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约束(你自由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八年前,为了帝国一方领土,凯撒在枪战中被打中右臂,取出来三颗子弹。
  四年前,凯撒为保护首相,受到波及,右腿之上、深深插入一大块碎片。

  但这些伤害,都比不过现在、抱着避雷针用喇叭大喊的聒噪小麻雀。

  “凯撒小甜心——”
  “孩子的父亲——”
  “我的心肝,我的甜甜宝贝,我的小蜂蜜——”

  ……

  凯撒从来没有遭受过如此剧烈、沉重的痛苦。

  他宁可选择去战场上和帝国将领战斗,或者去和穷凶恶极的毒/枭厮杀。
  也好过在这里,继续承受这种摧毁人尊严的折磨。

  尤其是在看到他之后,避雷针上那小东西更加兴奋了,她就像看过500集黄金档专供的肥皂剧,激动地向凯撒挥着手帕:“凯——撒——”

  晚上风大,她身体单薄,被风吹到摇摇晃晃,好像随时就会掉下来。

  ——她不能掉下来。

  凯撒不想背上这种罪名。

  他厉声呵斥周围无动于衷的人:“为什么还不去准备保护措施?你们准备眼睁睁地看着这蠢货掉下来?”

  亚瑟立正,严谨回答:“您放心,我们不会让未来的小上将受伤。”

  凯撒问:“你疯了?”

  总而言之,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先把这个家伙弄下来。凯撒很头疼,尤其是这个蠢货拿着大喇叭四处乱嚷……动静太大了。
  原本小范围内就能解决的事情,被这个蠢货弄成这个样子。

  特别行动处的人很快赶到,地上的充气垫也满满当当围起来。

  亚瑟严格地告诉凯撒:“这种气垫能够安然无恙地接住从14楼坠落的孕妇,您不用——”
  凯撒:“闭嘴。”

  他眯着眼睛往上看。
  她棕色的头发和被风吹来的衣服像长满羽毛的翅膀。

  叽叽喳喳的小麻雀已经被成功控制,按照凯撒的要求,救援人员在第一时间就丢掉她手中的喇叭;不过闹成这种模样,恐怕也惊动内阁那群老人……
  愚蠢的小麻雀。
  多嘴多舌这个缺点在今天倒是救了她一命。

  闹出惊天动地一场,肇事者萝拉倒是没有丝毫心虚气短的模样,她手中握着那方丝帕,一双眼睛乌溜溜地注视着凯撒。
  她将自己那平平坦坦的小肚子用力往前一顶,伸手抚摸:“小甜——”

  小甜心凯撒没有看她手中揉成一团的丝帕,更没有看她那装满烤全羊的肚子,冷漠地让人将她带走,严格看守。
  严格。

  “在我回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能和她说话,不能给她食物——”顿了顿,凯撒强调,“算了,食物和水充足供应,但注意,别让她吃太饱。”

  她有着令人惊叹的体力。
  难道她具备着猴子的基因吗?

  凯撒无暇思考萝拉的基因构成。
  这个笨蛋惹出来的一堆烂摊子还需要他去处理。

  有人悄声提醒他:“上将,首席外交大臣要求见您和首相,他需要对这件事的进一步……”
  凯撒说:“我知道了。”

  萝拉的运气不错。
  考虑到国际关系上的影响,外交部那些人一直主张善待阿斯蒂族人,尤其是这个副部长。

  安乐死从提议到执行不超过两天,也是为了防止受到这群人的阻挠……
  现在不行了。

  凯撒大步走。
  空气仍旧稀薄,夜晚微冷,他的心脏却忽然轻了些。
  像是有一口压抑沉闷的空气,缓慢地被呼出去。

  -

  凌晨四点钟。
  官邸会议室中始终灯火通明,凯撒容色冷峻。
  他差点折断了钢笔。

  尤其是当首席外交大臣——一个头发花白、耳侧未刮净胡须也发白的老人提到凯撒的时候——

  “……我们和阿斯蒂族人之间最大的战争距今已经过去几百年,为什么仍旧要执行这样严密的种族隔离政策呢?”首席外交大臣说,“多少相爱的人,因为这个该死的不能通婚而选择分手,去年获得托马斯电影节多项大奖的那部爱情电影——《再见,阿斯蒂族爱人》,在网络上引起了多大的热议啊。”

  这样说着,他站到凯撒身后:“看看我们的凯撒上将,他也不是爱上一个阿斯蒂族的少女吗?”
  他仁慈地拍了拍凯撒的肩膀:“孩子,爱情无罪,我支持你们。”

  凯撒礼貌地说:“谢谢您,不过没必要。”

  “不要害羞,”首席外交大臣鼓励,“爱就要大胆地说出来,来,说出来你的真实想法,我亲爱的凯撒先生。”

  凯撒平静开口:“请闭嘴。”

  ……

  一整个晚上,凯撒都在为这个蠢货的口无遮拦买单。

  帝国上将。
  阿斯蒂族人。

  这两人如果结合生下孩子,那才是真正的惊世骇俗。

  好在并没有,针对萝拉的身体和血液检查证明了凯撒语言的真实性,凯撒隐瞒住自己对她实施临时标记这件事情,而他注射入她体内的那些信息素已经微不可察。

  至于那个丝帕,更容易解释。
  凯撒曾经审讯过萝拉,出于同情送这个可怜的Omega一方丝帕,也合情合理。

  首相没有多过问这件事情,自从安吉拉死掉之后,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了。
  精神也每况愈下。

