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5 章(看不见的怪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攸宁一行四个人,坐在树荫下休息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已经把接下来的准备工作,都商量了个七七八八。

  温攸宁:“笼屋外面的白天,目前是相对安全的。不过,考虑到恐怖片的通常规律,后面几天,一般会变得越来越危险。”

  大汉赵民深以为然:“所以我们得提前多做准备。”

  温攸宁点了点头。

  他看了一眼自己那个被放在【我的物品】中无法拿出的手机,郁闷道:“想看个天气预报都看不了。”

  年轻人心中一动,“天气?今天有太阳,所以我们出来之后,精神值不会继续降低。但是,这么好的阳光,再加上天气十分闷热,现在又是夏季,一般夏季的气候是偏向于湿润多雨的,后面是不是有可能出现台风天!?”

  温攸宁抬头看向天空。

  今天的阳光十分炽烈,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灼热的阳光没有了云层的阻隔,直接炙烤着大地。

  抬眼望去,今天的能见度很高,远处的楼宇建筑清晰可见。

  温攸宁直接从小板凳上站起身来,“走,我们先找个人问问接下来一周的天气预报,然后还得多准备一些物资。”

  温攸宁一行四个人直接去了附近的一家小超市,进去之前,和收银的老板随便聊了两句,便问清楚了接下来一周的天气预报情况。

  两三天后台风可能登录,目前预测的路径的确经过这个城市。

  只是,这种台风路径预测本身是会存在一定偏差的,现在谁也说不准,这场台风最终会朝着哪个方向去。

  女孩宋领娣喃喃道:“不管台风登不登录,两三天后,我们都可能会面临狂风暴雨的天气。”

  台风天出门本身就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也就是说,他们基本要被困在室内了。

  温攸宁眨了下眼睛,温声道:“往好处想,台风天下大雨的话,我们至少不会面临大面积的火灾现场了。”

  年轻人笑了下,爽朗道:“也是。”

  不过,话虽这么说,温攸宁还是打算回头准备一个灭火器备用。

  温攸宁随手从门口拿了四瓶水,然后直接走到收款台那里。

  他一边结账和一边和小超市的老板闲聊,询问道:“您知道附近有殡葬用品批发市场吗?还有比较灵验的寺庙、道观什么的。”

  三个队友一愣,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了温攸宁。

  小超市老板正拿着扫码枪的手根本不带抖的。

  对于买了东西问路的客人,老板的态度一向不错,一边扫码结账一边麻溜儿的告诉了温攸宁刚刚打听的这几个地方的位置地点。

  拎着四瓶水从小超市里出来,温攸宁一边把水递给队友,给宋领娣的那瓶还直接拧开了瓶盖然后又拧了起来,一边说道:“食物和其它那些必备的东西,我们回来的时候再买,现在先去殡葬用品批发市场和城外的那边转一圈。”

  赵民猜测道:“是要求个平安符、或者辟邪的桃木,在顺带买点纸钱什么的?”

  温攸宁:“是啊。”

  年轻人有些诧异的视线透过墨镜看着他,小声道:“我以为你不信这些的……”

  温攸宁点头,回答得理所当然:“我当然不信啊!但是,万一那些鬼信了呢?”

  赵民恍然大悟:“有道理诶!鬼是人变的,说不定它以为自己怕这些呢!”

  一下午的时间,温攸宁他们急匆匆的去了一趟城外的寺庙。

  因为已经是下午了,寺庙的客人比较少。

  他们倒是很顺利的就求了平安符,然后礼节性的给功德箱捐了点零钱。

  等他们从寺庙赶回市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

  好在夏季天黑得比较晚。

  夕阳欲坠,金色的余晖洒落大地。

  殡葬用品批发市场的那条街上,有些灰扑扑的批发店门面,门前摆放的颜色亮丽的花圈、扎好了的那些纸人、楼房、电器,还有七层宝塔,仿佛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色。

  年轻人有些迟疑,“这、这,我们要买点啥?”

  温攸宁摇了摇头,实话实说的耿直道:“不知道。”

  年轻人直接懵了,“原来你不知道吗?”

