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93 章(派出所汇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骤然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 李瑞安的大脑瞬间一阵轰鸣。

  他明明应该是人,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了鬼?

  为什么……他从保险公司出来, 躲着阳光小心翼翼的飘荡,这一路上,居然都硬生生的忽略掉了自己和大街上其它普通人之间的区别?

  越发觉得自己身上的情况古怪而又矛盾,李瑞安整个人顿时都陷入了巨大的震撼和迷茫之中。

  他站在原地,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李瑞安的视线有些发颤的望过去,顺着这个方向,他落在温攸宁和隋既明身上的目光, 却渐渐凝聚出现了新的焦点。

  ——那个一直含笑捧着脸盯着对方看的年轻阿飘, 和自己是同类!

  或许,自己可以去找他问问情况。

  还有之前给自己发短信的那个人,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但是,他既然有意找自己过来, 是不是自己现在的情况,也有一定的了解?

  李瑞安打定主意之后,也不继续留在那里六神无主了, 忙不迭的就朝着靠近落地窗的那个作为那里飘过去。

  隋既明的视线专注的落在温攸宁身上,自始至终就没挪开过半点。

  然而,当李瑞安飘过来之后,他却陡然间抬头,明明嘴角微笑的弧度都不曾消失, 但是,那审视而谨慎的目光盯过来的时候, 却让李瑞安瞬间如同被危险的猎手盯上一样,有种说不出的毛骨悚然和背脊发凉。

  李瑞安顿时停下了继续前进的动作, 完全是本能的拿出了自己作为保险公司理赔经理的和各类人士打交道的能力,手指间甚至已经从西装口袋里抽出了一张名片,“你、你好。”

  不得不说,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的名片,有时候虽然会让人心生厌烦,但是,这个身份同样也会让人放下戒心就是了。

  隋既明锐利的目光落在那张名片上,然后又打量了两眼李瑞安,大概是觉得,单凭这个人的职业,就不可能顺利的吸引走温攸宁的目光,可以说是威胁性全无了。

  一下子,隋既明原本危险的眼神便温和了下来,甚至还温和而礼貌的冲着隋既明笑了一下,轻声提醒道:“这里座位满了,你可以坐在旁边那里。”

  李瑞安:“……”

  他忍不住看了看正放着温攸宁的笔记本电脑的玻璃小圆桌,再看看小圆桌旁边剩下的另外两把藤编椅子,却聪明的没有反驳隋既明的推辞,甚至还主动拉开了和温攸宁之间的距离,站在隋既明这边,低声说道:“我们两个是同类——”

  隋既明眼睛眯起,那种饱含打量的目光如同X射线一样从隋既明身上扫过,似乎不解这个家伙为什么会没头没脑的凑上来说这些话,不过,有些态度总是要表明的,他当即断然拒绝道:“我有喜欢的人了,同类也不行。”

  说这话的时候,隋既明还伸出了一根白皙修长的手指,毫不犹豫的指向了坐在他对面时不时盯一眼大门方向的温攸宁。

  李瑞安不由得愣了一下。

  心道,是个人只要长了眼睛估计都能看得出来你对对面那个桃花眼的帅哥心怀不轨,你怎么见个人就强调这些?

  重点在于,人鬼殊途的大兄弟!

  不过,李瑞安知道说什么话会得罪人,对于一个恋爱脑,指着他鼻子告诉他你们两个没可能,这不是在好心劝他,而是在不长眼的讨打。

  李瑞安露出一个笑脸来态度友好的主动表示道:“我知道你喜欢他,但是我们两个都是——”鬼怪,会飘的那种,我觉得我们可以商量一下关于鬼的事情。

  李瑞安的话语还没说完,温攸宁这边,却突然从座位上站起了身。

  一下子,坐在他对面的隋既明也麻溜儿的跟着站了起来,完全顾不上李瑞安说到一半的话语了。

  就连李瑞安自己,都配合默契的跟着消音,把后半截话咽了下去,只是依旧安安静静的跟在旁边不放。

  毕竟,这是他目前见过的唯一一个和自己一样的阿飘了。

  多个人多个想法,大家好歹能互相商量商量。

  尤其是,这个英俊的年轻人还是个恋爱脑,这种一眼就能看透的人其实非常容易和他打交道……

  ·

  温攸宁隐约觉察出了室内有种莫名的凉意,不过,他只以为是因为物业门口这里人少,里面的空调功率又大,所以冷风吹过来了。

  但是,对于自己身边跟了两个阿飘这件事,温攸宁却是一无所知。

  他给隋既明和李瑞安都发了短信,但是,就和电话打通了却没有人说话一样,短信息发过去之后,同样没有任何回复。

  并且,温攸宁在这里等了大半天,也没看到除了物业工作人员之外的第二个人出现在这里了,也是凑巧,就连小区里交物业费的、找物业干活的业主今天都没过来。

  手机上的【惊悚直播】APP依旧处于停服状态没有半点动静,罪魁祸首张三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还有那位就瞥见一眼的缉毒警察,如果对方穿着那身警服出现在自己面前,温攸宁觉得自己隐约可以通过对方按住张三时的身影判断出那位缉毒警察的身份。

