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8 章(楼上的尖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旁边的秘书大哥也不由得从笔记本电脑前面抬起头来,“相同的木板——两套群租房都是上面那一个房东的房子?她当时直接买了三套房?”

  王主任摇摇头道:“不是的,城中村这种地方的筒子楼,一般是四五层的高度,很多都是房主自己加盖上来的,自己住不了,专门用来出租。”

  秘书大哥:“也就是说,很可能这一栋楼都是房东的?”

  胖哥感慨了一声,“就算是城中村,那房东也应该挺有钱的吧,居然还住在这种地方。”

  王主任算是同龄人,倒是很能理解这种心态,“四五十岁的人,应该已经在这里住一辈子了,也习惯了。”

  查茶:“现在宁哥他们四个人在二楼,这个直播间里的人,应该是在三楼?房东住在四楼。”

  王主任:“是啊。”

  言语间,王主任的语气还有些感慨,“不过说实话,对于四十五岁的人来说,每天上四楼,那腿和膝盖也挺辛苦的。”

  随后,他很快又吩咐道:“大家都先在【惊悚直播】的网页里多刷新一会儿,看看能不能把关于【笼屋】的直播间都找出来。”

  多动症突然反应过来,“对哦,我们刚刚看的是宁哥的直播,他那三个队友,应该也都有自己的直播间吧!”

  只不过,因为温攸宁他们四个人一直都在统一行动,所以之前,会议室这边的人也就暂时没把心思放在这上面。

  现在意识到【笼屋】这个主题被拉进去的人,并不只温攸宁四人之后,大家立刻都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纷纷拿着手机或者电脑,在【惊悚直播】的主页面不停的点击“换一下”,试图把另外几个相关的直播间刷新出来。

  大概半小时之后,又是胖哥发出了一声惊呼:“我又找到一个!”

  说话间,他直接把这个直播间的网址发了出来。

  旁边,多动症直接探头探脑的,然后把这个直播间的链接给整合到一起了。

  王主任瞅了瞅这个直播间的画面,不难判断,“这边的四个人,没有一起行动啊?”

  秘书大哥:“他们和宁宁如果是差不多的任务,应该也会有和队友汇合这一条。”

  查茶大致观察了一下直播画面中的这个群租房里的床位,“和宁哥那边相同的布局,租客人数也差不多。”

  正在这时,画面之中突然出现了变故。

  一个看上去很胖的男人、上个三楼就累得气喘吁吁,突然眼神直勾勾得看向了一个UP主。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那个UP主悚然一惊。

  旁边,他的三个队友,也都被吓到了,一言不发,却全都在试图躲闪开那个肥胖男人令人胆战心惊的视线。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一瞬间,仿佛有无数人在重复着这句话语,吵得人耳膜几乎都要穿孔,却带着种奇异的洗脑效果,让人一边痛苦,一边不由自主的失神跟着重复。

  查茶皱眉,直接把视频的声音跳到了最低,“这什么噪音污染效果!”

  王主任:“你们看那个UP主,他的眼神不对劲儿了。”

  就仿佛是被刚刚的声音催眠了一样,刚刚那个被盯上的UP主,此时也已经变得精神恍惚起来,身体僵硬的如同一具行尸走肉,最后直愣愣的回到了床铺上。

  他的三个队友根本摸不清头脑,却俱是心惊胆战,根本不敢再靠近这个人,更遑论去叫醒他。

  ·

  年轻人从厨房里端着面条出来。

  大夏天本来就热,这个群租房里还没有空调,几个人刚刚在“厨房”里守着锅待了这么一会儿,现在已经有些汗流浃背了。

  年轻人忍不住瞅着温攸宁那没精打采的模样,小声道:“放凉一会儿再吃?”

  笼屋的客观环境摆在这里,温攸宁情绪里的低落简直溢于言表,“嗯……”

  宋领娣一边递碗筷,一边说道:“都盛出来,放碗里晾着,这样凉得快一点。”

  至于刚刚那个苍白女子,则是趁着温攸宁等人做饭的时候,已经自己从地上起来,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还重新拉好了帘子,仿佛刚刚什么都不曾发生一般。

  曾经被温攸宁当做武器去堵怪物裂开的嘴的苹果,上面还带着清晰的牙印,就这么随意的丢弃在了还有些凹凸不平的水泥地面上。

  温攸宁的目光落在那个苹果上,不由得走过去,弯腰将其捡了起来。

  另外三个队友的目光自然也跟随着温攸宁的动作,眼神里一时间还流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似乎是察觉到了温攸宁的脚步声,床帘微微抖动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苍白女子在发颤。

