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标记(下)(永久烙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凯撒只在成年前就读于贵族学校。

  即使是帝国公民, 也并非宣传上的人人平等。

  帝国经历过多次战争、分离,最终在一百年前形成如今的联盟帝国,而随着经济和科技的高度发展, 除却原本的皇室和贵族阶层,如今的社会仍旧因为金钱而划分三六九等。

  即使名义上说的是人人平等,自由相处……

  怎么可能。

  资本家趁着战争、科技猛烈收割一笔钱财, 金钱和话语权永远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

  从读书到工作, 他们和普通人都没有接触。

  不过大部分人看不到特权阶层的生活, 误以为身边人生活才是常态, 误以为自己生活在帝国所鼓吹的自由当中。

  或者,瞧见城市贫民窟中生活的阿斯蒂族人,一边嫌恶地捂着鼻子远离这些糟糕的民族, 一边又庆幸自己生在帝国公民家庭中。

  通过阿斯蒂族人的悲惨遭遇,而感受到更为丰润的幸福。

  这就是大部分帝国公民的日常。

  和其他贵族相比, 凯撒和帝国公民的接触要多上许多。

  他遵从信仰, 选择就读帝国的军校,这是一个帝国公民多于贵族子弟的地方, 毕竟大部分贵族受不了这个苦。

  贵族不被允许进入下议院, 而上议院所拥有的的权利不足以实现凯撒的政治理想。

  他和许多帝国公民长久地生活在一起, 不是作为萨列里家族中的长子, 而是一位帝国的普通军人。

  为了帝国的荣耀和辉煌。

  湖边烟花如雨, 在阿斯蒂族人精心打理好的花园中,绿茵树影下, 已经成为上将的凯撒, 第一次忘记坚守的原则。

  他今日没有穿军装, 违背守则。

  阿斯蒂族人的确是个不安稳的因素。

  她们聪明,狡黠, 满肚子坏水。

  她们充满诱/惑,故意引诱/人犯罪,而不会对此负任何责任。

  她们乐于将人拉下深渊,为了达到目的,毫无忌惮、底线地利用着一切能够利用的东西。

  即使要献上身体,灵魂,献上她们所拥有的一切,献上心。

  她们不会为此感到心痛。

  萝拉不会心痛。

  她将手搭在凯撒的肩膀上,触碰着被体温和凉夜一同温煎的衬衫。

  萝拉侧着脸,去贴他的脸颊,试探性地挪到唇角边缘。凯撒起初只是用那种审视的目光打量她,但是在萝拉主动贴上他的唇时,这个男人身体僵住。

  凯撒没有推开。

  就像他曾经做过的梦。

  凯撒亲手将自己的梦按入泥土。

  月光和烟花璀璨夺目,这足够令凯撒看清楚萝拉的脸,她那身为阿斯蒂族人的烙印,单薄躯体,如蛛网一样易碎的白色裙子,因为用力泛白的指尖,断掉的指甲,急速跳动的脉搏和心跳。

