温攸宁却突然转身抓住了他,摇头提醒道:“厕所是危险事故多发地点,你就算要吐,也另外找个安全地点。”

  赵民:“……厨房?呕!这群租房根本没有靠谱的厨房。”

  至于垃圾桶,里面全都是腐烂的气息,甚至还有各种黑色的小飞虫,逼得这个八尺大汉泪眼汪汪得连续干呕了几下之后,又硬生生的憋了回来,“不吐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