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结局(下)(永不放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炎热的七月。

  下议院和内阁中有两位大臣递交了辞呈, 其中一个,就是旗帜鲜明、反对优待阿斯蒂族人的教育大臣罗伯特。

  递交辞呈的第二天,萝拉趴在凯撒的床上, 从监控中看到罗伯特正在企图逃离这个城市的身影。

  看上去并不怎么优雅,像是逃难。

  萝拉往嘴巴里丢着大颗的巧克力牛奶糖,转身对凯撒说:“真的不抓他吗?”

  凯撒刚刚发送完邮件, 他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 还没有回头, 萝拉已经用力扑过来, 搂住他的脖子,贴着凯撒的脸蹭了蹭。

  凯撒抓住萝拉的手,刚挪开, 萝拉再度贴贴,确认:“真的不抓吗?”

  她重复了一句, 手指的顶端还有一些巧克力的香味。萝拉的指尖让巧克力的外壳融化, 她今天已经过多摄入能量,凯撒没有阻止。

  他说:“目前的证据可以为他定罪。”

  萝拉明白了。

  虽然萝拉没有参与, 但凯撒私下审讯斯坦、以及萝拉从凯恩斯那里获得的资料, 能够让罗伯特在监狱中舒舒服服地度过他的余生。

  她的下巴搁在凯撒肩膀上, 小声说:“那你放他走做什么?”

  凯撒说:“他的脑子现在没有任何用处。”

  萝拉保持沉默, 她趴在凯撒的背上, 从对方身体中传来的、源源不断的温暖让她感觉到舒服,连带着灵魂都仿佛终于得到了轻飘飘的安眠。

  她的消耗量仍旧在静悄悄增长, 或许没有那么明显——只是由原来的一日五餐转变为一日六餐, 每天吃的巧克力多了四块, 大量的甜食和薯片摄入……

  萝拉从来没有和凯撒说过这些,她的金发仍旧灿烂, 亮闪闪,仍旧充满活力。

  她不会衰败,就算身体遵循着自然规律逐渐老去,但记忆力和思考能力不会一同消退,而作为付出的代价,萝拉必须要摄入更多热量。

  萝拉不讨厌这样。

  世界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事情,她为自己生于这个世界而感觉到欣悦,她完成了创造者希望她完成的任务,并且可以继续自由地生活。

  她认为自己没有什么遗憾。

  在炎热的风和雨即将来临的前一日,萝拉趴在沙发上帮助艾米莉亚梳理好她的银发,从电视上看到了新闻。

  罗伯特因为涉嫌多项罪名被指控,其中最严重的,就是雇佣人伪装成阿斯蒂族人谋杀多位政客、以及刺杀前任首相——同时被逮捕的,还有亚当斯,对方的儿子前不久刚因为“私下女票宿结果惨遭割唧”而被嘲笑,这次被抓的时候,同样狼狈,完全没有以往那种姿态。

  萝拉盯着电视机上的新闻。

  罗伯特和亚当斯雇佣的是阿斯蒂族人。

  而不是雇佣人去“假装阿斯蒂族人”。

  萝拉明白凯撒作伪证的意义,在这个阶段,阿斯蒂族人不可以再有任何负面的新闻,他有能力遮掩这一切,也必须要掩盖这些不堪。

  政客中出现恶意制造种族分裂的家伙已经会让部分人失望,凯撒要确保这部分坦诚要获得最大的利益。

  萝拉握住艾米莉亚的银色头发,艾米莉亚原本正在照镜子,听到电视中的声音,惊讶地咦了一声,愤怒地放下镜子:“……怎么这样!这些可恶的宣传者……”

  罗伯特是教育大臣,篡改历史、更改事迹、刻意夸大宣传阿斯蒂族人的“缺点”,误导无数青少年者。

  罪行种种,罄竹难书。

  但他这次被捉捕过程中,不慎跌入某个废弃实验室中,头部遭受剧烈电流刺激,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只会呜呜呜哇哇哇的傻子。

  罗伯特什么都不会说。

  不会再有人知道他和萨列里家的联系。

  萝拉笑眯眯地用手托腮,问艾米莉亚:“下周五,你是不是就可以出去啦?”