  但是说实话,就酒吧里那闪瞎眼的镁光灯,一层层的打光叠上去,已经让人完全看不清人脸了,以至于,温攸宁想张贴个寻人启事都不知道该怎么写,还生怕动静闹大了被张三察觉到他们这边的动向,不管是继续潜逃还是反过来对他们进行攻击,都是让人担心的事情……

  倒是隋既明和李瑞安那边,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是,反正地址已经发过去了,他坐在小区物业这里等着他们出现的时候,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期待的。

  当然了,在漫长的等待过程里,温攸宁也没闲着。

  他直接从别墅里拿了个笔记本电脑,一边盯着小区大门的方向,一边还时不时的上网翻翻社交平台上有没有什么信息。

  再然后,温攸宁冷不防间,就意外的看到了本地电视台发出的一条刚刚出炉的新闻咨询——化名某某的热心市民昨天夜晚在酒吧门口散步时意外抓获小偷团伙。

  新闻配图则是警察从附近监控录像里导出来的视频,虽然清晰度十分堪忧,但是,这个抓人的背影,却正好对上了之前把张三按在地上的动静。

  温攸宁几乎有些欣喜的微微睁大眼睛,猛地站起身来。

  他先查了一下新闻里提到的那个酒吧的地址,以及对口的辖区派出所,然后就准备出门去找人了。

  虽然没等来隋既明和李瑞安这件事让他心里一直有些不安,但是,完全状况外的那位缉毒警察意外现身有了线索,肯定是要先找到一个队友比较踏实。

  温攸宁从物业出来直接就打了个车,朝着派出所去了。

  隋既明自然是毫不犹豫地跟在了温攸宁的身边,看样子竟是连太阳的灼烧都不管不不顾了。

  李瑞安一边在心里忍不住的腹诽着恋爱脑的杀伤力,一边在光影交接的门口停下了脚步。

  然后,他就看到隋既明在找不到能够遮阳的东西的情况下,动作麻利的一把脱下了他自己身上披着的单薄外套,然后相当洒脱的举在头顶这样,就这样亦步亦趋的跟在了温攸宁身边。

  整个鬼魂都透出一种校园偶像剧里男主角用校服给女主角挡雨时经典的青春洋溢的恋爱味道。

  大雨都浇不散小年轻们恋爱时的甜蜜心情。

  李瑞安嘴角抽了抽:“……”

  还好他身上穿着保险人士标配的西装,当即把西服外套也脱下来有有样学样的双手举着遮挡住了阳光,然后用追八百米体侧的速度朝着温攸宁和隋既明所在的那辆出租车上狂奔了过去,赶在温攸宁关上出租车门的最后一秒,贴着门把自己塞进了车厢里面。

  温攸宁的身体陷在车后座里,正伸手带上车门的时候,冷不防便察觉到,自己的手臂似乎擦过了一道彻骨的寒意。

  然后下一秒,同样坐在车后座、就在温攸宁身边的隋既明,已经毫不犹豫的伸手,直接将李瑞安从副驾驶车座和车顶之间的狭窄缝隙里,一把将第二个阿飘给塞进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李瑞安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阿飘的身体不但能飘、还具有易折叠的流动性。

  他被隋既明塞得晕头转向脑袋朝下趴在了副驾驶上,好不容易扶着手刹旁边的底座把自己的身体正过来,结果,刚刚落在后面的西服外套就又被隋既明给兜头罩在了自己的脸上。

  李瑞安拿着外套转头,就看到隋既明依旧有些不悦的目光。

  本来还想争辩车后座有三个座位、正好能坐三个人这件事的李瑞安,看了一眼毫无所觉的温攸宁以及隋既明明显是要盯紧了的视线,乖觉的咽下了表示抗议的语句,转而开口给自己打了个圆场道:“我坐前面、我坐前面。”

  温攸宁目标明确的去了派出所,找到派出所的民警后,指着新闻视频里的缉毒警察的身影,表示自己和这位热心市民是失去了联系的老同学老朋友,今天看到新闻才意外认出了人。

  温攸宁当然知道民警不可能把热心市民的电话随便往外给,毕竟还存在犯罪团伙打击报复的可能,便只是笑着请民警帮忙给昨晚那位热心市民打了个电话,说出了自己这边的名字——当然不是“温攸宁”这三个字,而是警察局局座和王主任两个人的大名。

  那位还处于一头雾水状态的缉毒警察,才一听到民警打过去的电话,便立刻精神振奋起来。

  他甚至都没和温攸宁再约个合适的地方,直接就调转方向又回到了派出所,当着民警的面来了个激动的认亲。

  李瑞安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满脸写着不高兴的隋既明。

  隋既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