  血液,眼泪,呼吸。

  这些清晰地构成了萝拉。

  黑夜中的烟花一朵接一朵地绽开,凯撒的手掌触碰着萝拉的脖子。

  只要一下就能够掐死她。

  就能将这个和罂/粟、癫/狂草一样的人杀掉。

  他清晰地意识到这是一个大麻烦,将会影响他的判断。

  可是掌下的人并不这样想,她黑色的头发沾上泥土,像是从污泥里长出来的洁白茉莉花。

  就像没有意识到任何危险,萝拉甚至主动握住他的手腕,蹭了蹭他的手掌心,在上面落下一吻。

  明明刚才还在落泪,还在咬牙。

  现在却向他主动示好,像猫咪主动翻起身,摊开肚皮,让主人触碰。

  凯撒手下微微用力,他并没有掐住萝拉的咽喉,而是捏住她后颈,要她起身,亲吻她。

  ……算了。

  一个漂亮的、有点小聪明的家伙而已。

  手无寸铁,娇气,纤弱,虚荣。

  满足她又能如何。

  她那小鸟一样的胃,也吃不了多少东西。

  月色沉溺,烈酒与利刃冲散茉莉花的清香。

  晨雾在星星坠落之前弥漫,传闻夜与昼交替时节会有邪魔游荡,但如今游荡的只有植物被碾碎的汁液和轻若游丝的弱音。

  夜晚凝结为露水时,天边晨光熹微,黎明将至。

  属于阿斯蒂族人的雾气笼罩在寂静古老的城堡中,作为萨列里家族中的园丁,他们一辈子都在和植物打交道。

  第一批收取花瓣露珠的人睡眼惺忪地来到花园时,迎面撞上了只穿着白衬衫的凯撒上将。

  他慌忙低头问好。

  凯撒轻轻地应了一声。

  阿斯蒂族人不敢抬头看上将的脸,俯身低头,只看到他怀抱中抱了一个人,身上严严实实地盖着他的黑色外套。那人蜷缩着身体,这个黑色外套几乎将对方完全包裹起来,只露出沾了泥土的脚。

  他闻到了浓郁的、属于Alpha的气息,这种具备压迫感和锋利感的味道不仅属于凯撒,还有对方怀中抱着的人。

  永久标记。

  夹杂着淡淡的、破碎茉莉花清香。

  阿斯蒂族人愣了一下,再抬起头的时候,凯撒已经抱着人离开了。

  只留下一片狼藉的花园。

  精心呵护照料的植物被压断茎杆,流出淡到透明的植物汁液。

  这是一场灾难,也是一场重生。

  -

  “狗屎凯撒。”

  萝拉将手里面装饰着粉红色羽毛的飞镖用力朝钉在墙上的靶子投去。

  没有中。

  飞镖落在靶子的最外面。

  这是她投的第三十六个飞镖。

  只有两个成功地落在靶子上,还是在九环开外,歪歪斜斜地压在圈子上。

  她力气不够,有一枚只在靶子上停留三秒钟,就落下来。

  “……狗屎凯撒!”

  这样念叨着,萝拉又用力丢出去一个。

  依旧没中。

  萝拉的手腕都要酸掉了。

  她揉了揉手腕,抱着膝盖,坐在柔软的白色长绒毛地毯上发呆。

  这里是她的新卧室,在塔楼的最顶端,有三个房间和一个阁楼属于她。

  凯撒的塔楼装潢风格很像维多利亚时期,墙壁上镶嵌着厚重的木板,陈列架上摆放着维多利亚时代的器皿和艺术品,即使是偶尔见到的现代饰物,也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沉闷感。

  阳光从玻璃窗子中投射入内,萝拉穿着白色的裙子,她棕色的发被剪掉了,剩下的还不及肩膀,用一个深红丝绒的发箍箍住,卷卷地压在耳侧。

  这是凯撒的意思。

  她需要在形象上做出一点点改变。

  至少,别让那些曾经见过萝拉的人一眼就认出她的身份。

  帝国的上将对一名阿斯蒂族的Omega进行了永久标记,这是一件单单说出来就不可思议的事情。

  萝拉在这里已经住了两天。

  永久标记对身体的影响很糟糕,萝拉的身体用了一周的时间去对抗那些侵入的信息素。

  就像有些免疫力强大的人,子/宫在起初会想办法杀死附着在上面的胎/盘,萝拉的身体也在尝试将这些信息素扼杀。

  可惜并没有。

  在短暂的高烧过后,萝拉接纳了新的信息素,她将永远被打上属于凯撒的印记。

  或许有些Omega认为这是一种荣幸,但在萝拉看来,接受永久标记,似乎并不值得人为此感恩戴德。

  受身体机制影响,一个Alpha可以永久标记很多Omega,但一个Omega只能接受一个Alpha的永久标记。

  这是不公平的。

  易感期的Alpha,可以寻找其他的Omega进行临时或者永久的标记,通过信息素来缓解自己的不适;

