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小姐(一)(艾米莉亚X安加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艾米莉亚第一次见到安加斯时, 对方身上充满了伤痕。

  对于从小就生活在萨列里庄园中的艾米莉亚来讲,阿斯蒂族人似乎没有什么特殊,他们在花园之中从事着花匠的工作, 见到他们的时候会自动弯腰、鞠躬行礼,毕恭毕敬,神态谦卑, 就像所有的、从事普通劳动力行业的工人。

  她以为所有人家中的阿斯蒂族人都是这样, 生活安逸, 平静。萨列里家中管教严格, 即使曾经在政治上对阿斯蒂族人处于强硬派别,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并没有苛待他们。

  但安加斯不一样。

  第一次见到安加斯的时候,艾米莉亚五岁, 她跟随母亲参加一场贵妇之间的聚会,在下午茶间隙中, 耐不住长时间等待的痛苦, 提着裙子飞快地溜走——

  在花园中,艾米莉亚撞见了遭受贵族虐待的安加斯。

  家庭松的枝叶又宽又大, 这里的花园明显没有得到精心的照料, 花镜中搭配的植物杂乱无序, 就连常见的冬青树和软木树看上去也是分不凌乱, 而安加斯直挺挺地站着, 十岁左右的男性肩膀还没有长成多么宽阔的模样,白色的衬衫背上多处被松木枝抽打出严重的红色痕迹, 鲜血被锐利尖刺勾破、飞溅, 行凶的人面目狰狞, 而安加斯毫无波动,只是在生生承受下一道抽痕时, 侧身看了眼艾米莉亚。

  他具备着超出艾米莉亚所想象的敏锐感知力。

  艾米莉亚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她眼睛睁得很大,伸手捂住嘴巴,呆愣愣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这个有张漂亮脸蛋的男性,在遭受着严峻的虐待,对方的褐色眼睛中没有任何感情,似乎就是一个木偶,在麻木地遭受着鞭打。

  艾米莉亚无法详细说清楚自己内心的变化,她被这种残酷的殴打和折辱吓到了,几乎没有任何停歇,她转身就跑,直到一头撞进母亲的怀抱中。

  母亲担忧地问她,是不是被什么吓到了。

  艾米莉亚仰起脸,问她:“妈妈,我们能买一个阿斯蒂族人回家吗?”

  ——是的,艾米莉亚从小就知道,阿斯蒂族人是可以被“买卖”、被交易的。

  这个种族的人和其他不同,为萨列里庄园提供服务的人有很多很多,萨列里庄园付薪酬给他们,和他们签订合同。但阿斯蒂族人不同,这个种族的人的工资微薄,不可以未经允许而随意进出庄园,与其说员工,更不如说,是另一种形式的私人财产。

  萨列里夫人心肠软,但阿斯蒂族人的性质不同,这并不是简单的雇佣员工、或者签订协议这样简单,还涉及到了两家人的正式交涉。

  艾米莉亚向母亲恳求了好久,从多个角度来举例子说明。好不容易,才让萨列里夫人举手投降:“……好好好,艾米莉亚,我同意你的要求,但我们有约定,这笔钱必须从你的零花钱中扣,可以吗?”

  艾米莉亚犹豫了好久,但对方衬衫后的伤痕触目惊心,提醒着她,对方遭受的痛苦。

  “……好的,”艾米莉亚最终点头,“我愿意。”

  艾米莉亚失去了自己积攒已久的零花钱,终于成功获得一个属于自己的、听话的阿斯蒂族人。

  他的名字叫安加斯,伤痕累累,背部上多处伤口感染、发炎,被送到萨列里庄园的时候是个深夜,艾米莉亚刚刚吃过晚饭,迫不及待地跳下桌子去看望自己的人,可惜的是,她花了这么多钱买的阿斯蒂族人并不健康,他甚至连站起来行礼的力气都没有,病恹恹的,嘴唇干裂,脸庞上是因为高烧而导致的不正常红晕。

  但这个看上去随时都会死掉的人,在艰难地向艾米莉亚行礼:“大小姐。”

  艾米莉亚走过去,焦急地扶着他:“你是不是快死了?”