  温攸宁:“是啊,得先听听专业人士的意见。”

  说着,温攸宁绕过门口摆着的花圈和纸人,走到殡葬用品批发的店铺里面,直接和店铺的老板询问道:“老板,我最近总感觉家里有点不对劲,可能有脏东西,有没有什么能用得上的东西。”

  殡葬用品批发店的老板自然见多识广,稍微琢磨了一下,提议道:“纸钱、香烛、祭拜用的黄酒和水果,前面三样我这里都有,水果你得去菜市场或者水果店,到时候买点拎回去就行。”

  温攸宁干脆道,“那行,前面这三样,老板你帮我拿点。祭祀用的水果呢,种类数量什么的,有什么说法吗?”

  老板一边拿了个黑塑料袋,把纸钱、香烛和黄酒装进去,一边随口说道:“最常见的就是苹果,平平安安,然后是柿子,事事如意,橘子也吉利;别买整串的水果,也别买梨子、李子这种。总共103块,凑个整,给我100就行了。”

  温攸宁付了钱,然后伸手接过黑塑料袋,“行,谢谢老板。”

  从殡葬用品批发店出来,温攸宁随口和身边的三个队友说道:“咱们等下就只买苹果和柿子吧,咱们自己先吃着,回头万一真用得上了,再匀给它们点。”

  三个队友毫无异议的纷纷点头。

  宋领娣还跟着温攸宁的思路,现场举一反三道:“附近有专门卖宗教用品的商店吧,我好像听见念经的声音了,我们要不要也去买个念佛机什么的?”

  温攸宁一琢磨,“我觉得可以,走,我们过去看看。”

  循着音响里循环念经的声音,温攸宁一行四人很快就找到了这家宗教用品商店。

  门口摆着的是音响里播放的是佛经,不过店铺里面,也有一边的柜台放着三清像、甚至钟馗什么的,就很灵性。

  里面卖货的老板瞥了温攸宁等人一眼,看着他们就不像是要买东西的客人样子,态度自然也就不怎么热络,只是随口招呼了一句:“看看什么吗?”

  宋领娣开口:“念佛经的那个——”

  老板立刻来了兴致,热情推销道:“莲花造型的太阳能念佛机,这个最近一直卖得不错。”

  年轻人惊愕道:“这玩意还有太阳能的??”

  老板:“附近念经的老人家们都喜欢这种,省电,还方便!”

  考虑到群租房里的光线太差,温攸宁直接拒绝了,而是要了个只有太阳能款一半价钱的电池旧款,顺带还多买了几块普通的五号电池。

  殡葬用品批发市场这一圈绕回来,已经是六点多种了。

  在外奔波了一下午,四个人的饥饿值都掉了十几点,消耗速度明显比之前中午坐在那里商量问题时快了一些。

  温攸宁瞥了一眼自己的数值,淡定道:“第一天相对比较安全,我们等天黑了,看看情况,然后再回群租房里去。”

  话虽如此,他们到了城中村附近后,依旧下意识的加快了动作。

  四个人七天的口粮其实不算很难准备,小超市里就有足够的食物和水。

  宋领娣从超市的货架上拿挂面的时候,甚至还问了问队友的口味。

  然而,温攸宁只要一想起笼屋那邋遢脏乱的环境,便瞬间毫无食欲了。

  明明刚刚回来的路上,他其实已经有点饿了,但是现在却顿时又有些恹恹的回答道:“我都可以,不挑食的,你们看着选吧。”

  买好了足够七天的食物之后,温攸宁又往超市的手推车里加了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打火机、502强力胶、剪刀、水果刀等各种。

  他没解释买这些东西具体都是打算做什么的,其他人只是瞅了一眼,也没多问。

  大家的想法都差不多,虽然这些东西未必能有用得着的地方,但是至少有备无患。

  等温攸宁他们四个人终于提着东西大包小包的回到城中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刚刚在小超市的时候,温攸宁结账的时候,还特意让小超市的老板拿着手机帮忙查了一下今天的日落时间。

  温攸宁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今天的日落时间是7:24分,理论上,现在已经算是天黑了。”

  只是,天边的余霞尚未散尽,西边的天际依旧透出一抹黄昏的暗色。

  年轻人:“就站在楼下等一会儿?”

