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94 章(半成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派出所民警瞅着他们俩, 还有些惊讶,“你们还真是老朋友啊!”

  温攸宁只是笑了笑, 看上去甚至还有几分腼腆的样子。

  这位缉毒警察之前虽然和温攸宁互相不认识,不过,酆海市关于“打击【惊悚直播】”的新闻发布会他还是瞥过一眼的,对温攸宁的长相隐约有点印象,这会儿大概也认出来了。

  因为没弄清楚温攸宁在派出所这边到底和民警怎么编的,缉毒警察也就只是打了个哈哈,说了两声“是啊是啊”随便应付过去, 然后便拉着温攸宁一起, 快速离开了这里。

  阿飘李瑞安瞅了一眼另外一只阿飘隋既明,果不其然, 这位大帅哥的目光正直勾勾地盯着缉毒警察握向温攸宁胳膊的那只手。

  李瑞安平白无故打了个寒噤。

  明明派出所里其他人之间的气氛一片和乐,但是,他总觉得属于阿飘这边的气氛实在是显得过于凝固了……

  从派出所出来,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温攸宁才知道了缉毒警察的名字是贺靖。

  温攸宁和贺靖对视了一会儿,互相简单交了个底。

  主要是温攸宁得把自己这边已经了解到的情况告诉贺靖, 然后,对于彼此双方的情况,也就有了差不多的眉目了。

  贺靖:“也就是说,我抓到的那个张三,不是贩毒的, 是【惊悚直播】这个APP的幕后黑手?”

  温攸宁:“嗯,我们也在抓捕他。”

  贺靖:“但是现在, 张三已经逃窜到了这个直播场景里面?”

  温攸宁点了点头,“我们还失散了两个人, 分别是隋既明和李瑞安。”

  原本满脸不高兴的隋既明,听到这句之后,却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其实和李瑞安一样,隋既明也搞不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他只是隐隐感觉到,自己的记忆出现了明显的断层。

  不过,在他出现了明显缺失的残存记忆里,温攸宁这个人,却占据了相当多的一部分……

  而且,记忆可以消失,但是,身体的本能却是很难改变的。

  隋既明认真的看向温攸宁此时精致而略显疲惫的眉眼,心中蓦然一动。

  我记得他,他也认识我。

  就算失去了记忆,我依然忍不住的想要靠近他,这种亲近感骗不了人……

  而且,在失散的情况下,他也一直在惦记着寻找我,他之前在没有任何回应的情况下依旧坚持给我打电话、发消息。

  凡事种种迭加起来,很快便将隋既明的思路导向了一个十分明确的方向——我们两个人关系匪浅。

  再想想那些忍不住想要靠近贴贴的冲动、还有看到别人靠近他时油然而生的一种排斥和占有欲,隋既明的脑海中转了几圈,直接敲定了他和温攸宁之前的关系。

  ——我们俩肯定是情侣。

  想到这里,隋既明看向温攸宁的眼神越发温柔起来。

  看着温攸宁和刚刚认识其实并不熟悉的贺靖分析这个直播场景里存在的情况、以及自己可能的下落时不□□露出的几分担忧神色,隋既明的脸上也忍不住带上了些许心疼的意味。

  李瑞安就不像是隋既明这样,才一瞬间就已经想通了这么多的关键所在了。

  从温攸宁和贺靖的话语中,他注意到的只有一点——温攸宁也在寻找自己和隋既明。

  不得不说,这个发现瞬间让李瑞安心里踏实了些。

  本来,作为一个阿飘,他目前唯一的同类是隋既明。

  而从隋既明对温攸宁的亲近,以及温攸宁言语间对隋既明的熟稔,都可以判断出,温攸宁是友非敌。

  贺靖毕竟是警察,脑子转的也快,虽然他之前没接触过【惊悚直播】里的直播场景,但是,对于自己从昨晚到现在的经历,稍一回想,原本还以为是单纯意外的事情,现在看来,却是瞬间就被蒙上了一层说不出的晦暗色彩。

  贺靖皱了皱眉,“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在街上差点出车祸。不过那辆车因为是从停止状态突然开始滑动的,有点像是手刹失灵,而且我自己的反应也比较快,所以正好就躲过去了。”

  温攸宁面色微微一变,“人为制造车祸?”

  贺靖面色凝重,缓缓点了点头,“我本来看着那辆车里,是没有司机的,所以以为是单纯的意外,但是,你现在告诉我,【惊悚直播】里经常会出现各种危险之后,我才突然想起来这件事,我现在倾向于,这些危险,不是单纯的意外了。”

  温攸宁若有所思,“我这边,昨天晚上似乎是遇到了鬼怪,不过,那两个家伙掐起来了,倒是没冲着我来……”

  李瑞安顿时吃惊的去抓旁边隋既明的胳膊,“还有别的鬼怪!”