  而遭受到永久标记的Omega,今后的发热期,只能接受同一个Alpha的标记和安抚;

  如果尝试接受其他Alpha的信息素,会感觉到如火焰灼烧的痛苦和煎熬,甚至会因此死去。

  除非接受手术,强行洗去标记。

  很少有人会这么做,因为洗去标记的痛苦超乎正常人的想象。

  与其说是身体上的伤害,更像是精神攻击,有接受过这项手术的人,称其像是从灵魂中将心脏强行剥离。

  萝拉微微侧脸,她的下巴贴在手臂上,轻轻地叹口气。

  脖子上的牙痕还没有好。

  如果说日常状态下的凯撒只是凶一些,那成结后的对方和野兽并无区别。哪怕确认她已经接受临时标记,却仍旧会固执地叼住腺体。

  如何形容呢?

  就像公猫死死咬住母猫的脖子。

  尽管萝拉早就做好准备,但仍旧没有立刻适应这种近乎野蛮的行为。

  唯一庆幸的是,发热期带来的不适终于消失,她不需要再半夜里偷偷翻墙去寻找冰块,也不需要一遍又一遍地尝试那些对她来说毫无用处的抑制剂。

  这样想着,萝拉把脸闷在胳膊中。

  下一刻,她听到好奇的声音。

  “你就是我哥哥选择的那个Omega?”

  声音清脆,有一股淡淡的傲慢气,但不会令人讨厌。

  萝拉转身。

  银发少女轻巧地坐在窗台上,她没有穿裙子,是飒爽的裤装,腰上系着软鞭,像一个美丽的精灵。

  萝拉通过她紫色的眼睛辨认出身份。

  这应该是凯撒的妹妹,萨列里家族中唯一的女孩。

  ……嗯,好像叫做艾米莉亚?

  没等萝拉反应过来,少女已经轻松地推开窗子、灵巧地跳进来。

  艾米莉亚盯着萝拉看了好久。

  虽然打听兄长的事情并不太好,但那天晚上,兄长把父亲挑选的Omega丢在卧室中,自己则是和另一位Omega私会的事情已经静悄悄地流传。

  艾米莉亚好不容易才找到凯撒“金屋藏娇”的地方。

  嗯,对方看上去的确是一个纤细的标准Omega。

  艾米莉亚从小的志向是上战场,不过因为身体原因,最近才刚刚通过审查,被准许加入军队。

  她不处理别墅中的事务,更不知道萝拉的真实种族。

  “你和我哥哥,”艾米莉亚迟疑着问,“是很早就认识的吗?”

  “是啊,”萝拉点头,“我和上将情比金坚,情投意合,缠缠绵绵……”

  她如此喋喋不休地说着,不经意间露出耳侧、脸颊边缘的烙印,艾米莉亚后退一步,瞳孔紧缩。

  艾米莉亚难以置信地叫出声音:“阿斯蒂族人?你是阿斯蒂族人?”

  萝拉若无其事地伸手撩了一下头发,她说:“是的呢。”

  艾米莉亚的手已经放到腰间的软鞭上了,不过她没打算抽出来,只是喃喃低语:“哥哥居然会永久标记一个阿斯蒂族人……”

  “是啊是啊,上将不仅标记我,还说要娶我呢,”萝拉微笑着看艾米莉亚震惊的模样,她手托脸,用甜蜜的嗓音说,“你知道吗?我之前在官邸中,被当作间谍关起来,凯撒上将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心里面就漾起了难以言喻的心疼和温柔。他对我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第三次见面我们就许诺了终身——”

  冷飕飕的声音从萝拉背后响起:“终身什么?”

  萝拉回头。

  凯撒摘下军帽,他说:“我可不想终身饲养小乳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