  今晚的会议,他没有全程出席,最终交给了凯撒和内阁、上议院以及下议院一些人决定。

  最终的结论由凯撒宣布。

  经过一晚上的讨论,他们决定将官邸上的这些阿斯蒂族人送走。

  ——送给那些不事生产的贵族,充当他们“家庭的一份子”,“用爱来感化他们”。

  事实上,谁都知道这些话的真正含义。
  放在之前,这些阿斯蒂族人是贵族之间可以任意贩卖的奴隶,现在将他们送给这些贵族,一来能减少官邸的财政支出和安保方面的隐患;另一部分,这些贵族大多已经远离权力中心,而贵族天生对阿斯蒂族人厌恶有加,也能防止这些人继续窃取重要信息。

  确切地讲,他们从贵族身边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而贵族也会对这些人严加提防。

  这个决策得到赞同,最终决定采取代码随机抽取,抽到哪些贵族,就送到哪些人家去。

  而凯撒所在的萨列里家族自然也在名单之上。

  代码的抽取过程是随机、公开的。
  凯撒点击之后,坐在大屏幕前,紫色眼睛冷漠地注视着屏幕,和其他人一起等待结果。

  光标轻柔跳动,浅蓝色的光幕上,清晰地一一浮现出对应的名字和家族。

  …… 萝拉:布什
  奥莉:萨列里……

  凯撒一言不发,他将自己的黑色手套拽下来,顿了顿,又重新戴上。

  首席外交大臣似乎担心凯撒他们会继续制造“安乐死”,几乎没有休息,次日清晨就将这一结果告知那些贵族们,让他们立刻将这些人带走。

  凯撒的母亲带走了奥莉,凯撒远远地看了一眼,奥莉正抱着萝拉的膝盖哭,萝拉也在哭。

  两个废物抱头痛哭的模样并不有趣,凯撒冷漠地收回视线,将这件事情汇报给首相。

  首相还在生病。
  虽然身体躲过了暗杀,但他的精神没有避开迎面的刀子。

  汇报结束后已经到了中午,凯撒终于可以回家。

  鬼使神差,他选择了小路——一条少有人走的近路,两边有郁郁葱葱的雪松、鼠尾草,还有一个圈养着小猪崽的房子。

  出乎意料,隔着五米远,凯撒就看到了布什家的那个坏小子,正对着大开的的铁门笑:“你出来,你只要过来,我就带你走。”

  终于解开锁链的铁门开着,抱着自己小包裹的萝拉,不知所措地站着。
  她怀里的小包裹是用床单胡乱打包的,圆圆滚滚的一团,不知道里面塞了什么东西。
  身上仍旧穿着管理所的衣服,这些衣服的尺寸偏大,风一吹,似乎就能露出她那单薄的肋骨。

  她脚腕上带有电子芯片的约束器并没有打开。

  凯撒眯起眼睛。

  能够打开约束器的钥匙早就转交给了相应的贵族,只有他们打开,这些家伙才能安然无恙地离开这里。

  布什家的坏小子并不这么想。

  他和萝拉差不多年纪,接受贵族教育,阶级和种族观念分明。
  在布什的念头中,这个突然塞过来的阿斯蒂族人,可以任由他捉弄。

  就像现在,布什故意将钥匙放在距离铁门约50米远的位置,这个卑贱的阿斯蒂族女孩想要拿到钥匙、获得自由,就只能忍受着高强度电击的痛苦走过来。

  布什很想看这幅有趣的景象。

  他说:“喂,过来啊,臭母——”

  “啪!!!”

  剩下的字没有说出来。
  布什的嘴唇火辣辣地痛,几乎是瞬间肿起来,他的牙齿磕到嘴唇上端,血腥味充斥着嘴巴。

  布什看到了一个银发紫眸的高大男人,黑色军服,面色冷峻。
  他将刚刚抽过布什嘴巴的黑色手套丢在地上,冷漠地朝着那个包着小包裹的低贱阿斯蒂族女孩大步走过去。

  剧烈的疼痛让布什没办法开口说话,他的嘴巴被抽肿了。
  又痛又难受。

  这个严肃高傲的男人,拔出佩枪,示意萝拉伸出腿。

  萝拉:“……我知道你恼羞成怒,但公众场合下射杀Omega是犯法的。”

  这样说着,她还是伸出腿。

  凯撒将枪抵在那个陪伴萝拉近十五年的电子约束器上。
  萝拉的腿在颤抖,他的手指毫无阻碍地触碰到她发抖的肌肤,脉搏。

  凯撒径直开枪。

  布什被枪声吓到险些尿裤子。

  萝拉安然无恙。
  她低头,看到凯撒银色的发。

  啪嗒。
  电子约束器被彻底破坏,凯撒稍一用力,从她的脚腕上掰下。

  他冷漠地说:“蠢货,你自由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