  温攸宁无声的将那个苹果捡回来之后,示意给另外三个人看。

  苹果果皮上带着极为清晰的凹陷下去的牙印,然而,这个牙印里面,却隐约带着些许暗红色的血迹。

  旋即,温攸宁直接用小刀将这个苹果切开,露出了里面的痕迹。

  赵民顿时脸色一变,压低声音道:“血迹为什么会是这个颜色?就算空气氧化,短时间也不可能变成这样。”

  温攸宁回忆着自己刚刚近距离观察那个苍白女人时的细节,同样低声说道:“我刚刚把那人摔在地面上的时候,她的手臂被磕得青紫一片。”

  年轻人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不对吧?一下子磕红了磕肿了都有可能,但是青紫色是皮下组织出血形成的淤血,一般都要过几个小时、甚至一天的时间,才会浮现出颜色来。”

  温攸宁轻声说道:“所以,我刚刚甚至在怀疑,她的身体状态,不像是一个活人。”

  那大片的青紫淤痕,就像是一具尸体死前留下的撞击伤。

  只不过,温攸宁并非法医,也不敢完全确定这一点。

  但是他现在确信,刚刚那个苍白女子,绝对只是伪装出来的正常。

  并且,这些伪装并不完善。

  只要稍微有一点事情打破了原本的假象,那些伪装便直接暴露了出来。

  明明群租房里的空气闷热又浑浊,但是在这一瞬,一股莫名的寒意却直冲上来,令人背脊发凉。

  宋领娣握紧了手里的筷子,仿佛握着武器一样,轻声喃喃道:“房东会受到‘某种未知的碎屑’影响变成怪物,但是这里租客,似乎并没有受到那些煤渣果冻球的影响?”

  温攸宁摇了摇头,“倒也未必,只不过他们的反应可能弱一点。”

  听到这里,宋领娣突然想到一件事,“我之前试过了,一直都不能把那些‘碎屑’放在个人物品的背包里面,这应该也是为了,让我们一直处于这个‘碎屑’的影响之下?”

  年轻人忍不住说道:“但是这不符合常理呀?这些碎屑是我们自己打怪的掉落,完全可以不捡起来带在身边的。”

  温攸宁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不捡起来,你确定?”

  年轻人“额”了一声,小声道:“好吧,这东西出现在了房东的门口,要是不捡起来,房东回头直接就变成怪物了,还真不好说。”

  说到这里,四个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了一会儿。

  片刻后,赵民小声问道:“房东有问题,租客也有问题,我们要怎么办?”

  温攸宁轻声道:“这才第一天,我们了解的信息还是太少了,先吃饭恢复一下状态,晚上看看情况再说。”

  宋领娣明明是精神值最低的一个,但是她一直表现出来的状态,却相当的平稳。

  宋领娣也轻声道:“我们现在说来说去,也都只是猜测,还没见到晚上的情况,等情况能确定了再说吧!”

  赵民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耽误了这么一会儿时间,碗里的面条并没有完全放凉,不过温度倒是也可以勉强入口了。

  温攸宁多少有点忧郁的看着手里的碗和筷子,然后夹了一口尝了尝。

  ——虽然周围的环境让人毫无食欲,但是,这个年轻人做饭的手艺倒是意外的不错。

  超市里最寻常不错的挂面,只是用几样常用的调味料搭配,便勾勒出了出来一种清香爽口的味道。

  他不由得抬头看了年轻人一眼。

  这家伙至今还带着墨镜和鸭舌帽,就算镜片已经被面条的热气熏出了一层水雾,也不曾移开半点。

  把自己那张脸藏得如此严实,实在是由不得温攸宁不多想……

  其实,对于现在的温攸宁四人来说,这顿晚饭,除了补充必要的体力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看看是否对身体的状态值有影响了。

  几口面条而已,吃个饭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宋领娣最先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看了一眼自己的状态,然后轻声说道:“和中午我吃烤冷面的时候,加的数值一模一样。”

  温攸宁三人自然也都发现了这一细节。

  赵民若有所思道:“估计食物的效果都差不多。”

  温攸宁:“普通的食物,可以用来维持人的正常状态消耗,但是,遇到怪物、在黑夜外出的话,精神值就会快速降低,日常三餐是补不回来的。”

  想到这里,温攸宁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忽略的一个细节,当即和宋领娣说道:“你之前在室外夜晚的时候,精神值和我们一样降低了,当时,你也身上也带了那些‘碎屑’。”

  宋领娣一怔,“是、是啊……但是在室内的时候,那些‘碎屑’又起作用了。”

  赵民不解,“这个算是什么情况。”

  温攸宁平静道:“最简单的一种解释,造成精神值下降的原因有很多。‘碎屑’能够防止室内的这种,却不能阻止室外黑暗状态下的那种。”

