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90 章(是人是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攸宁猛地转头, 目光透过这片黑暗落在了门上。

  三更半夜的环境下,谁会来敲门?

  而且, 他飞快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屏幕——或许是因为【惊悚直播】还在系统维护的缘故,这一次,他的手机界面上并没有更新关于这个场景的任何消息。

  就连之前和自己在一起的隋既明、保险公司的理赔经理、还有那个正好出镜的缉毒警察,谁都没有出现在这里。

  隋既明刚刚在他旁边,两个人位置离得很近,按理说,温攸宁自己进来了, 隋既明八成也会被牵连进来, 尤其他之前就被拉进【惊悚直播】过,中奖几率很大。

  至于保险公司的李瑞安、那位缉毒警察, 之前和张三缠斗在一起,温攸宁自己都进来了,他们俩几乎是必然已经被卷进来的。

  但是现在, 周围却似乎只有温攸宁自己一个人。

  身边的人突然全都不知去向这件事,瞬间让温攸宁的心情变得格外糟糕。

  门外的人连续敲了三下之后,站在门外礼貌的主动开口说道:“您好, 我是物业工作人员,您刚刚打电话报修,说家里保险丝烧断了。”

  温攸宁闻言顿时一怔,抬起了那双漂亮的眼睛,神色见流露出几分隐隐的倦怠和厌烦。

  他没有立刻做出回答, 而是看向了落地窗外。

  这里是别墅区,小区里面的绿化应该很好, 影影绰绰间,透过这些树木, 隐约能够辨别出,路边是有灯光的。

  只不过,小区里的灯光和室内的电源,通常都不是一条线路。

  视线望向更远处的高层建筑,也能看到,楼上有或明或暗的光点,的确是有电的。

  温攸宁一边开口朝着门外说了声“来了来了,稍等一下”,一边却脚步声很轻的转身先去了一楼的厨房,从里面摸到一根十分顺手的擀面杖带上,这才脚步声略显焦急的朝着门口走去。

  打开门后,那个穿着一身常见物业工装的物业电维修工人朝着温攸宁礼貌的点了点头,当温攸宁侧身让他从门口进来之后,这位维修人员还从立即的工具包里摸出了一副鞋套穿好,这才进了别墅的正门。

  工人拿着工具,径直朝着一楼厨房旁边的一个杂物间方向去了,似乎对这里的房屋布局、还有电路电闸的位置都十分熟悉。

  温攸宁平静的站在门口的位置,一直看着这位维修工拿着手电进了杂物间后,在里面发出了打开电闸盒后敲敲打打的动静。

  然而,还不等这个维修工人把电路修完,温攸宁刚刚随手带上的门外,竟然再次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和刚刚一模一样很有节奏的三下敲击,然后是连说话的声音都几乎一模一样的相同话语,“您好,我是物业工作人员,您刚刚打电话报修,说家里保险丝烧断了。”

  温攸宁沉默了一瞬,站在门口轻声问道:“你们物业平时派修理工,会派几个人?”

  门外的维修工似乎对这个问题十分意外,“平时肯定是两个人啊,这样两人搭伙安全一点,不过晚上情况特殊,今天就只有我一个人,毕竟每天晚上物业就只留一个人值班的。”

  温攸宁轻描淡写的“嗯”了一声。

  他甚至主动打开了门,借着手机屏幕幽微的蓝光打量了一眼门外这位维修工——和刚刚进来那位,长相身高体型都一模一样,就连拿着工具包往外掏鞋套的动作都完全相同。

  那一瞬间,就算是温攸宁,都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两个一模一样的维修工人,是真是假?是人是鬼?

  温攸宁深吸一口气,“啪”的一下反手把别墅门关上了,然后特别热情的开口道:“不用换鞋套了,直接进来就行,保险箱在这边。”

  维修工被他催促着还有些懵的朝那个杂物间走过去,听到里面的动静后,维修工忍不住道:“这里面是——”

  温攸宁迅速打断对方的话语,“打完物业电话一直等你们不来就自己先捅咕了几下看能不能修好。”

  话音未落,不等维修工再开口,站在对方身后的温攸宁已经动作麻利的直接伸手,把人推进了杂物间里,然后干脆利落的从外面带上了门。

  进去吧你.JPG

  杂物间里发出了两声惊恐的尖叫,“你是谁!?”