  安加斯声音很低:“我想我会为了您活下去,请不要抛弃我。”

  艾米莉亚感觉他的声音听起来也是沙哑无力,来不及思考太多,她给医生打了电话,要求家庭医生立刻过来为安加斯诊治。

  她不想自己救来的人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死去。

  兄长凯撒比艾米莉亚更适合做帮助人的事情,妹妹深夜中的动静终于惊动了凯撒,和一个五岁的女孩相比,他更知道该如何高效率地为安加斯医治。打电话将安加斯送去合作的私家医院中,等他健康后再接回。

  艾米莉亚有些不愉快,她从小就有着自己的一份主张。认为兄长的安排严重地侵犯到她对“安加斯”的所有权,她还向凯撒进行了认真的抗议,而得出来的结论就是,今后凯撒不会再过多干涉艾米莉亚对安加斯的处决。

  安加斯是属于艾米莉亚一个人的。

  艾米莉亚本来以为安加斯会要等好多天后才可以回来,毕竟对方的身体看上去那样的糟糕。以喜好虐待他人取乐的那位贵族臭名昭著,艾米莉亚虽然是个小孩子,但也被父母提醒,要离那样的人远一些。

  艾米莉亚都不确定安加斯能不能活过来,但在第三天,脸上、胳膊上缠着绷带,身上还有浓浓药味的安加斯就微笑着来到艾米莉亚面前,他单膝跪在艾米莉亚身旁,温柔地称呼她为“大小姐”。

  膝盖触碰着昂贵的地毯,安加斯为艾米莉亚系上鞋子上的蝴蝶结,垂眼:“感谢您救下了我,今后我的生命将属于您。”

  艾米莉亚学着教父的模样,将手掌贴在安加斯的头上,一本正经地说:“你是我一个人的。”

  从那之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艾米莉亚都经受着安加斯的照顾。她的早餐永远是安加斯精心挑选出来的,蛋是她最爱的凝固度,牛奶是刚好入口的温度,每一片菜叶都完美无暇,不会有任何缺陷。

  不只是早餐,艾米莉亚喜好喝奶粉,她的奶粉也是安加斯冲泡;她房间中的被子,衣服,桌子上摆放的书籍,地毯上的玩具,摆放的花瓶,鲜花,水果……

  都是安加斯。

  他简直像是一个全能的管家,在艾米莉亚开始读书学习的时候,他也同时陪伴,并给予艾米莉亚一定的指导和督促。

  艾米莉亚的身份特殊,上下学都需要人近身照顾和保护,在安加斯展露出出色的近身搏斗技巧后,他也获得了陪伴艾米莉亚一同上下学的机会。

  除却睡觉时间,艾米莉亚所有清醒的时刻,都有着安加斯的陪伴——就连艾米莉亚去卫生间,他都要在女性Omega卫生间外面安静等候,寸步不离。

  这时候的艾米莉亚,已经渐渐将安加斯当作亲密的朋友和伙伴,他的阿斯蒂族人身份似乎并没有造成特殊障碍。艾米莉亚会和他分享学校中的见闻,学到的新知识,美味的食物,成长中的烦恼。

  安加斯是艾米莉亚最忠诚的仆人,他不会反驳艾米莉亚,而是温和地听着艾米莉亚讲完,适时夸赞,递上准备好的茶水。

  在艾米莉亚顺利升入中五时,她终于逐渐意识到安加斯的不同。

  他不能够跟随艾米莉亚进入某些餐厅中,在艾米莉亚和朋友聚餐的时候,他只能安静地在楼下等着,有时候遇到下雨,他就撑一把大黑伞,遮住朦朦胧胧的细雨,遮蔽自己修长挺拔的身姿。

  是的,安加斯在成年后顺利分化为一个Alpha,或许是这个缘故,在固定的时间,他外出的时候会主动佩戴抑制自己的铁丝面罩,避免因为信息素的失控伤害到艾米莉亚。

  艾米莉亚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心不在焉地听着其他人热切讨论着关于阿斯蒂族人的一切。

  “阿斯蒂族人都很肮脏的啦,他们中的Alpha会突然侵犯无辜的Omega……”

  “他们的Omega也不纯洁,听说过吗?他们甚至会培养那些Omega送去卖/春呢。”

  “Beta也是,听说抓到的小偷都是阿斯蒂族Beta……”

  ……

  前不久刚刚爆发一场阿斯蒂族人为制造的恐怖袭击,现在大家讨论的时候也会将这个恶劣的民族拉出来严厉批评。艾米莉亚没有参与这场讨论,她不太饿,用折好的餐巾擦了擦嘴巴,对着同学们笑笑:“抱歉,我还有事情,先回去了。”

  同学试图挽留,但艾米莉亚婉拒了。她匆匆走下楼,安加斯举着伞,撑在她头上:“大小姐。”

  艾米莉亚抬头看他,忽然感觉到一丝安定。

  不可以用种族来定义一个人,她想,至少安加斯和那些人不同,他干净,温柔,不会随意侵/犯Omega,即使是Alpha,也不会展现出情绪失/控、暴动的一面。

  艾米莉亚对此笃定不移。

  直到晚上,她不慎撞见安加斯拿着她换下来的衣服,没有去洗,而是握在手中,闭上眼睛,另一只手剧烈颤动,他声音有些低,和平时与她说话时候的谦卑语气截然不同。

  安加斯没有发现她,他似乎专注于眼前的工作,使用一种让艾米莉亚惶恐的语调,压低声音,叫着她:“大小姐,舌头再动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