  温攸宁点点头,轻声道:“嗯,至少半小时,我想看看夜晚室外的精神值会怎么变化。”

  随后,四个人直接拎着东西走到了群租房的楼下,就站在筒子楼的楼道门口等了一会儿。

  随着天色彻底暗下来,周围依稀亮起了灯光,还伴随着此起彼伏的炒菜声、吵闹的交谈声,絮絮叨叨的东家长西家短,还是不是夹杂着角落里野猫的叫声,以及孩子哭喊被训斥的声音。

  真实的就像是任何一个普普通通的城中村一样,拥挤、狭窄、吵闹,声音里满是人间百态、市井民生。

  反正干站着也无聊,四个人索性直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天来。

  宋领娣:“等下咱们直接煮点面条吃?”

  年轻人看了一提吃饭就开始发蔫的温攸宁一眼,然后掂了掂手里提着的一口新锅,主动道:“我会做饭,等下我来吧!四人份晚饭,就算只是面条,连汤带水的也挺沉的。”

  温攸宁突然想起了什么,和宋领娣提醒道:“你现在精神值比较低,要不要先回屋子里?夜晚的外界,不可能完全没问题。”

  宋领娣摇了摇头,“我还是和你们一起吧,屋子里也未必就不会出事。”

  温攸宁想想也是,便不再纠结这一点,至少现在人在一起,互相还多个照应。

  聊着聊着,一个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的中年人晃晃悠悠的回来,浑身都是劣质白酒的酒臭味,熏得人下意识的想要躲闪。

  那个醉鬼脸上带着醉醺醺的笑,浑浊的眼神透着一股恶心人的黏腻味,直接就朝着宋领娣身上瞟过去,说不出的令人恶心和讨嫌。

  宋领娣直接翻了个白眼,还没来得及开口骂回去,旁边的温攸宁已经上前一步,站在了女孩前面。

  温攸宁虽然身形偏向于消瘦,但也是一米八几的年轻人。

  他笑起来的时候眉眼温柔,看着就透出一股让人亲切的感觉——都是搞群众工作时逼出来的,不过,当他站在那把脸色一沉、居高临下地盯着那个醉鬼的时候,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不耐烦的倦怠和威慑力还是很强的。

  更别说,旁边还有另外两个大男人,四个人一看就是一伙儿的。

  醉鬼之前也就是仗着酒醉发疯,稍微清醒一点,顿时被吓得后退着踉跄了一步,眼睛也不敢乱瞟了,扶着满是灰尘的楼道墙壁,跌跌撞撞的上楼了。

  赵民啐了一口,皱眉道:“竟然是一个楼道口的,真是晦气。”

  温攸宁:“应该还是一个房子里的,咱们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我看到有个床位下面放着堆着个白色的塑料酒桶。”

  半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

  宋领娣的脸色突然一变,低声惊道:“我刚刚一下子掉了5点精神值。”

  其它三人也都注意到了自己个人信息里的数值变化,同样都是一瞬间掉了5点精神值。

  温攸宁当即道:“我们立刻回房子里面去。”

  想到宋领娣这会儿的精神值又降到了35,随时可能会出现新的幻觉,温攸宁直接走在了她前面带路,“走!”

  四个人匆忙的走到了筒子楼的里面,沿着狭窄的楼道上楼。

  楼道里的灯估计是早就坏了,然后就一直没人修理。

  温攸宁四个人摸着黑急匆匆的上楼,不可避免的还蹭上了一些灰尘。

  刚到三楼,隔着门板就能听到屋子里面传来的咒骂声。

  一道中年女声正扯着嗓子骂道:“我这是做了什么孽生了你这么一个祸害玩意!你不长脑子的吗,作业一道题都写不对,老师还打电话给家长,你要不要脸,连累我都跟着你一起丢脸!”