  艾米莉亚叹口气,她低头,盯着镜子:“……或许吧。”

  萨列里公爵起初并不赞同凯撒的政治主张,但凯撒的行动能力强,坚定不移地推动着政策的运行。萨列里公爵已经无法再左右凯撒的想法,而凯撒——

  凯撒迅速在两日内处理完整个事情,包括对这些人的定罪和执行,没有人会在提出异议。但凡参与过利用阿斯蒂族人来制造种族矛盾、暗杀的政客们被连根拔起,将不会再影响接下来的政策推行。

  萝拉以为凯撒在这场风波结束后会多分一些时间给她,然而并没有 ,凯撒仍旧在秘密规划着什么。

  萝拉对此一无所知。

  外公赫尔曼发消息给萝拉,他希望萝拉能够回去,继续为阿斯蒂族人工作——以前的间谍部门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新的舆论勘察部,名义上是舆论勘察,实际上从事暗中调查的工作,防止内部继续生乱。

  萝拉答应了,总之继续这样奇奇怪怪地留在萨列庄园中有些不对劲儿。但回到组织后还需要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就是萝拉的身体……消耗热量太大,她不确定组织能不能养得起她。

  但凯撒看上去不太高兴。

  临走前,萝拉得想办法再多搞点小钱钱,攒起来当小金库。

  她可不想饿死。

  说不清楚是不是夏天出汗多、人的新陈代谢增加,萝拉午觉醒来后仍旧饿,房间中没有凯撒的影子,她溜出去,想要去对方房间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些好东西吃。

  她并没有发现好东西,只看到了接受抽血的凯撒。

  萝拉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信息素的传播速度比她想象中更广,凯撒眼睛都没有抬,等待医生抽血结束后,他才说:“进来吧。”

  萝拉磨磨蹭蹭地进去,医生收拾好药箱,鞠躬离开,凯撒正低头用棉签压住针孔,听到萝拉眼巴巴地问:“你抽血做什么?想要做试管婴儿吗?”

  凯撒一言不发,拎着萝拉臀部一顿胖揍。

  “秘密,”凯撒说,“一个甜秘密。”

  萝拉并不觉着抽血这件事有什么甜的,她的体内血液含量低,受伤流血,动辄需要输血来维持生命,这也是她的身体缺陷。她不喜欢针管刺入皮肤、抽走血液这件事情,像是在抽离她的生命,但凯撒的手臂上最近出现了很多很多的针孔,大量的血液从他身体中被抽离。

  萝拉不知道对方究竟想要做什么。

  直到医生向萝拉提出来骨髓移植。

  “……你们疯了还是我疯了?”萝拉震惊不已,“我要移植凯撒的骨髓?”

  “是的,”医生想要让萝拉冷静,他抬手下压,“经过检测,您与凯撒阁下高分率的配型可以达到八个点,我向您承诺,这证明你们——”

  萝拉一动不动:“我要见凯撒。”

  此刻的凯撒并不在庄园中。

  他刚刚扣动扳机,悄无声息地结束了斯坦的生命。

  这个男人不再具备任何利用价值,大脑已经被凯恩斯取下,暂时放在培养皿中,或许今后还会有其他的用场。但斯坦不需要再具备思想或者其他意识,凯撒用枪击碎了他的心脏。

  失去大脑的躯体,更没有存在的必要。

  凯撒擦拭着不小心溅出来的血液,他从容不迫地离开这个秘密囚牢。

  凯恩斯今后将继续在私人的研究所中工作,但他不会再有离开地下的机会,将永远只能做一个从事科研工作的囚犯。

  萝拉要求保住凯恩斯的命令,她认为凯恩斯能够继续做出一些其他的突破性研究——但不再是人造生命方面。

  乘车抵达萨列里庄园中,凯撒已经接到医生的电话,他大步踏入卧室,看到一脸无助的医生。

  萝拉安静地坐着,等待凯撒的解释。

  凯撒示意医生离开,他摘掉手套,沉默良久,对萝拉说:“我想要你能活得更久。”

  萝拉仰脸。

  “更久地陪着我,”凯撒说,“留下来,留在这个庄园中。”

  萝拉问:“移植骨髓能够让我拥有和你一样的寿命吗?”