  结果,隋既明却一下子就躲开了,转过头来只是瞅了他一眼,便再度把目光放在了温攸宁身上,同时说道:“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说完,他还朝着温攸宁身边凑了凑,整个阿飘身上都写着“想要贴贴”四个大字。

  隋既明有些担忧的望着温攸宁,心中暗自思忖:昨晚他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是不是已经遇到了危险……

  人在最脆弱最无助的情况下,肯定会想要向最信任最亲近的人求助,可是自己昨天晚上竟然没能立刻去找到他保护他……

  李瑞安嘴角抽了抽,只觉得无言以对:“……”

  提到了鬼怪这一点,温攸宁也就简单的把昨天的两位修理师傅老周先后敲门一事说了出来。

  虽然很离谱,但是就目前看来,让人辨不清是人是鬼的修理师傅老周,反而最像是剧情NPC。

  不过,根据物业的最新反馈,老周已经被他老婆带去看精神病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参与后续剧情的出场……

  贺靖明显被震撼到了,“这么看的话,这个直播场景的危险,可能来自于单纯的意外事故,也可能来自于鬼怪!?”

  迟疑了一下,他猜测道:“如果你没有把那两个维修师傅放在一起,换成另一个人大晚上遇到这件事,怕是会被吓个半死吧?”

  温攸宁略微点头,并没有提及自己拿着擀面杖,其实打算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打翻了再说的最初想法……

  刚巧,贺靖之前遇到意外的那个地方,距离派出所门口也不远。

  他们两人边走边说,很快就走到了之前发生意外的那个丁字路口。

  交警和拖车都已经到了,正在处理事故现场。

  然而,贺靖的目光却突然一凝,低声和温攸宁告诉道:“我是看着那辆车撞进了路边的花坛里不动了的。”

  温攸宁的目光缓缓扫过这个一片凌乱的事故现场。

  比起贺靖看到的已经撞坏了大半的路边花坛,现在,那辆失控的车侧面的车身还剐蹭到了一个广告牌,并且,广告牌砸下来的方向,正好是躲避开这辆车的安全位置。

  看着这个侥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的事故场景,温攸宁突然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这个直播场景,是个半成品。”

  贺靖不解道:“半成品?”

  温攸宁指了指手机上那个没一点用处的【惊悚直播】APP,简单给对方解释了一下这个违法直播软件原来的情况。

  贺靖顿时恍然,“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就相当于是处在了制作者炮制到了一半的场景中,对方随时可能添加各种新的设定或者剧情,以及各种NPC!?”

  听贺靖这么一提,温攸宁顿时也产生了新的思路,若有所思道:“正因为这个场景是个半成品,所以,具体的任务要求和这个场景的详细规则都还没有制定出来,所以,昨天晚上我遇到的维修师傅老周,虽然是一人一鬼,但是,他们俩却都没有针对我的恶意……”

  至于鬼怪引发的被动恐慌,其实也是制作者没有顾及到的一个佐证。

  毕竟,除了恐怖片里的NPC会努力作死之外,大多数正常人看到危险恐怖的事情,肯定更倾向于跑路和报警……

  不管是今天辞职的物业保安还是送老周去医院和报警的老周妻子,都生动形象的验证了这一点。

  贺靖也是个年轻人,估计也有不少游戏经历,和温攸宁仔细琢磨了一会儿之后,两人还又商量出了一个可能的全新思路。

  贺靖:“这个直播场景虽然还没做完,但是,那个嫌疑人张三,很可能早已经把常规NPC都随便在了这个世界里,至于你昨天晚上遇到的维修工鬼怪,包括他身边的NPC,都是需要后期调整的。”

  温攸宁深以为然,“而且,现在场景建到了一半,很可能就像是有些BUG穿模一样,给物业打了个报修电话,然后物业的维修工电话同时转到了鬼和人手上,于是一人一鬼都以为是自己这边的事,先后拎着工具箱就来了。”

  得出了这个多少有些匪夷所思的猜测之后,两人还不由得面面相觑了一会儿。

  这时候,交警和拖车已经把事故现场收拾得差不多了。

  温攸宁直接和贺靖示意了一下,轻声道:“帮忙看一下那个交警手里的报告。”

  贺靖一怔,旋即了然,当即主动上前和交警打了个招呼。他之前作为目击者,直接配合交警做了份笔录,而在这个过程中,自然也就不动声色的从交警那边的反馈中,弄清楚了自己离开后的情况。

  片刻后,贺靖面色微沉,甚至没有再回来找温攸宁,而是不动声色的示意了一下。

  离开那里之后,贺靖才谨慎的低声和温攸宁告诉道:“我估计已经被人盯上了。从交警调取的监控录像里,能够清楚的看到,那辆停在路边的车直接就是朝着我的方向来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