  温攸宁拿出钥匙开了门。

  屋子里已经开了灯,不过灯罩里明显也很多年没清洗过了,里面都是灰尘和黑色的小飞虫,就连光线看起来都有些灰暗。

  不同于中午那会儿,到了晚上,这个群租房里面的人数明显变多了。

  年轻女子的床铺外面拉了布帘子,隐约还透出些哄孩子睡觉的轻微哼唱声。

  中午做饭的那个中年妇女正颇为不耐的推搡着一个看起来大概有十三四岁的男孩,旁边的床铺上扔着一个摊开的书包和几张试卷。

  旁边一个看上去瘦得跟个竹竿一样的中年男人,脸上、肩膀上的肤色都很深,肩膀和脖颈那里,却因为衣服的遮挡,明显白了不少,直接对比出了一个背心的图案来,明显是天天在日头里被晒出来的样子。

  趁着中年女人喘粗气的时候,干瘦的中年男人试图劝说几句:“行了,你也少说两句,孩子知道错了。”

  中年妇女瞬间如同被点着了的炮筒一样,登时火更大了,直接炮口对准男人怒骂道:“我就是瞎了眼,当初跟了你这么个窝囊废,还生了这么个不争气的狗东西!我咋不死了啊摊上你们父子俩,我还不如去死呢呜呜!”

  女人骂到后面直接自己开始跟着哭嚎起来。

  一个之前没见过的年轻人“砰”的怼开隔间门,身上还有送外卖的统一服装,也不耐烦的骂道:“要吵都他妈滚出去吵,你们不睡觉别人还得休息呢!妈的烦死了!”

  中年妇女被哽了一下,虽然还急赤白脸的,脸色难看得紧,却也不吭声了。

  中年男人“唉”的轻轻叹了口气,顿时又惹来女人狠狠剜了一眼,虽然没再继续骂,却把孩子的书包、文具在床铺上摔打得震天响。

  刚刚的醉鬼正躺在角落里的床上睡得人事不省,鼾声震天,枕头边上还扔着个空酒瓶子。

  温攸宁等人对视一眼。

  年轻人和赵民看起来都有些懵,大概是都没怎么见过这种骂街的阵仗。

  宋领娣却是一脸的稀松平常,都没什么情绪波动的样子,比这骂得更脏更难听的,她从小见识得多了。

  温攸宁放下手里的东西,随便拿了两个苹果,小声道:“我们先去楼上房东那里一趟。”

  年轻人点头,“行,等下回来我再做饭。”

  沿着楼道上楼的时候,温攸宁压低声音和身边的队友说道:“白天的时候,我们在室内每小时降低2点精神值,外界有阳光时精神值不会降低,夜晚却每小时降低10点。”

  “遇到鬼怪,精神值可能会大幅度降低,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平时必须将精神值维持在一个比较高的状态里,否则很容易陷入幻觉,甚至被幻觉怪物攻击。”

  赵民:“等下吃晚饭,应该能让我们的状态恢复过来,但是小宋的精神值,一直来不及恢复。”

  正说着,他们已经走到了房东住处的门前,宋领娣的脸色突然一变。

  她几乎是颤声说道:“你们看到地面上的东西了吗?”

  温攸宁低头看了一眼。

  那是一个大红色的擦鞋门垫,最常见的涤纶面料,上面金色的“招财进宝”四个字已经变得有些磨损。

  赵民不解:“就是一个擦鞋的门垫啊。”

  温攸宁问道:“你看到的是什么?”

  宋领娣闭了闭眼,然而那几条怪物一样的蛇扭曲蠕动的画面却久久无法散去。

  下一秒,宋领娣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稳,“几条扭曲怪异的蛇、身上的鳞片都炸开了,趴在暗红色的垫子上,它们的眼睛都是血一样的颜色,正咧开嘴一直笑着盯着我。”

  在和温攸宁等人告诉的时候,她已经动作麻利的转身抓过楼道间里堆放着的废旧拖把杆,直接将脏兮兮满是尘土的拖把头狠狠的怼在了擦鞋门垫的上面。

  另外三个人被惊了一下。

  谁也没有阻拦宋领娣,只是,他们都看不到宋领娣所说的那个怪物,也只能暂时站在旁边看着她的动作。

  伴随着宋领娣愤怒的击打,温攸宁三人甚至清晰地听到了一阵诡异的嘶吼尖叫声直冲大脑。

  片刻后,随着宋领娣苍白着脸停下动作,喃喃道:“怪物消失了。”

  温攸宁却愕然的发现,原本的擦鞋门垫上面,竟然突兀的出现了几团质地像是煤渣一样的东西,它们在地面上软得像是布丁果冻一样,甚至人走动时裤带起的一点风,都能让它们滚动起来。

  门里面的房东,似乎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正气冲冲的冲过来一把打开门,不耐烦的高声问道:“谁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