  “鬼啊!”

  旋即便是有人剧烈的拍打门板的声音,“快放我出去!有鬼,这里有鬼啊啊啊啊啊!”

  温攸宁冰冷地扯了下嘴角,正好,里面那两位说的,都是他也想说的相同的话。

  然后一瞬间的僵硬之后,两个维修工又一起无比惊恐的喊叫了起来。

  温攸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屏幕,【惊悚直播】这个APP依旧毫无动静,点进去就显示系统正在维护,反而是手机本身的信号,现在看竟然是正常的。

  温攸宁拿着手机屏幕用手指轻轻的滑了两下,在两个维修工互相攻讦又互相喊叫的声音里,点到了“110”的号码上,但是想了想,如果等会儿再冒出个什么真假警察来,那就更乱套了,于是选择作罢。

  想到这里,他直接翻了一下自己手机的通讯录,意外发现了一个十多分钟之前才拨打并且接通了的固定电话号码,不由得微微一怔。

  ——这个号码的区号就是酆海市本地的,然而,温攸宁很确定,他这一晚上都待在了酒吧的监控室里,根本没有拨打这个电话。

  换言之,这个号码,应该是在这个场景中的别墅主人,刚刚打给小区物业的电话。

  温攸宁想了想,并没有直接把电话打出去,而是先把这个号码背了下来。

  找物业报修都能招来维修工鬼怪,怎么,这号码接的是阴间的物业不成?

  这个念头在温攸宁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旋即,他的注意力又放在了还在互相喊叫着指责对方是鬼的那两个维修工身上。

  隔着杂物间的门板,两个人的声音和逻辑还一模一样,温攸宁根本分辨不出他们的身份。

  过了一会儿,等到那两个人或者鬼吵累了,只是互相急切的指责,而没有继续惊恐尖叫之后,温攸宁才伸手敲了敲门板。

  听到敲门声,两个人或者鬼突然安静了一下。

  温攸宁用手指敲门的动作和刚刚的维修工一样,也是有节奏的敲三下,然后幽幽的开口道:“我不管你们是人是鬼,既然你们都说自己是物业的维修工人,那就先把别墅的电路修好,作为业主,我是交过物业费的。”

  杂物间里的维修工仿佛被卡了脖子一样不说话了。

  温攸宁站在杂物间外面,也不继续说话,只是借着幽微的光线打量四周,一边思索现在的情况。

  从他们被拉进这个莫名其妙的场景起,就可以确定,张三作为【惊悚直播】幕后黑手的身份了。

  ——不过,结合着张三的实际情况来看,温攸宁更倾向于,是已经客观存在了一个支撑了【惊悚直播】这个功能的工具,而张三,比起制造车,更像是这个工具的使用者。

  至于张三本人,就这一天接触下来,能够发现,这个人喜欢自吹自擂,有点自以为是,但是性格有怂,才一发现自己好像被警察盯上了,就立刻慌不择路的冲到了【惊悚直播】的世界里。

  连带着他身边的缉毒警察、理赔经理李瑞安、以及温攸宁和隋既明这四个人。

  也就是说,这个场景中,现在起码是有五个来自于现实世界的酆海市的人在的,但是现在,温攸宁进入这个场景之后,却并没有看到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

  至于刚刚那两个真假维修工,也不是张三的长相。

  再加上别墅里环境一片昏暗,温攸宁思来想去,还是理不清所有人被分开的逻辑,难免有些烦闷厌倦。

  温攸宁一直不说话,被关在杂物间里分不清是人是鬼的两个维修工,独角戏唱多了,可能也有点麻木了。

  为了证明自己才是真的,他们居然真的就开始干起活来了。

  随着两个人敲敲打打互相抢活的声音,又过了几分钟后,别墅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之前一直处于十分黑暗的环境下,现在有了光,温攸宁一瞬间还有些不适的眯了眯眼睛。

  不过,在他自己闭眼的瞬间,温攸宁已经直接按开了手机的录像机功能,镜头对着自己前面录了一圈,直到眼睛适应了面前的光线。

  杂物间里面有人拍了拍门,“修好了!”