  凯撒颔首:“至少会让你的寿命变得更长。”

  这句话是真的,这是先例,医生连夜出研讨方案、抽走大量凯撒的血液,和萝拉先前的一些细胞样本一起做研究……

  他们无法保证萝拉能够拥有和Alpha相同的寿命,但至少能够证实,凯撒的血液以及身上其他体/液对萝拉有所帮助。凯撒的血液提取出的物质和其他研究出来的药物、凯撒的骨髓……这些东西,能够为萝拉原本脆弱的身体多加一些防护,加固。

  至少能够支撑她的身体,让她拥有正常人也会有的寿命。

  只是今后,每隔五年,十年,凯撒仍旧需要提供自己的新骨髓,为她的身体注入活力。

  萝拉是为了针对凯撒而发明出的最强武器,而凯撒能够延长萝拉的寿命。

  这或许是多乐丝早就计算好的一切。

  萝拉坐在床上,想了许久,她说:“那我留在庄园中,名不正言不顺——”

  “妻子,这个称呼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吗?”

  萝拉猛然抬头,她震惊地看着凯撒。

  凯撒说:“我想为自己之前说过的某句话道歉。”

  萝拉苦恼地想了想:“……昨天晚上,你说’这是今天最后一次’?”?

  “……不,”凯撒笑了,他轻声说,“是那一句,’不会有任何Alpha会跪在Omega面前’。”

  在萝拉的视线中,凯撒单膝,缓缓跪在萝拉面前。

  他说:“我会。”

  萝拉有些手足无措,她的双手抬起,僵硬地停在半空中。

  凯撒说:“我不擅长做这些事情,萝拉。我不清楚其他人会如何表达、会如何准备浪漫的求婚仪式。”顿了顿,他说:“我只能向你承诺,嫁给我之后,我将尽自己的努力来完成你我共同的愿望,为了你的自由,为了你和你族人的自由。”

  “以及,我名下的所有财产,我的所拥有的一切,都将与你共享。”

  “包括我的骨髓,我的生命,”凯撒打开右手,戒指盒中,安静地躺着一枚硕大的红宝石,“萝拉,你愿意做我唯一的Omega,成为我的妻子吗?”

  萝拉捂住嘴巴,过了好久,她倾身,拥抱住凯撒。

  她小声说:“我愿意。”

  -

  关于凯撒将要迎娶一个普通阿斯蒂族女性的消息,在两小时后迅速点燃整个夜晚。

  负责大博App运行的程序员为了处理这个已经爆到令服务器瘫痪的消息,在深更半夜中骂骂咧咧、红着眼睛出来处理,好不容易刚刚扩容到合适的容量,而早晨,官方出的确认消息再度令大博瘫痪。

  程序员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疯狂顶着黑眼圈继续加班。

  庆幸的是,高昂的加班费和社会福利金能稍微治愈他被狠狠伤害到的弱小心灵。

  是的,现任的执行官,凯撒阁下,将要娶一位阿斯蒂族的Omega。

  这简直比某有色种族成功获得大选胜利、竞争上某国总统还要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众说纷纭,而萝拉兴奋地浏览着那些满天飞的八卦,听到凯撒问:“你打算怎么回应记者和采访?”

  萝拉双手托脸:“当然是实话实说啦,我被当作间谍起来,您第一次见我,心里就漾起难以言喻的心疼和温柔。您对我一见钟情再见发/情——”

  凯撒用一块巧克力堵住她的嘴巴:“胡说。”

  萝拉舔干净凯撒手指上的巧克力,兴致勃勃地凑过去,看凯撒的桌面——

  那是凯撒回复的官方话语。

  她看了一眼,小声说:“说得好听,其实才不是……”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这次堵住她嘴巴的不是巧克力,而是凯撒的吻。

  阳光散落桌面,屏幕上显示着凯撒亲手敲下的内容。

  「当彼时还是上将的凯撒先生第一次见到身处牢狱、饱受折磨的萝拉小姐时,怜悯之心瞬间充满他的胸膛。」

  「他摘下黑手套,向萝拉小姐伸出爱的手」

  「从此再没有放开」

  —En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