  宋领娣拿出了自己游戏公司工作人员的思路,分析道:“如果把这个直播场景看成一个游戏的话,那么,外界迅速掉精神值的环境,意味着高危区域。高位区域,玩家遇到的危险会很多,倒是,相对的收益,也会变大。”

  赵民:“一小时掉10点精神值,这意味着,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只要我们在五小时之内回来,还是相对稳妥的。”

  年轻人提醒道:“但是不能保证我们夜晚在外面的时候,不会遭遇新的危险,掉精神值的情况一旦叠加起来,就很容易出事。”

  赵民:“确实。”

  温攸宁显然也赞同大家的分析,微微颔首道:“先缓缓,看看接下来的情况再决定,我们要不要冒风险晚上出去一趟看看。至少,要等小宋的精神值恢复到一个比较安全的范围内。”

  宋领娣笑了笑,却提出了另一种思路来,“我的精神值状态,也看情况吧?至少目前来说,有一个人的精神值保持在50以下,能够看到幻觉,其实也挺方便的。”

  温攸宁定神看着她,“如果我们现在有能快速恢复精神值的手段,我一定认可你的看法。”

  反之,宋领娣现在的做法,就是在刀尖上跳舞,稍有意外,便是凶多吉少、粉身碎骨的结局。

  宋领娣自然也知道这样的风险,她并未反驳,却依旧还是笑了笑。

  这个女孩一边整体精神值并不是很高,但是另一方面,她的骨子里却也有种超乎寻常的韧劲,甚至本身行事的时候,还带着点疯狂的意思……

  随后,年轻人主动收拾了碗筷。

  他们四个人也没有继续做什么,而是各自回自己的房间,找到自己的床位躺下。

  分别之前,温攸宁低声道:“注意安全,有什么意外的动静,也不要轻举妄动。”

  三个人都没反驳。

  只是,忍不住互相对视了一眼,想到温攸宁之前用苹果制裁那个苍白女子时的架势,总觉得,“不要轻举妄动”这句话,应该大家用来专门叮嘱他才对……

  回到自己的床位躺下之后,温攸宁的身体连稍微动一下都不想。

  夏季夜晚的气温稍稍降低了些许,不像是白天中午那样热得让人难以忍受了。

  但是,群租房内的气味依旧糟糕、空气都显得格外浑浊。

  温攸宁闭上眼睛心想,如果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下能够深深的入睡,那一定是空气混浊、人体缺氧导致的。

  然而事实是,温攸宁躺下昏昏欲睡了没多久,便突然听到楼上陡然间传来了一声极其尖锐的惨叫声。

  除了惊叫声之外,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阵东西被扫在地板上,发出的“噼里啪啦”撞击声。

  住过楼房的人都知道,楼上的邻居如果在地板上干点儿什么,对于楼下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楼上的地板、楼下的天花板之间,固体传导的声音,就仿佛直接在耳畔近距离炸开一般。

  温攸宁几乎是立刻便惊醒过来。

  他没有立刻睁开眼睛,而是只缓缓地睁开了一点缝隙,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自己周围的情况,身体却一动不动,没有制造任何动静。

  确认自己的床位范围内,并没有多出什么不该有的东西之后,温攸宁才睁开眼,借着幽微的月光,仔细地倾听着楼上的动静。

  楼上通过天花板上传来的声音尤为真切,人类痛苦的惨叫声、家具的撞击声、意味不明的布料撕扯声、嘈杂而混乱的混合在一起,令人有种冷汗直冒。

  群租房的空间极为有限,床铺的上空也做了隔断收纳,温攸宁躺在床位上,甚至根本看不到天花板,也只能看到上面遮挡着的木板。

  他不由得回想起今天在探索【笼屋】这个场景时遇到的所有事情。

  楼上紧挨着的这一层,正好是他们所在的群租房和房东之间隔着的一层,之前没有看出任何和温攸宁等人相关的信息,自然也就不曾前去探查过。

  但是现在,明显的意外竟然先发生在楼上一层,而不是再上一层的房东那里,这多少有些出乎温攸宁的意外。

  温攸宁仔细地辨别了一会儿楼上那些嘈杂的声音。

  相对而言不那么扰民的脚步声略显杂乱无章,听这数量,就不像是一家三四口主句的样子。

  换言之,紧挨着的楼上,应该是和自己这里一样,也是群租房的状态。

  意识到这一点,温攸宁的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难不成,这个看似和他们没有任何交集的楼上,其实和自己所在的这个群租房之间,会有什么牵连吗?

  明天白天,或许他们需要先去楼上寻找一下可能隐层的线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