  温攸宁冷淡的“嗯”了一声,然后就没话了。

  里面的两个维修工这会儿都不继续互相攻击了,忍不住道:“你、你怎么不开门?”

  温攸宁拿着手机,环视着整个别墅的一楼场景。

  开了灯之后,这里看上去一切正常。

  茶几上的东西略微有些杂乱,果盘里有坚果和水果,旁边的盘子里还有果皮。门口的衣架上分别挂着两件男士西装外套和女士风衣,鞋柜上则是随意的扔着两组不同的车钥匙。

  温攸宁稍稍回忆了一下,就连自己刚刚进厨房的时候,随手摸到的擀面杖,还有旁边壁挂式米桶里高低参差不齐的各种米面,都呈现出一幅被人经常使用的状态。

  说白了就是,这个房子里到处都透露着一种看上去就很正常的生活气息。

  ——除了物业闹鬼之外。

  杂物间里的维修工还在拍门,“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温攸宁关着门不管不问,想了想,终于开口说道:“你们物业电话是多少?”

  里面的的两个维修工异口同声的报出了相同的号码,内容和温攸宁手机里那通电话记录也是对得上的。

  他不由得微微拧眉,在和给物业打个电话和直接报警之间迟疑了片刻,然后,却是直接按下了另一个号码——直接打给了隋既明。

  手机突然响起来的时候,隋既明还被吓了一跳。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去摸枕边的手机,瞥了一眼来电显示上无比熟悉的名字便直接按下了通话键,“喂?”

  出乎温攸宁的意料,这通电话竟然很快就接通了。

  就连杂物间那两个维修工,可能是误以为温攸宁正在给物业打电话,竟然也都暂时放弃了争吵。

  然而,在电话接通之后,对方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本来稍稍松了口气的温攸宁很快便收敛了面上的喜意,有些不解地看着一直处于正常通话状态却没有任何声音的手机。

  片刻后,他眼神有些微微发沉的挂断了电话。

  还躺在床上的隋既明,对于这通打电话过来却不说话的人简直有些莫名其妙。

  很快,等到对面把电话挂断之后,他也随手把手机扔在了一边,正要重新躺下睡觉,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了一到熟悉的身影。

  他的动作顿时一怔,猛然间想起,刚刚的身影似乎就是打电话那个人的名字。

  隋既明完全是有些发懵的坐直了身子,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撑在床上。

  直到这时候,他才忽然惊觉,不管是自己的手掌还是手机,竟然全都是半透明的。

  他就像是一个灵魂出窍的魂魄一样。

  隋既明一下子就被惊得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

  也幸好,在这一下震惊过后,霎时间,无数的思绪疯狂地涌向他的脑海。

  酒吧纷杂闪动的镁光灯、吵得让人心跳加快的DJ音乐,酒吧里突然出现的缉毒警察,过于应用的保险公司理赔经理,狗急跳墙的张三,以及,和他一起被卷入这个场景中的温攸宁……

  所有记忆回笼之后,隋既明猛然间绷紧了身体。

  他突然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记忆里,似乎存在着很大的缺口——他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酒吧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成魂魄的模样,更弄不清现在算是个什么情况。

  但是,他很清楚,刚刚给他打电话的人是温攸宁,而对他自己来说,这个人的存在无比重要。

  隋既明稍微理清楚一点思绪,便直接把电话回拨过去。

  此时的温攸宁,正隔着杂物间的门板轻声询问道:“你们把电闸保险丝修好了,都不用业主签报修回执单的吗?”

  突然想起的电话声打断了温攸宁的话语,看到是隋既明的号码之后,温攸宁眨了下眼睛,立刻按下了通话键。

  然而,就和他刚刚打过去的那通电话一样,电话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声音。

  温攸宁没有挂断,甚至直接按下了录音——虽然他自己什么都听不到,但是,或许录音会有什么变化呢?

  从刚刚的真假维修工再到现在的两通电话,温攸宁已经隐约觉察出这个场景的怪异之处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